首页 情感小说 1号电竞网

第4511章 苏醒前兆(2)

当陈言准备前往矮人王国圣图佐时,格利茨却意外的发来了通讯。
  “你的古精灵的遗迹任务进行到哪里了?”格利茨一接通通讯,就直截了当的问道。
  陈言将现在的情况向格利茨简单的说了一遍,又问道:“你找到了触发任务的NPC没?”
  通讯器里传来格利茨有些沮丧的声音:“没有,天哪,我们找了很多人一起去寻找,按照以前你得出的那个在同一地方、同一种族NPC的结论,几乎将附近岛屿上的海盗都杀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陈言有些同情的摇摇头,不过他触发这个任务也是无心之举成功的,对于格利茨的烦恼,他现在也是爱莫能助了。
  与格利茨结束了通话,陈言传送到了矮人王国圣图佐,向伊戈达拉平原赶去。不过让陈言没想到的,通讯器此刻却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这一个个发来通讯的都是G8组织的成员,原来他们都是从格利茨口中知道陈言触发了古精灵的遗迹这个任务,找陈言打听情况来了。
  这么多人都发通讯来询问,实在让陈言忙得头痛不已。其实自上个单行任务远古的神圣乐园被完成后,很多玩家都在寻求下一个单行任务的触发线索,G8组织这些人也不例外。不过找了这许久,也没见有任何消息出来,直到现在,当陈言触发了这个任务时,G8组织的人才从格利茨口中知道了这个消息。
  这么多人发通讯来询问情况,明显不是个事儿,陈言干脆将经过直接发在G8的交流平台上,让他们自己去看,也省得还要一一给他们回复。
  等到将触发任务的经过,和现在的情况全部发在了交流平台上,陈言才松了一口气,现在终于没人来打搅他了。
  一路前往伊戈达拉平原,这一带的场景也都是属于低级场景,一般都是那些不到30级的玩家练级的地方,这里的怪物自然没什么可描述的。就算遇到多少怪物,也禁不起陈言这只队伍的攻击,所有怪物在陈言队伍的攻击下,显得不堪一击。
  伊戈达拉平原面积很大,是矮人王国最大的平原之一。在这里,站在这辽阔的草原上,及时陈言探索过这里,也不禁对在这么大的地形上进行搜寻,感到有些棘手。
  按照陈言的记忆,伊戈达拉平原上,实在没有什么形似祭坛的建筑,但既然石碑上有提示,那肯定就不会错的,但这个失落的祭坛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凭空想象显然无济于事,陈言拿出了那张羊皮纸反复查看。在羊皮纸上,关于第二个地形的描述,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永恒的声音,传承神祗的意志。
  这句话显然让陈言有些摸不着头脑,上面没有任何提示,再看羊皮纸上描绘的地形线条,在第二个地点的描绘图上,看不到任何和伊戈达拉平原的场景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既然没有明确的线索,陈言也只能采用笨办法,开始地毯式的一点一点的搜索了。这确实是个笨办法,因为伊戈达拉平原的面积实在太大了,要想完完整整的搜索一遍,估计要花大量的时间。
  不过陈言现在也想不出好的办法,只能一边搜索,一边思考,只能祈祷最好尽快找到线索或是想到一个好办法吧……陈言一边向伊戈达拉平原深处行进,一边在头脑中回忆伊戈达拉平原上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陈言想了半天,觉得伊戈达拉平原只有两个地方有可能存在所谓的失落的祭坛。一个是在平原西部的一口泉水,另一个则是在平原南部,有一片连绵的巨石形成的石阵,除此之外,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看了看地图日志,比对了一下坐标,陈言照着记忆中的路径,向着平原西面而去。
  陈言想到的两个地方中的那口泉水,仅仅是由一个泉眼的水流形成的不过几丈方圆大小的一个水潭。陈言循着记忆中的方向,很快就到达了那里。
  这口泉水并没有名字,地图日志上也没有显示,这就是陈言认为很特别的地方。一般的地形,系统都是有命名的,而且其名字会在地图日志上显示出来。而这道泉水不但没有名字,就是玩家站在泉水旁边,地图日志也没有任何提示,这确实是一个有些怪异的事情。
  不过陈言显然忘了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口泉水也许是因为太小或是无关紧要,并没有命名的必要。当陈言将不过几丈方圆的水潭翻了个底朝天,甚至连泉眼都不放过,最后还试图打算钻入泉眼里去,不过由于泉眼实在太小而作罢时,陈言才终于失望的收手。
  在这口泉水里,陈言并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线索。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陈言开始朝着记忆中的石阵走去。
  伊戈达拉平原上的石阵,延绵有数百丈的距离。这里到处是怪石林立,数不清的石头,形状大小不一,排成了一列列长龙,看上去蔚为壮观。
  不过这里明显不是给玩家用来旅游观光用的,在石阵这里,还生活着不少怪物。这里算是矮人王国周边地区最高的场景之一了,不过里面的怪物等级也只有40级左右。
  这里主要的怪物只有三种,全是野兽类生物。这三种怪物花鹿、斑马和角马。这三种怪物都是攻击性不强的怪物,主要玩家不去主动招惹,这些怪物也不会主动攻击玩家。
  陈言现在忙着搜索任务的线索,也不太有兴趣去杀这些等级低,没什么经验的怪物。从这些怪物身边穿过,陈言心里还一直在苦苦思索着,羊皮纸上那一句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到底有什么含义呢?
  旁边的几只角马发出休闲的啼声,声音在平原上传的老远,不过很快就消散了。陈言心中却在思考着羊皮纸上的一句话,永恒的声音,传承神祗的意志?
  来来回回的将这句话念叨几遍,陈言还是没有一点头绪,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这时,又有许多角马响应着先前几只角马的叫声,大声长嘶起来。这声音有长有短,陈言听得心里一动,那句话的关键难道是在前半句永恒的声音上?那什么声音又会是永恒的呢?
  一大群角马长声嘶鸣,确实声音响亮,但很快就消散在空旷的平原上,陈言此时心中却有了一个想法,那永恒的声音,难道指的是回声?
  如果是回声的话,那在伊戈达拉平原上,到处都是平原,怎么可能有产生回声的地方呢?陈言仔细思考着,人耳能辨别出回声的条件是反射声具有足够大的声强,并且与原声的时差须大于0.1秒。一般有回声的地方,都是在大山里,或是比较悠长的洞穴中。反正在远处一定要有比较大的障碍物,能将声音反射回来,但在伊戈达拉平原上,那里有那么大的障碍物啊?
  巨大的障碍物?陈言几乎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他马上想到,虽然伊戈达拉平原平原上没有巨大的障碍物,但紧紧相邻着伊戈达拉平原北面的,不就是地马拉山脉吗?
  如果站在伊戈达拉平原的北面,对着地马拉山脉大喊两嗓子的话,肯定是有回音的!
  此时,陈言一下子兴奋起来,马上就向伊戈达拉平原北面跑去。沿途惊起无数花鹿、斑马和角马。几乎是一直保持着高速奔跑,陈言很快就来到了伊戈达拉平原北面和地马拉山脉的交界处。
  站在伊戈达拉平原的北部边缘,陈言特意对着巍峨的地马拉山脉大声喊叫了两声,果然有隐隐的回音传来。
  既然证实了这里确实能产生回音,那一步就是确定陈言关于永恒的声音猜想为回音,是否是正确的了。
  明确了大致的方略后,现在探索的面积就要小多了。陈言只需要探索能产生回音的地方,找到有可疑的迹象而已。
  很快,陈言就证实了他的想法的正确性,在伊戈达拉平原北部篇西的一处地方,陈言终于发现了线索。
  这里有一块横卧着的,一丈见方的方形巨石。这块巨石表面已经被风霜雪雨腐蚀,露出历经岁月沧桑的斑纹,但这并不是重点,让陈言关注并感到欣喜的,是在那巨石表面的一角,隐隐露出的一个字体。
  仅仅只有一个字,就足以让陈言感到振奋了。因为这个字和羊皮纸上、幽幕湖底的那块石碑上的文字明显属于一种文字,都是古精灵的语言!
  陈言小心翼翼的将这唯一的一个文字拓印了下来,然后继续在巨石极其四周搜索,不过再没发现其他线索。不过这块巨石看上去和祭坛可沾不上一点边儿,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成为是失落的祭坛?想了半天陈言也不得要领,看来多半是这个祭坛被损毁得不成样子了吧。
  从巨石上拓印下来的这个文字,虽然陈言仍然不认识,不过现在他并不算立即去找普拉达大祭司给翻译出来。因为第三个地点在羊皮纸上已经有了提示。提示上指示的非常清楚,直指人类国度萨特兰的残破神庙。
  收起羊皮纸,陈言有些无奈的感叹,不提这个任务其他的情况,单看要跑这么多地方,就足以让人跑断腿了。这还只是跑第三个地方,想想羊皮纸上一共指示了十二个地点,要全部跑完的话,陈言连想想都开始觉得头有些痛了。
  不过要想完成任务,偷懒显然是不行的,陈言只能打起精神,先回到了圣图佐,然后经由这里的传送阵,前往人类国度萨特兰。
  当陈言赶到人类国度萨特兰,正准备去残破神庙时,安瑞年却意想不到的发来了通讯。自上次陈言离开万吉,安瑞年在帮着陈言租房、搬家后,并没再联系过陈言。
  不过也说不准,因为陈言在最初收到很多万吉成员的短讯后,后来一段时间,曾经关闭了收讯功能,如果那时候有人想联系陈言是联系不上。
  等到安瑞年在通讯器中说起时,果然他是曾经联系过陈言一次,见他关闭了通讯接收,就一直没再联系过了。
  安瑞年此次找陈言是想拿传送戒指用一下,不过陈言此时做这个任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用到传送戒指,有些犹豫地道:“我现在在做任务,估计很快就可能会用到了……”
  安瑞年一怔,脱口问道:“什么任务?”
  “单行唯一任务,古精灵的遗迹……”陈言话还没有说完,安瑞年已经忍不住叫了起来:“什么?你也触发了这个任务?”
  这一下,陈言也惊讶了起来,听安瑞年这话,难道还有人也触发了古精灵的遗迹这个任务?
  果然,很快安瑞年就证实道:“万吉有个人也触发了这个任务……”从安瑞年口中得知,万吉的一个玩家,一个精灵族的盗贼,就在几个小时前,同样在做剧情任务的时候触发了这个任务。不过这个精灵族盗贼遇到的触发任务NPC的人选,和陈言遇到的却不一样。陈言遇到的触发NPC是索马里海盗副首领克里斯坦,而那个精灵族盗贼遇到的触发NPC却直接就是索马里海盗首领。
  等到陈言将他触发任务的情况告知了安瑞年,安瑞年也是惊异不已。
  安瑞年笑着说道:“触发任务的全过程,我可是做了最直接的见证……”原来安瑞年是帮着这个精灵族盗贼做任务时,才触发了古精灵的遗迹这个任务的,当时安瑞年都呆滞了好几秒中。和陈言一样,这个精灵族盗贼触发任务也是无心之举。根本就没想过去触发任务,却偏偏自己触发了。这让那些一直在寻找触发线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的玩家,情何以堪哪……安瑞年又笑嘻嘻地道:“还有,这触发任务的条件,好像真的和你推测的差不多啊!你看,这两个触发NPC一个是索马里海盗的首领,一个是副首领,肯定都是同一类型的种族吧。虽然所在岛屿不同,不过都在黄沙群岛,也算是同一个地方了吧!”
  不过听完安瑞年的讲述,陈言则彻底迷糊了,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死神等人早已派人去做过剧情任务,同样找过索马里海盗首领和副首领,但却并没有触发过任务。至于其他荣誉值之类的,死神等人肯定也考虑过了,但为什么他们没有触发任务,而万吉这个精灵族盗贼却恰巧触发了任务呢?
  这样的情况实在太奇怪了,难道触发任务的NPC会随时随地发生变化不成?不然怎么解释这种诡异的现象?这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之余,又有些感叹,看来这个单行唯一性任务,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摸透的。有时你花尽心力,却偏偏毫无成效,但有时你毫无准备,却偏偏能触发成功,游戏的这种设定,实在让人难以适从。
  抛开这些感慨不谈,至于安瑞年要借用传送戒指这事情,因为陈言现在也需要传送戒指,所以只能等到安瑞年需要时,陈言再将传送戒指给他,双方交替使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