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鸭脖电竞dota2

第2956章 自信的老祖父

前有双身巨蛇堵路,后有发疯怪兔狂追,我们一时乱了方寸。领路的坤子吼了一声:“跟它们拼了!”接着就跳闪几步,旋转着向巨蛇飞过去几把匕首,同时身影迅速向一旁的洞壁闪了过去,这身手真可以算是小王飞刀了。
   浓眉和二伯也骂了一声,转身迎战疯狂的兔子。最前面的一批兔子已经扑了过来,浓眉来不及从背包里掏出东西,顺势用背包一甩,打飞了最前面的几只,二伯飞快地从包里取出来两个长15厘米左右的造型奇特的东西,像是两把机枪,整体形状却是上宽下窄的梯形,只是在扳机的位置镂空了一处。
   二伯一秒也不耽误,扔给浓眉一把,接着立刻把手里的怪抢端在胸前,扣动扳机对着兔子群就是一阵扫射。这种小型冲锋枪威力极大,顿时兔子群就被扫飞一大片,而且后坐力极低,在连发时几乎没有发生枪口上跳的现象。我不禁咂舌,现在二伯就算从他的背包里掏出来一辆坦克我也会迅速坐上去,不发表任何疑问。
   尽管如此,像吼一样的兔子自始自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面对二伯的冲锋枪的火力也没有任何躲闪和后退,毫不迟疑,前仆后继冲我们扑过来。我转眼一看,坤子正躲避着巨蛇的追击,同时迅速向洞壁移动,为我们作掩护。巨蛇虽然刚刚从上面摔下来,身上还有血迹,但行动丝毫没有迟缓,似乎根本不受影响。
   浓眉喊了一声:“这些东西怎么都好像不怕疼一样。”我焦急难耐,眼瞅着兔子群越冲越猛,巨蛇毫不减速,我们被解决只是时间问题,看来今天要在这溶洞里交代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我们来时的入口处闪出来一个黑影,奔跑速度极快,迅速冲到离我们最近的佛脚处位置停住,竟然从那里打开了一扇门,顿了顿,闪了进去。门仍然开着,似乎是在招呼我们进去。
   二伯看了那扇门一眼,道:“快!躲门里去!”我连忙向佛脚跑去,浓眉和二伯在后面火力掩护,不多时,我们已经到了接近门的位置。我心头一喜,正想跨进去,突然从一道金光从斜刺里杀出,伴随着一声低吼,一颗硕大的蛇头冲了过来!
   蛇的速度太快,我虽然眼睛看到了,但身体根本来不及做出多余的反应,眼看着就要被撞出来的蛇头砸到,突然门口一闪,那个黑影冲出,像一颗出膛的子弹,整个射在蛇头上,竟然生生地把蛇撞到一边。趁着这个空档,我冲进了门内。
   顾不上观看门内的状况,我立马回身,二伯和浓眉也冲了进来,兔子群被火力扫飞了先锋部队,但后边的还在迅速冲上来,那团黑影撞飞了巨蛇后,毫不停顿,直接转身向门内狂奔,竟然硬是从兔子群里穿了过来。
   也许是兔子们正“专心致志”的冲着我们玩命狂扑,竟然没注意从它们后方杀出的黑影,黑影一路畅通无阻,迅速冲了过来,也不管站在门口的我们,直接纵身一跃,从我们头上的空当闪了进去,三跳两跳消失在背后。
   我一直在找坤子,此时才发现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非常聪明地跟在黑影身后,黑影从我们上方一闪而过,坤子由于惯性直接撞了过来,二伯迅速拉着我向内跳了一步,浓眉躲闪不及,被坤子撞倒在地,坤子被这一挡也摔得不轻,再爬起来时一只兔子已经扑了上来咬住了他的左手肘。
   坤子毫不迟疑,迅速举起右手,照着兔子的面门就是一巴掌,只听得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那只兔子就瘫了下去。坤子就势抓起它的耳朵往门外一甩,同时身子闪了进来,将门狠狠拍住。
   我们都喘着粗气,外面的兔子还在争先恐后的撞门,发出暴雨砸窗般的砰砰声,浓眉背靠着门,大口大口喘着气,撕下被兔子咬破的衣物,露出****的胳膊,幸亏刚才他出手速度极快,手肘处只是被咬破了点皮。
   坤子明显情绪比较激动,浑身颤抖着,嘴里破口大骂:“老子受够了!够了!妈的,从进了这个溶洞开始,就一直被各种各样发了疯一般的动物追着跑,从蝎子,到蛇,到兔子,它们全都**了?不知道疼?!”
   浓眉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胸口,看得出刚才被坤子撞的也不轻,但他没有骂娘,反而扬了扬手中的冲锋枪,道:“二爷,你从哪弄来的这种MK5式冲锋枪,简直太好用了。”
   门外的砰砰声突然小了下去,兔子群似乎离开了,但是随即传来一声巨蛇的低吼声,听起来十分凄厉,坤子耐不住好奇心,偷偷打开了门缝,凑上去看,接着就发出一声惊呼。
   我们也凑上去,透过门缝看到,那群发了疯了兔子正在碾压式围攻金色巨蛇,争先恐后地扑倒巨蛇身上死死咬住。蛇体型巨大,却毫无还手之力,不一会儿就被**的兔子门咬遍了全身,远远看去,像是裹上了一层白色的白衣,不一会儿巨蛇便倒在地上,不再发出声音。
   我们关紧门,倒吸一口凉气,二伯说:“这些怪兔太不寻常了。”浓眉点点头,问道:“刚才那个黑影是什么东西?”我们这才四处张望,一边找寻着那个黑影,一边察看身处的环境。
   这是一个圆柱体状的空间,四周的隐蔽处亮着昏暗的光,墙壁光滑完整,看样子我们正处在佛像的小腿内部,原来这个佛像不是实心的。
   我边左看右看边说道:“什么情况,难道这个佛像是个空心的‘容器’?那个黑影明明从我们头上闪了进来,怎么突然不见了?”
   四周突然死一般的寂静,没人回答我。我才发现,他们三个不知何时都抬头看着我们的斜上方,表情凝重,都做好了攻击的架势。
   我连忙抬头看,同时身体不自觉的靠向坤子。这才发现,在我们斜上方两三米处,一团黑影正悄无声息的盘着,在昏暗的光线中,那东西好像是悬空挂在那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