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擒天传

第485章 跌打烈焰与化雨春风

长发腰间,她的眸底是将融未融的冰雪。

所谓弱水三千,未渡却先搁浅。

这是她第二次以这样的容颜出现,这浮世尘烟原来也不仅仅是立于她天灵盖上的一支箭。

她看到了那个人,看到了对方倒下的身影。

还有那闭眼前满足的笑脸。

···

···

她踩着风雪走来,她似暖阳温柔了所有的雪。

于是躺在地上也不再寒冷,月少旭趴在深陷的雪地之中,脸上的笑意还未冷却。

她不知从何处摸索出一件皮衣罩在了二人的身上,然后她起身看向远处,那里有人正在赶来。

“带他们走。”

“该走的是你,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能拦下他?”

他罕见的拒绝了她的的话,并且严声喝问。

赤脚男子的话中表达了三个意思,第一是你该走,即便那是你的老祖但你也同样该走,而第二是你以为你是谁,这不是针对你和那个快要赶到的人而言,而是你和躺在这个雪地上的人而言。

至此,第三个意思便不再重要。

因为若前两个意思很重要的话,那么第三个意思便不再有意思。

她不该走,他对她而言或许不重要,但世间再无第二个月少旭,也不会再有这一刻而任性的林逸晨。

所以不管她能不能拦下对方,她都会在此等候对方。

神鞭落在手中,鞭身带着一些孤寂的垂落在雪地上。

赤脚男子眼神中含着冷意,这是对月少旭而言,他此刻就该当即宰了此人。

就在他犹豫的时间内,林长仙赶到。

比他们预计的还要快,即使他本有意逗留。

“滚···”

滚字刚一准备脱口而出,随即林长仙便发现了那个鞭子。

那是他曾遗留下的法宝碎片所打造,他当然认识。

他的气息微微一变,光芒不再那么刺眼。

“···逸晨?”

老祖的语气,前辈的口气。

林逸晨收起长鞭默默朝之行礼。

林长仙不问世事多年,但他对这神域百年才出现的圣子还是极为上心的,但他却从未想到过这个天赋异禀的圣子竟然原来是个女子。

“不对···”

他语气一转,变得有些冷硬。

若说林逸晨是伪装的,那为何连他都没有看出来。

“她母亲为她留下一把梳子,那个梳子是我伊家传下的,可改变人的容貌气息乃至性别。”

赤脚男子站出来说道,林长仙看向此人一眼便对此人有所影响。

更有原因是因为他说的那句话。

伊家啊。

罪过。

他摇了摇头,散去一身烦闷。

他看向林逸晨仔细打量,看的不是男女之别,而是她如今的境界。

“金丹了,很好。”

受老祖赞扬,林逸晨很是恭敬的低了低头虚心接受,但林长仙看着她的垂下的长发还是不忍的说道,

“可释仙神域已经有一位圣女了自然不能再有一个,况且圣子的位置很重要加上你天上拥有的帝王之相,皇朝一统之后我们林家总要出一位帝王的。”

“···”

这样的话林逸晨即便在神域的时候便听了类似的不下千百种,但从林长仙口中说出还是让人莫名心颤。

赤脚男子微微蹙眉,心中的想法同样不少。

林长仙没再开口,林逸晨也没有要说什么,又或者她站在月少旭的前面便已说明了什么。

但林长仙可以不在意,所以他向前一步掠过了林逸晨,林逸晨侧面跨出一步横亘在林长仙身前。

几缕断发从林逸晨耳畔断截落下,但她的眼神还是那样坚定。

林长仙吸了口气,事不过三这句话前不久他才说过,前面几句寒暄他便是压下第四次被阻挡的恼怒,到现在他还在忍耐着。

只因挡在他身前的是他的曾孙,是神域近百来天赋甚至超越了她的存在。

是有着林家与伊家最强血脉的天才圣子。

“慧智挡我我能理解,穆唱然挡我我能理解,就连宋词挡我我都可以理解,但唯独你我不能理解。”

“他是你什么人,能让你站在我的面前?”

林逸晨想了很久,其实这个答案赤脚男子很早就询问过,只是她没能给出答案。

她想了很久,很认真的在想,想到深处绣眉不经意间皱下。

“朋友。”

···

···

林长仙咧嘴,他很想笑实际上他也确实在笑,尽管笑意无声。

一句朋友说来可笑,就连慧智那个他百年的挚友加道友他该出手时都可以毫不手软,而林逸晨与月少旭相识才几年。

“就这样?”

“就这样!”

嗯,就这样。

她心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林长仙出手了,他为数不多的耐心终于被消磨殆尽。

他屈指一弹,林逸晨便飞了出去。

他这一手很轻,所以只是将对方逼退未有要伤对方的意思。

神鞭缠绕在他弹出的手指上,林逸晨奋力一拉将自己带了回来。

她又落在月少旭身前,挡住了林长仙。

于是林长仙手指一动挣脱了神鞭,手指再一点林逸晨便感受到世间所有的寒意正面扑来袭意惹人。

她脚下不断退后,于是她打开了最仙录。

她身躯被寒风吹的僵硬,于是她开启了‘六藏神曦’。

脚下一踩,她的双脚陷下很深,而她的表情变了尽管还是女子姣好柔美的脸蛋但却有着身为圣子时的威严。

她不退反进,猛地跃起然后一鞭子抽向了林长仙伸出的手。

“很好!”

林长仙大喝一声,接着大手一出。

林逸晨好不容易顶着寒风睁开双眼却背对方一掌掀翻,而那只手已经掠过了她将皮衣盖住的二人一同抓了起来。

“···”

林长仙先是看着没了心脏身躯僵硬的姬思邪,他仔细打量了许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已死。

他将姬思邪的身体随意丢在一旁,然后看着另一个胸膛上的窟窿与姬思邪身上大小近乎一致却仍旧还有着孱弱呼吸的月少旭。

“这样了还不死,此子果真邪乎。”

林长仙一只手捏着月少旭下颚,然后开始打量起对方的眉心识海处。

他伸出食指,食指上带着淡淡仙意然后钻入了月少旭的眉心处,伸入半根指节。

啊!!!!

月少旭睁开空白一片的双眼,嘴中尽力嘶吼着惨叫着甚是扭曲。

有着太格烈的前车之鉴以及提醒,林长仙自然不会冒然闯入此子的识海之中,他的手指进入月少旭识海后便散发着各种光芒,而识海中黑骨所化作的各类妖魔见状纷纷逃窜着。

“果然!这小子识海中真有些东西!”

在外人开来,林长仙就像是要抽掉月少旭的脑子,而月少旭的脸也在迅速的憔悴以及苍老,皮肤风干皱巴直至紧贴在骨头上。

林逸晨看着月少旭的变化,脸上终究是不忍。

她一动正欲上前,但是赤脚男子先一步上前抬起手蒙住了她的双眼。

“林长仙身上依附着一道仙魂,你最好别试图挑战他的底线···”

赤脚男子传音,此时的林长仙就像发掘新大陆一般无限探索着,他不在乎月少旭的生死他只在乎他识海中的东西,他身上的那道仙魂掌管着身躯,他对黑骨有着熟悉的感觉他自认为能从黑骨中找出他残缺不堪的记忆。

黑骨躲藏在了识海深处,仅仅一只手指是抓不到他们的。

于是林长仙直接撕开了月少旭的眉心,将识海入口拉大一只手钻了进去。

而此时月少旭已经彻底没了响动,睁着空白一片的双眼张着嘴巴看似已经是丢了魂。

这副画面很残忍,比直接杀了对方还要残忍。

于是林逸晨出手了,她躲过了赤脚男子的庇护朝着林长仙出手,而另一边她一鞭子神力大开足以劈碎月少旭的身躯与魂魄。

既然她终究救不了他,那她宁愿给他一个痛快。

林长仙正享受着肆意凌虐的快感,林逸晨不逢时宜的向他出手激怒了那道仙魂。

林长仙伸出识海中的手一把抓住了林逸晨的脖颈将她提了起来,而陨落神劫鞭更是被他一个眼神便吓得停止了动作。

“这神鞭是我塑造留下的,还想在我面前逞什么威风。”

“林长仙!放下她!”

赤脚男子上前,但林长仙一挥衣袖赤脚男子脸上重重挨了一巴掌便被扇飞老远。

“若不是看在你这一身血脉天赋,即便你是我林家的人我也不会让你好受的。”

此时的林长仙冷漠的无情,他的手掌很用力,握的林逸晨很难受。

“放下她···”

本是没了生机的月少旭竟然还能开口,是因为林长仙将手伸了回来的缘故吗。

“我说让你放下她!”

苍白的眼眶内黑色的眼珠突然浮现,月少旭识海处传来金色的火焰近距离下竟灼热的让他双眼有些刺疼。

黑色墨汁般的液体在月少旭肌肤上游走,一瞬间便覆盖了大半的身躯。

月少旭头猛地朝着林长仙脑袋撞去,撞的对方一时间有些失了神智。

然后他抬起手抓住那只提着林逸晨的手臂,五指沾染的黑色液体带着手指化作五根触须直接刺入了林长仙手臂肌肤之下。

精血以及法力被疯狂的吸取着,林长仙的那条手很快便没了力气松开了林逸晨的脖子。

月少旭任不善罢甘休,当林长仙脑袋不再嗡嗡作响时,当他看清眼前的画面时,月少旭竟上前另一只手直接抓住了林长仙的后脑勺,逼他与自己脸面贴近。

二人的脑袋之间只差了一个拳头的距离。

月少旭被撕裂的识海宛如一道深渊,而月少旭将深渊顶到了林长仙的眉心处。

月少旭的脸上几根从黑色液体中衍生出的针线刺入林长仙的脑袋,然后提取精血将月少旭焉了气的肌肤重新充实起来。

而他那只拽着对方后脑勺的手上也是各种细如蚊足的黑色线条刺入林长仙的体内,抽去着他的一身精血以及法力。

月少旭的胸前,断裂的肋骨从身躯的窟窿中钻了出来,沾满黑色粘液的肋骨长的犹如凶兽的獠牙般尖牙向上的根根刺入林长仙胸膛,而月少旭的后背长出几根骨翼也是同样绕到林长仙的身后破入体内疯狂蚕食着。

一瞬间,两个人的位置颠倒了过来,跌落在旁的林逸晨脸上写满了惊恐,而重新飞回来的赤脚男子正考虑着应该是立刻带林逸晨远离这是非之地,还是该出手援救林长仙。

“孽畜!休想得逞!”

林长仙脑袋挣脱月少旭的手,然后也回敬了对方一个脑门。

仙魂附体让他全身散发着一股具有穿透力的光芒,在如此近距离下月少旭的身上被穿透了无数个孔。

月少旭退却,那些东西都从林长仙的体内被抽出,要么就是被光芒泯灭,他退后一步身后的骨翼重新张开,骨翼上更是生出一层薄膜遮住了他身后的林逸晨。

“最仙录!太仙轮回掌!”

林长仙疯魔般朝着月少旭一掌拍去,他此刻甚至不顾对方身后的林逸晨。

这一掌他全力以赴,加上仙魂加持即便是姬思邪都不敢正面对上。

但月少旭没有动,他伫立的笔直根本没有打算要躲的意思。

他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已打开,那些黑色的小点全部从毛孔中钻了出来,立了起来。

“···”

数息过后,这一掌尽管已经消失但余威却仍旧未消。

除了月少旭伫立的脚下以及身后的少许雪地,其余的地方都已化成了灰烬,不再有雪不再有地,风中的风雪也已骤停,可能百里之内都不会再有了。

林逸晨睁开眼,缓缓的看向四周。

他们仿佛站在一座悬崖上,四周被夷平的雪原足足陷下了几十丈,唯有他们身下一片还在顽强伫立着。

若远了看来,就像是深坑中孤立的一颗枯树。

太仙轮回掌,那是最仙录中最高阶的掌法,她不安的看向挡在了她身前的月少旭,月少旭身上不再有半分黑色。

林长仙站在他身前不出十步的距离,他看着月少旭的样子很是满意的哼了哼。

但随即他又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怎么可能!他竟然在这时候进阶元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