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雷火app官网

第9944章 不同意,那就开战!

温馨导读:本来在我们看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料想不到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居然令胡震牛走不出自己心里的魔障,真令人匪夷所思。这胡震牛将会何去何从呢?继续关注一下吧!
   十八年前的一天,牛家村的上空突然乌云笼罩,电闪雷鸣。闪电发出的光线,伴随着雷声不断沿着天边向着地面一个劲的劈砍。
   “哞哞呜哇,哞哞呜哇……”一阵婴儿出生时本能发出的哭声回荡在牛家村的上空,音量盖过了雷声,传到每一个胡家村村民的耳朵里,大伙儿心中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细听这哭声是有点怪怪的,没有像正常婴儿哭声那么的清脆,而是多了几分沉沉的厚重感,有点像小牛犊嘶哑的叫声,甚是奇怪!
   村民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路寻找,发现是在胡甲一院子里传出来的。
   这是胡震牛出生的日子。
   小孩满月的那天,胡家村里鞭炮声震耳欲聋,“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炮仗燃烧后的浓烟,一缕缕的飘向天空,有点儿像是古时候的烽火狼烟。
   一群光着屁股腚,还拖着鼻涕的顽童在互相争抢着没完全燃烧的炮仗作逗。村民乐此不疲地来来回回忙个不停,有的宰猪,有的杀羊……
   “甲一,恭喜你了,有了儿子,万事无忧了!”九叔公拱手向着满脸笑容的胡甲一道着喜。
   “谢谢九叔公您了!您要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将来还要见证小儿的飞黄腾达哦!”胡甲一向德高望重的九叔公为儿子讨了个好意头。
   “好好好,愿他将来能大富大贵,成为人中之龙啊”九叔公笑着向胡甲一送上美好的祝愿,顺带呈上了自己的贺礼。
   “登记好,记得登记好了,记清楚哪家哪户的礼金数目,日后,哪一家要办喜事,自己还要礼尚往来的嘛!”手拿着九叔公的那封贺礼,胡甲一故意大声的提醒着,在记录礼金账本的胡勇强要记清楚礼金数目,好在将来那一家有喜,要按实数回礼。
   因为胡甲一是村里的“大能人”和“大恩人”。平常生活中,大伙儿总是有很多事情要依赖胡甲一去办。
   要知道大伙儿都是肉眼凡胎,看不清楚胡甲一平常就喜欢玩“鬼把戏”作弄自己,然后又背地里再出手相助,制造“恩泽”。
   大伙都受到过他的“恩惠”,自然而然,“恩人”的一句暗示,送礼的村民都会明白,怕将来自己遇到“困难”胡甲一不再帮自己的忙,所以只能乖乖装着更加卖力讨好,使整个送礼现场显得更加热情高涨。
   一帮小鬼也开心地绕着村民跳来串去,狂舞助兴。
   “勇强,记上我三百块”胡三非常自觉的交上了三百元。
   “我五百”胡斯也不甘落后,还明目地提了个价。
   “我也五百”
   “记上胡劳我一千,”胡劳是第一个提高到一千元的。他还故意大声的喊给胡甲一听到。
   村民好像在投标叫价一样,互相在提高送礼的价钱。胡甲一当然心里欢喜,无奈却苦了家里都不富裕的大部分村民,他们都翻着白眼狠瞪了胡劳一下,怪他带了个坏头。
   但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跟着顶上去。
   ……
   忙活了一天的大伙儿终于散去,夫妻俩赶紧把房门关上。胡甲一老婆李凤仙笑逐颜开,迫不及待地在数着今天的礼金。
   “一千,三千五,五千八……哇噻!足足有五万块啊老公!”心花怒放的李凤仙激动得失声叫喊着。
   胡甲一听了并没有露出高兴的笑容,而是眼神深情地望着已经熟睡了的儿子说:“那帮穷鬼真不给力,我以为会有八万块呢!要知道我一生最崇尚“八”这一数字,“八”就是“发”啊!也不给我整一个吉利的数字。不过这也难怪,这群凡夫俗子,他们的凡胎肉眼又怎能知道我这个宝贝儿子命格不同凡响呢!是牛魔王真身转世呐!”胡甲一有点胡言乱语,可语气却是严肃认真。
   “是真的吗?孩子他爹!你可别骗人!”李凤仙听到胡甲一这么一说,表情惊讶!转而笑逐颜开,马上停下数钱的手,把钱扔在了一边,双手马上从背后搂住胡甲一的粗腰子,下巴枕在了胡甲一的肩脖上,变得娇滴滴的追问着。
   “这还能有假的吗,你老公我是干什么的?是能预知过去未来的得道高人呐!”胡甲一得意地卖弄着说。
   “那是,那我们儿子将来能干什么呢?能做个大官吗?”李凤仙奉承着胡甲一追问不放,心急想知道儿子的未来。
   “哼哼!起码是一方霸主,绝对的有钱人!”胡甲一每一次讲得兴起的时候,口里总会喷着口水花,还不停挪动着蚯蚓似的嘴唇,嘴角不自觉地会渗出些许粘稠状的乳白色口水,样子令人看着恶心,甚至不堪入目。
   但是,在李凤仙的眼里,丈夫讲话的这个样子反而是令她最为陶醉的。而且她也跟着感到莫名的兴奋,每次都会情不自禁地把丈夫摁倒在床上,然后疯狂的吻着自己心中崇拜的“黑马王子”,场面像两条肥蛇在交错缠绵,但还真是激情四射。最后连胡甲一嘴角上粘稠状的乳白色口水也不放过,用她的舌头舔着,还有滋有味的把它吞进自己的肚子里,显露出不一样的满足感。
   ……
   胡甲一站在窗外,看着痛苦的儿子,不禁让他勾想起十八年前胡震牛出生时的一些情景。
   他那时就认定胡震牛的命格是附魔降世,是牛魔王真身转世。从他的命理走向来看,要想成为人中之龙,就不能走正道,反而走邪道才会令他风山水起。
   在这一次败给李苍魂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原本他也奢望过,让胡震牛通过读书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可是通过这一次的事情,验证了胡甲一的判断:胡震牛就是要走一条不同于常人的歪门邪道才能顺利走向成功。
   他看着像着了魔的胡震牛,心中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脸上自然流露出一丝冷冷的诡笑……
   上完了晚自习回到住处的李苍魂躺在床上,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梦中,禅悔老伯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苍魂,你困了就睡吧,老朽现在带着你的魂魄出去练功,你就安心歇着吧!啊!”
   隐隐约约,李苍魂感觉自己是跟着禅悔来到了运动场,两人盘腿交错坐着,然后双手合十闭目。
   “苍魂,茅山道术的基本功你已经掌握,算是掌握了茅山初级的法术。而老朽现在接着传授与你的是中级法术篇,首先你要记住的是,法术心法的口诀……”
   ……
   胡甲一看着胡震牛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卷缩在墙角不停的发抖,像是很冷的样子。
   于是,他轻轻地打开了门锁,怕惊吓到胡震牛似的,踮起脚跟用脚尖行走,慢慢地走进了胡震牛的房间。
   把卷缩在墙角的胡震牛扶了起来,让他靠在了自己的怀里。
   然后表情严肃地对着胡震牛说:“孩子,你不能因一点点的挫折就把自己打到呀,你要知道自己是谁!”
   “我不是胡震牛了吗?我还能是谁?”胡震牛有气无力地给回了一句。
   “你这么简单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凡人就错了!我告诉你”胡甲一态度认真的在批评着胡震牛。
   “我不是凡人,难道还是神仙么?”胡震牛还以讥讽。
   “你虽不是神仙,但是你命格带魔,将来会成为人王霸主的”
   “人王霸主?”胡震牛一听,精神为之一震。
   “没错,成为人王霸主”胡甲一大声的强调着。
   “如何才能成为人王霸主?”胡震牛冷冷的追问。
   他黝黑的脸色变成黑里透着青,眼球里似乎可以看到有魔鬼的影子在舞动着,贪婪的欲望更让他显露出更多的冷酷与无情。
   脸上增加了几分的魔气,像是已经患上了魔症。
   “放心吧,爹会给你安排好的,你先调整好心情再说吧!”胡甲一安慰着胡震牛。
   ……
   在胡家村的后山,有一处寺庙,藏在后山有凹的半腰子里,周围长满了比寺庙还高的密密麻麻的大芒草,使得寺庙常年藏在大芒草的包围之中,连阳光都照不到寺庙里去。
   周围也找不到一条通向寺庙的道路,一年到头也不见一信众来拜祭过,像是已经荒废,很显荒凉,还感觉有一种阴森的可怕。
   寺庙的门口上,斜挂着一块就要掉落的牌匾,上面沾满了泥尘和挂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但还可以隐约的看到上面刻着“隐幻寺”三个字。
   胡家村里的人除了胡甲一谁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座寺庙。
   其实这座寺庙坐落在这里也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所以说起来,没人知道,会令所有的人都不会相信的。
   寺庙里面,因为没有阳光的照射而显得潮湿阴暗,周围笼罩着浓浓的雾气,门窗已经破旧不堪,残骸满地,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织的网和被网网住的飞虫,已经饱饱的大蜘蛛闭着眼睛在打盹。空气里透着一股令人几乎窒息的瘴气。
   在最里面的祭台上,坐着一尊似佛又似人的东西,双手合十闭目。
   细看这人,长着一头乌黑的卷发,像一火球状,向上高高竖起足有一尺之长,两条粗粗的眉毛往上高高翘着,显得凶神恶煞,脸上还长满了球状疙瘩,让人看着心里发毛,上唇满是卷曲而不规则的胡子,看起来就不像是人的模样,更不像是佛的模样。在平常人当中根本就找不到如此丑陋的面容。
   看他的样子是在打坐练功的,只见一股黑烟从他合十的指尖慢慢的冒腾了出来,然后变着速度绕着他的头顶在打转,当快得幻变成火光的时候,他合十的双手突然分开,右手向着十米开外的地上用力一指,那簇火光猛然劈向地面,发出“轰隆”的轰鸣声,随之又冒起一股浓黑的烟雾……。
   场面甚是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