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极品全能狂少

第4章 土匪女警

胡子等人并没参与之前的逮捕事件,并不晓得周辰与杨晓青的过节;虽然心里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还是遵从杨晓青的命令,拿出手铐将周辰给拷上了。

“警察同志,我能先给我妹说几句话吗?”周辰商量的询问道。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关键还跟这女警有过节。

“给你五分钟时间,胡子,跟着他;若是他耍花样,就地解决。”

啥?就地解决?

这女警也忒狠了吧!

小爷也就打了几个人,没必要像对待杀人犯一样吧!

胡子也一头黑线,形象啊!队长,咱们可是公务员,不是土匪,能不能注意点形象?

在胡子的看押下,周辰进了小院;坐在藤椅上的沈卿柔看到周辰被警察看押着来找自己,小脸略显惊讶,眼神闪过一抹杀意,手下意识的摸到腰间。注意到周辰的暗示,沈卿柔才松开放在腰间的手,一脸关切的喊道:“哥,怎么回事?”

“没事,就是去警察局做个笔录。”周辰轻描淡写说道。

他没打算让沈卿柔相信,都上手铐了,对司法程序了解透彻的沈卿柔自然明白不是简单的做笔录;若是这类小案子,警察根本就不会上手铐,沈卿柔下意识猜想马家人跟上面打招呼了。

“哥,要不咱们动手,凭你我能力,这些小警察还抓不到。”沈卿柔压低声音,小声询问道。

“不至于,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周辰微笑着解释道。

“恩。”

沈卿柔听话的点点头,在她的心中,周辰是她的天,就算是死,她也相信哥的话。她也知道,哥是不会让自己受到丝毫危险。

“你行动不便,好好照顾自己。哥走了。”

周辰潇洒的笑了笑,嘱咐了两句便在胡子的带领下离开了。

等到周辰在警察的带领下出了卿辰花店,马定邦等一群人都已经被救护车接走;周辰只能被扣押着上了警车。

“你丫的不是能跑吗?现在咋不跑了?还不是被老娘抓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杨晓青通过后视镜望着坐在后座被两名警察夹在中间的周辰,一脸兴奋的骂道。

“这位女警同志,我已经说了,是那女的突然冲进我房间,不是我找小姐。”周辰满脸无奈,苦笑着解释道。

“老娘说你是你就是,皮痒痒了,老娘一会给你好好的松松筋骨。”还敢顶嘴,杨晓青气的转过头,美目一瞪,怒气冲冲的吼道。

警车上的另外三名警察一头黑线。

这是哪跟哪啊?

不是打架斗殴嘛!怎么扯上找小姐了?

面对这完全女土匪性子的警察,周辰真是秀才遇上兵,懒得浪费口舌,只好沉默不语。

“先不说找小姐的事,说说,你为啥打马定邦?”杨晓青挪动了一下上半身,望着周辰,问道。

两次见面,周辰也感觉到这女警察的性子太土匪;只要说出她不满的话,这女警绝对暴跳如雷破口大骂,根本不管对还是错。周辰懒得继续跟她浪费口舌,白了她一眼,继续沉默不语。

“老娘问你话呢!敢白老娘,信不信老娘捏碎你的软蛋。”

做笔录,不回答;眼珠还白老娘。杨晓青顿时暴跳如雷,伸手就朝周辰脑袋上打去。

发觉这女土匪动手,周辰脑袋朝另一边轻微一偏,杨晓青袭来的巴掌便落空了。坐在周辰两边的警察也反应过来,连忙上去拉住,好言相劝道:“队长,形象,注意形象,咱们是公务员,不是土匪。”

“闭嘴。”杨晓青瞪了说话的警察一眼,一脸不忿的盯着周辰,冷冷威胁道:“等到了警局,看老娘不好好的收拾你,非得让你爽一爽不可。”

毫无惧意的周辰眼神上下打量着杨晓青,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忍不住调戏道:“身材不错,应该会很爽。”

“噗……”

车内的另外三名警察差点喷出血来。

这家伙脑抽吧!

简直就是不知死活,连他们局里的暴力女警花都敢调戏,这纯粹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三人也不同情周辰了,反而认为这小子死都活该。

“好,很好。”如此被调戏,杨晓青竟没暴跳如雷的上去暴揍周辰,而是咬牙切齿,冷冷的说道。

三名警察忍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杨晓青这次真的怒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警察局。

杨晓青下了车,直接命人将周辰带去审讯室。

在警察的推搡下,周辰只好任其摆布的往审讯室走;走到警察局大厅,正好看到之前设置“仙人跳”的一群人,那群人同样也看到周辰,先是一愣,接着说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人,不信你问问他,我们真的没敲诈到他的钱,你们就冲进来了。”

“哥,我的亲哥,你帮我们说说呗!我们是想敲诈你,可根本没敲诈警察就冲进来,顶多算作案未遂。”另外几个汉子哭喊着恳求道。

“哥,我求求你了,跟警察同志说说情;就我这样的,哥你咋能看上呢!哥当时让我走,我就应该离开。妹子我知道错了。”那打扮奇怪的女人哭的妆的花了,一张脸更是像鬼一样,哭着恳求道。

听到几人说辞,杨晓青也有些相信了;就算她表面大大咧咧,可在警局当个队长,定然心思缜密,也觉得误会周辰了。更何况周辰为了那瘫痪少女敢狠揍马定邦,这种人再坏也坏不到哪去吧!

警察局。

神圣而庄严的地方。

怎么能上演哭哭啼啼的悲情戏?杨晓青冷哼一声,吼道:“都闭嘴。胡子,将他带到审讯室。我亲自审问。”

一声令下,警察局顿时安静下来,那群坑蒙拐骗的家伙也老老实实起来,等待着警察下达处罚命令;而周辰在胡子的带领下进了审讯室。

确信这小子没找小姐,又暴揍了马定邦一顿;杨晓青对周辰的好感直线上升,心里也明白,只是走走程序,做个笔录就将他放了完事。当然,前提是得让这小子说说当时暴揍马定邦的情况,必须说的精彩,知道马定邦当时被修理的多惨才能真正放人。

若是别人知道这女警的想法,绝对吐血,这到底是土匪呢?还是警察?

等胡子将周辰安排在审讯室,杨晓青不急不慢的倒了杯水,拿了包瓜子,像是去看戏一样的进了审讯室。

进了审讯室,杨晓青将手里的瓜子丢在桌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身体一靠,双腿放在桌上,嗑着瓜子,笑眯眯的说道:“误会,我知道之前是我误会了;现在说说吧!你为啥打马定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