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章 还是鲜衣怒马有情郎

仙界,丹穴山——

“……雾儿……雾儿!”

我朦胧之中被唤得有了知觉。

是父皇还有母后……我这是……回来了?

“北庐元君,小女为何还不醒过来?这样下去,可要耽误时辰了。”父皇焦急道。

“凤君不如先一步赶去九重天与众仙家汇合,这里有小仙守着,主人一醒小仙稍后就到。”

凤君与夫人相互示意后:“那便有劳北庐元君了,本君感激不尽!”

说罢,便再没了任何动静。

半晌,夕落贴到我的耳边:“主人~您可别睡了,快醒过来啊!事态紧急,您可别关键时刻掉链子啊~~~~”她用肝田之气拉长尾音。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属实被她这番举动惊了一惊。

原来对外的那些清高脱俗、高不可攀都是假的,她还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小灵猫。

“哎呦我的祖宗哎……您可终于醒了!您要是再不醒,我这小官就不保了!”她扑上来,委委屈屈凄凄惨惨戚戚。

我抬起手顺了顺她:“落落,你怎么在这?还有,谁要罢你的官啊?”

她歪过头,把脸露出来:“我来守着您啊!还不是天帝那老官儿,说什么你跟天族的太子要是有什么闪失,就要削了我跟司命的官。”

“什么事连司命星君都给牵扯进来了?”我用力起身,却因腹上的大脑袋压得一个劲儿打颤。

夕落看我艰难,只得赖赖地起身,顺手搀了我一把:

“此事说来也怪,您说玄冥上神刚把魔君打到重伤,他哪来的法力竟然连生死簿都控制住了,最奇怪的是我与司命全都未曾察觉到生死簿有任何异常,直到它发作,才发现您与那天族太子在人间的命数已被篡改。”她一脸认真。

我听罢长叹:“怪不得天帝爷爷这次这么大火气。”

我四周环顾:“那我父皇母后呢?他们去哪了?”

“他们自然是去……”她突然定在那里,然后倒吸一口凉气:“坏了!”说罢便要施法。

我反应迅速,一把拉住她:“你先说,说完再走。”

她话语急促:“现在众仙家都在九重天汇合,为了防止人间最后的结局走向混沌,计划合力抹掉生死簿上被篡改的内容,这种做法空前绝后,所以需要强大的法力支持,您安心休养,多余的我回来再跟您解释,事不宜迟……”

话音未落,眼前便出现一片紫雾,待那团紫雾散去,夕落便没了踪影。

我愣在原地,脑子里马不停蹄地理解着落落叨叨的一大堆话。

‘归于混沌?不懂不懂;魔君哥哥获得额外法力?运气真好,我就没碰上过这种事;生死簿被篡改?那我本来的命运啥样?’

“天族太子……难道这太子就是尘铭?”我在屋中自言自语,没成想念出这名字的时候胸口里面偏左一点的位置却突然疼了起来。

我想起当年在亶爰山的时候,听一个青鸾哥哥说历劫之后便会脱胎换骨,进入更高的境界。

‘那我之前是上仙,所以这次应该……’想着便单手一挥,将本身显现出来。

嗯!周身仙气明显磅礴了许多,与之前果真不同了,但……我仿佛并未感受到那种应有的透彻,实在与从前并无两样,虽看起来像是个上神,却无实质的压迫感。

啧……缺点什么呢?

我冥思苦想,但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暂且放一放,半神半仙就半神半仙罢,起码也比没历劫成功的强,还算说得过去。

思来想去,竟琢磨出个疑问‘师父什么时候给魔君哥哥打成重伤的!??’这个问题想来耽搁不得,我便要动身找师父问个明白。

一站起来,忽然感觉好像真是少了什么,下意识一抹‘唉?我玉佩呢?’

‘掉床上了?’我回身翻了个底朝天,结果什么都没找到,逼得我神识都开了,居然寻遍了整个丹穴山也徒劳无功。

奇了怪了,挂在身上好好地,能去哪呢?

回忆多时,蓦然想起,竟然是让我带去了人间!

可我哪记得清我把玉佩丢到哪了,不用说我脑子不好使,就是找那脑子好使的,这人间须臾数年也够他忘得了。

我化成真身,飞出丹穴山,我得追上夕落,让她帮我回忆回忆那物什到底落在人间什么地方了。

当我到了三重天,看着面前的天门,我犹豫了。

我想起那与我有约的梨林之人了,

他……是否安好?

正踌躇不定之时,面前飘来一团雾:“凤娃娃,你要是再耗下去,那生死簿上的东西可都叫人删干净啦。”雾散音落。

原来天帝爷爷这么神通广大,算了!本姑娘有什么做不了的,不就是天庭一个仙官么,明明是他言而无信,本姑娘为何要躲,这时候不能怂!

路过瑶池,闷头飞上九重天,这一路都未曾见到他的身影。

由三重天始,我既没有绕远路去寻他,又在边走边四顾,搞不懂,我到底还是想见他却不想被他见到,却也期盼着他能见到我。

想来这四万五千年本姑娘一向都大大咧咧爱憎分明,怎的去了趟人间,回来竟成了这般自相矛盾,真是新鲜了。

刹那间,远处射来晃眼的光,我猛然回神,差点忘了正事。

朝着光源寻过去,我见到了一片举世盛景,虽然只是听说我与那天族太子出生时的盛况,却也敢保证,此情此景与我俩当初那番不分伯仲。

各路神仙各司其职,纷纷环绕在生死簿周围。

司命星君与身为北庐星君的落落站位在生死簿前后,一个输出法力将各层传来的法力吸收传与对方,另一个将接受的尽可能施展,同时观察生死簿有任何异动。

此二人身后的第一环由凤族、狐族、虎族、灵猫族、鲛人族五大族长仙君作为主力输出(父皇母后也在其中),龙族作为保卫军以防此刻魔族乘虚而入,而身为翎族族长的梒栎此刻并没有到场,因为他们与生俱来的生活需求,目前已经迁徙到了相对温暖的北方。

第二环则是增长、持国、多闻、广目四大天王,天官、地官、水官三官大帝法力加持。

第三环则由风伯、雨师、雷公、电母、日游神、夜游神、十二金钗、九曜星法力输出外加护法。

第四环至第九环便是各路星君、元君、真君以及众多散仙组成前来护法或加持。

“众仙听令,逆转之仪,开始!”

司命一声令下,霎时山呼海啸风起云涌,雨滴回升,氤氲松散,江河逆流,落叶重接,仙界中的万物都在不断重复回到上一秒的状态,而生死簿中的人间,也正从我们下凡开始一幕幕消失。

我到的时候还有些零星小仙于我前后入场,我便混入其中,步步渡过去,到了父皇母后他们那环时还差点被发现,幸好他们与落落为对立面,我躲到了父皇身后夕落便看到了我:

‘小殿下!!?’她将自己冥想的传到我脑海里。

我回她:‘落落!帮我找个东西!我玉佩落在人间了!’我在爹娘身后挤眉弄眼。

她一脸死了妈一般:‘嗐唷我的小祖宗哎……’她被我气到语塞:‘您可真是我祖宗!’说罢便示意我靠近她。

不巧,此刻母后看向了夕落,看见她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对着自己,竟然迷惑地转过了头,父皇也察觉到了什么便要扭头看母亲。

然而本姑娘十分机敏,看到夕落示意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了生死簿的回忆中。

当我身处玉佩丢失的地方时,方才逃过爹娘法眼的那般得意一下子消失得一干二净。

此地,乃我身死之地。

而此刻,我却要以第三视角再观看一遍自己的死亡过程,这真是个值得纪念的事。

到了外面才知道,原来那房门被横上了三块硬木抵住,我穿进屋里,才发现我已然倒地,哦,原来我已经死了。

身前地上一大滩显眼的血迹,那中央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凸起才会显得这红色深浅不一,房间实在太暗,我看不清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此刻的我与那时一样,多么希望这扇门能够打开。

想着,身后的门猝然爆发出撞碎的声音,只一声巨响,外面的光便洒进了这间昏暗的屋子里。

我猛地一回头,那是我生前最希望看到的模样,见那人一身残破铠甲,没了头盔的万千青丝梳起发束略显凌乱,右手紧握着剑,左脚却让破碎的木门刺伤。

他原地怔了怔,手中长剑应声落地,然后一步一定地走向血泊中的我,将我抱起搂进怀里,他先是唤我雾儿,后来便是一声比一声绝望地喊着丫头。

他埋下头,臂上肩上都微微颤抖,他哭了,悄然无声。

眼前这一幕让我的心隐隐作痛,却还没等我产生难过的感觉,院子外面便开始有了脚步声,声音杂乱到听不出有几个人。

当我反应过来后转过头时,那群人已经闯进了院子里,而尘铭早不知何时重新拾起了佩剑,一眨眼便杀了出去,他动作迅猛,一剑接着一剑的砍得凶狠,刀光剑影,血花四溅。

我看得出神入化,正以为这场战斗快要结束时,也不知从哪冒出几个不要命的竟冲着屋里来了,怎料尘铭一个飞剑来了个一“剑”双雕,而后乘着风似的从人身上拔出利剑,顺便一个反手刺向背后,紧接着便是侧身翻跳,待其稳稳落地,又三人愕然倒地。

可他刚要抬眼看我,院墙外立刻窜出数十人,他们手持弓箭,一副禁军打扮,想来九皇子已然成功篡位。

再下一秒,万箭齐发,我瞬间冲了出去挡在尘铭身后,可所有的箭都穿过了我,扎破盔甲,插进了尘铭体内。

他马上就脱了力,接着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双膝便重重砸在了地上,最后朝着我尸身的方向,长跪不起。

同类热门
  • 精灵美少女精灵美少女仙路看近行远|幻情她们是精灵世界的四大美少女,她们遵循命运的召唤降临人间,惩恶扬善,上演一幕幕美女大战怪兽的精彩故事,粉碎敌人的一个个阴谋。总是有邪恶的精灵在捣鬼,总是有未知的黑暗在作祟,降临人间的美少女一方面要打败邪恶精灵,另一方面要克服人性的弱点。在她们的历险中,找到遗失的力量吧。开始行动了,邪心英雄美少女!
  • 沙雕女配欢乐多沙雕女配欢乐多孔九喵|幻情这大概是一个拿错剧本的女配?你说和女主不死不休?不不不!我有无数家产等着继承呢!你说和男主……打住,要什么男主。那你这个女配干什么的?吃饭睡觉浪~~~天涯
  • 离国风云录离国风云录海藤枫|幻情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王牌杀手,只因一场荒诞的赌约而穿越,一场无解的生死局,一场人心的豪赌,轮回转世,不变的,是我依旧在你们身边。呵,装猫装久了,本小姐都快忘了,本小姐可是只,不折不扣的,老虎啊~
  • 左脸左脸creazy|幻情左脸毁容,右脸却有惊世面容,神差异的脸,前半辈子发生什么了?
  • EXO之不完整的恋爱EXO之不完整的恋爱余子涵|幻情因为一场事故导致了小媛的意外死亡,安陌的出现让世勋从阴影走了出来她们经历了许多的事情最后她们能不能在一起就看我可耐的读者了
  • 祥瑞停飞白和乐毅祥瑞停飞白和乐毅天明哀|幻情白和:“为什么要我一直在天空飞翔,不停的飞翔?难道我不能停下来吗?”乐毅:“明明一切都是原先的样子……是你先招惹我的……你觉得你可以逃离,事实呢~”或许是当时偶然跌落~
  • 咫尺千年的爱恋咫尺千年的爱恋晨落玥芽|幻情他的家境富可敌国可一直办傻子。直到遇见她。她天生丽质身居大山,二人都是不喜欢世俗之人,那样的相遇。那样身居大山平凡而又快乐的日子。可就在那日她被人玷污了,她留下一封字条“如有来世,再续今生之缘”就这样她走了,带着他的孩子走了,此后他是仙她是人。
  • 再世仙主再世仙主无意东风事|幻情在这个混乱,黑暗的年代,“我”从梦中醒来。 鬼域、妖国、人族三足鼎立,神秘势力从中作梗,谁能问鼎世间?谁能触及真相? 这是“死者”的传说,也是“身后”的故事……
  • 别惹腹黑狂妃别惹腹黑狂妃水卿卿|幻情当废柴成为绝顶天才—— 一个字:狠!两个字:腹黑!三个字:太逆天! 她是惊才绝艳的大陆第一炼器师。 一朝穿越,成了侯府任人欺凌的三小姐。 上古神兽,很流弊吗?乖乖化身小萌宠,不然拔光毛做成炖鸡! 九品天赋,千年第一?她天生神体,秒杀一切天才! 极品玄器,价值万金?不好意思,她喂猫的饭盆都已经是神器了…… 她有一双洞悉一切的通天眼,却始终看不透——他!
  • 凤狂九天凤狂九天舞芩|幻情“王爷不好啦,王妃又跑了!” “跑了?”,某王爷邪魅一笑,“那就追啊!” 某天—— 身后传来一道冷魅的声音,“娘子怎么不跑了?”暗示声音主人内心的不爽。 “完了完了!”某女内心叫苦连天。 她欲哭无泪:“我保证再也不跑了,夫君。” 天生注定,再续前缘! 【超甜文防狗粮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