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 97十年品牌源于信誉

第9554章 情定东域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迪肯布走进了阿帕丁套房的院子里,离着很远就冲着穆罕默德鞠躬,然后才走近来,迪肯布站着笑说:“穆总,我在院子里看到您的车了,就冒昧的进来问候您一下。穆总精神头挺好的,哈哈,您来这里吃个晚餐?”
   “是呀,你坐。”
   迪肯布并没坐下,低眉顺眼的说,“向穆总汇报一下,未来梦世界项目进展十分顺利,创意十足,您大可放心。”
   “资金会到位的,如果你是这个意思的话。”
   迪肯布抬头笑说:“那我们就放心了。”这时他才看到薛丢丢坐在穆罕默德对面,十分惊讶,说:“薛丢丢,你怎么坐在这里?”
   薛丢丢挑眉说:“我为什么不能坐在这里?”
   迪肯布急着说:“你知道你对面坐着的是谁么?”
   薛丢丢说:“说说话不知道。”
   “你们认识阿?”穆罕默德看着他俩问。
   “穆总,这女孩就是我们承建公司的初级设计师。”迪肯布说。
   “不过刚被炒了鱿鱼。”薛丢丢抢着说。
   “哈哈,是你们的损失,迪肯布。”穆罕默德笑说,“不过,也是我的收获。你们炒了薛丢丢,让她陪着我,这样正好,我身边缺这样的聪明机灵的女孩。”
   “薛丢丢!”迪肯布的眼色很着急,“你和穆总说话一定要注意分寸啊!他老人家是我们整个项目的奠基人。”
   “我以为未来梦世界是你们阿希莱德的项目呢。”薛丢丢说。
   “我们是承建方,穆总是投资人啊。”迪肯布说。
   薛丢丢听了这话心里兴奋万分,原来自己意外的认识了一个金字塔的塔尖上的富人,原来穆罕默德有翻云覆雨生杀予夺的权力,有了穆罕默德,什么总裁啊总监啊都是小菜一碟过雨烟云了,穆罕默德才是所有人的大树靠山。
   “他们阿希莱德公司为什么炒你鱿鱼?你这样鬼点子频出的女孩居然也会做错事吗?”穆罕默德奇怪的问。
   薛丢丢眼睛一红,不知该如何解释。
   “穆总,只要您愿意,我们可以随时给她复职。”迪肯布说。
   “不要!”薛丢丢闭上眼睛,眼角有泪,“你们炒我时心狠手辣,需要我了就面慈心软吗?我不复职,我要休养,我还伤着呢。”
   迪肯布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薛丢丢,你过来一下,我单独和你说话。”
   薛丢丢看穆罕默德一眼,穆罕默德微笑示意她去吧。于是跟着迪肯布拐个小弯,走到阿帕丁套房的另一边,原来这里是卧室直接走出的私家游泳池。夜幕已经完全变成深蓝色,游泳池的四壁都打了灯光,气氛十分安逸怡人,薛丢丢坐在游泳池的躺椅边,沙漠有风,服务员立即走来给她披上了波斯风格纱巾。
   迪肯布说:“丢丢啊,损失了你这一员大将以后,公司的设计就缺少了亮点。我总觉得设计起来不能得心应手,总觉得左支右绌,少了你那种天马行空的创意。”
   “你少来拍马匹,你看到我攀了高枝,就又来利用我。”
   “别傻了,我不知你和穆罕默德的关系。只是,最近我们在设计未来梦世界里的公路,我总觉得普通的公路和街道不能满意,要做出惊世骇俗的东西来,一个沥青马路不是我的选择。所以我要拜托你。”
   “拜托我帮你修公路?”
   “拜托你帮我设计完全不一样的公路街道。”
   “公路街道不全是一样的吗?”
   “我要你设计出梦幻的感觉来。”迪肯布说,“拜托了,我知道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你可以的。”
   “可是,我都不是阿希莱德公司的人了,我设计了算什么呢?又不给我薪水,又没我的功劳。”薛丢丢抱怨了。
   “但归根结底这是穆罕默德的工程,你是在帮他呀,而且我会为你多美言几句的。但是,最最关键的是,我崇拜你的智慧,我尊敬你的想象力,丢丢,这个公司目前为止的创意里,我最钟意的就是你的创意。我真的不希望你离开公司。”迪肯布深情的看着薛丢丢说。
   “好吧,我试试。”
   “我愿意把我的薪水给你一半,如果你的街道创意让我眼前一亮的话。”
   “我不需要钱。”
   “是的,迪拜船王刚刚和你吃了晚餐,你当然不需要钱。”迪肯布笑道,去和穆罕默德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薛丢丢坐在游泳池边陷入了思考,晚风骤起,吹起了她的长发。私人泳池旁边的一个无线bose音箱播放了轻柔的波斯音乐,薛丢丢心想,天底下所有的街道不都一样吗?除了沥青公路还能有什么创意?可是想想,如果再过一百年,地球上的街道会是什么样的呢?迪拜未来梦世界,应该配备怎样的街道?
   穿白裙的女侍推着轮椅中的穆罕默德到了泳池旁边,穆罕默德看到薛丢丢陷入了沉思,微微笑着,说:“丢丢,今天晚了,我们就住这里。”
   “好的。”薛丢丢随意说着,突然一想,不对?什么叫做今晚我们就住这里。这个中东老帅不是要自己侍寝吧?薛丢丢可不是干这行的呀!就算陪吃了一顿饭,但没有陪i睡的义务呀。薛丢丢着急了一下,看到穆罕默德坐着轮椅进了面对泳池的大卧室,穿白衣的的两个服务员帮他躺在床上。
   “你腿还没有恢复,需要好好休息。”薛丢丢说,她的意思是,你这个老人家腿伤还没好呢,就不要想女人了。实在不行先拿这里穿白裙的女服务员泻火。
   “好的。”穆罕默德说,拉上窗帘,关上房间门。
   薛丢丢站着不动,她的双腿也在发抖。迪拜船王要自己侍寝,可是自己真的对老头子没有兴趣。当然,不能否认这个大叔充满了男人魅力,可是自己从没想到和老头子做那种事。也许和沙依得可以,但和穆罕默德却没有想过。
   “你怎么站着不动,帮我拉窗帘关门呀。”
   “你要我从外面关上门,还是从里面关上门?”薛丢丢问。
   穆罕默德怔了一下,哈哈大笑着,说:“丢丢呀丢丢,中国姑娘都这么可爱吗?你从外面关上门,去楼上休息,你的卧室在上面,我就不亲自给你掖被角了,祝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