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实支教老师的故事

第196章 送别5

没有人出来相送,没有人出来看看宋家的出殡是个什么样子,没有人对宋家的事情感兴趣,哪怕有,也不敢在村长规定不许参与的情况下,依旧违背村长的意思。

村长高高在上,没人能够,没人可以去违背他的意思。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封闭的小山村,依旧过着如此这般的生活!

“咳咳咳。”宋爸又是咳嗽了好几声,撑着宋爸的陈小文明显感受到宋爸的虚弱。

“还好吗?”陈小文拍拍宋爸的后背,关心的问到。

“没事,我还撑的住。”宋爸虚弱的眨眼,用力在脸上堆出笑容说到。

“要不就先休息一下吧。”陈小文说到“硬撑着也不好,反正村长让我们在中午出殡。现在时间还早。”

“一把老骨头了,再休息也是这样。走吧。”宋爸依旧那么吃力的笑着,依靠着陈小文的身子,艰难的往前走着。

“好吧,实在撑不住了,要跟我说一下,我们就休息会。”陈小文看宋爸的表情,着实可怜,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扶着他得手更加用力了,用自己最大的力气,让宋爸能够靠着自己走完这出殡之路。

不得不说,陈小文的这一举动,让宋爸感到轻松了很多,靠着他得身子,也更紧了,更踏实了。

走着走着,抬起头来看看陈小文的模样,心中升起一副欣慰的感觉,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如果,你是我儿子,这样扶着我,我该多幸福啊。”

“轻松点了吗?”陈小文听了,稍微愣了一下,也是低头看看宋爸,这个一夜之间白了头发的男人,苍老蔓延全身的男人,竟然是那么的无助。

他对一家人融洽相处是那么的渴望。

他厚实的身体,带大了孩子,本以为松垮下来的骨架,能够靠在孩子结实的身上。

却只能靠在一个非亲非故却又热心善良的年轻人身上。

凄凉的现实,也难怪宋爸会发出这般的感叹。

“好多了。”宋爸摇摇头,现实总归是现实,陈小文的身子给他再多的温暖,也不是自己的儿子宋人生。

这一点,宋爸很清楚,再多虚幻的想象,那也是假的,真实的是,自己以后只能孤独终老。

不对,还有个女儿。可怜了女儿,从此担负起原本应该由儿子承担的一切。

以后,或许还是能抱抱外孙吧。谁知道呢,自己这个身子骨,全给宋人生陪葬了!

“休息下吧。我看你真的很累了。”陈小文扶着宋爸走到路边,找了一块大石头垫着,扶宋爸慢慢坐下,同时让宋母也休息一会。

“陈老师好啊。在村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最后陪伴我们的,竟然还是一个外人!”

“对啊。”宋母抱着瓮,哗啦啦的哭起来,这熟悉的村子,就在这几天给了他们太大的伤害,那么熟悉,那么陌生,离心离德的感觉,真像是让人掐住喉咙一样的难受。

“说这些话干什么,你们家发生这种事,我能不帮忙吗?我跟你们说,我读大学的时候,一直都在参与公益活动的。这种事,应该的。我也乐意去做的。”陈小文自己也坐了下来。

这恐怕是陈小文参加过的人最少的丧事了吧,三个人坐在路边吹着冷风,没有一路送行哭丧的人,没有壮观的花圈陪饰,但是若被旁人看到,无不会感到一阵凄凉。

“咳咳咳。”宋爸又一次咳嗽起来,陈小文赶紧拍拍他的后背“没事,我这老命撑得住。”

“喝碗热水吧,能好些。”这时,一个装满热水的碗递了过来。陈小文抬起头,却见到林奶奶慈祥的面庞。

“林奶奶,你怎么来了?”陈小文有些惊讶,村长说过不让村人参加这场丧事的。林奶奶这违背村长的意思,被看到还得了。

“你自己看看,再走几步,就到我家了,听到你们的声音,我再怎么也该表示一下,正好,锅里烧着热水,给宋爸来一碗,能好一些。”不知不觉中,陈小文已经扶着宋爸走到林家了,也是自己太关注宋爸的身子了,都没注意到。

“喝点吧。能好很多。”林奶奶将碗端给宋爸,看着他喝下去。

林奶奶的年纪比起宋爸,还是大一些,说让他喝热水,宋爸眼里满是感激,没有多少话,直接喝了下去。

“是不是好些了?”林奶奶接过空碗,依旧那么暖心的看着三人。

“谢谢你啊。”宋爸说话的力气也足了些许,冲林奶奶点点头表示感谢。

“谢啥。地上坐着凉,去我家坐会吧。”

“不了,这要是让村长看到,又要生气,连累你就不好了。”

“林奶啊,你能冒着风险来给我家老头送水,我们感激你啊。但是,去你家的话,真的会给你带来麻烦的。不用了。”宋母抱着瓮,感激的说道。

“那我就不勉强了,还要热水吗?”

宋爸摇摇头。

“那我回去了。陈老师,送佛送到西,我在家里做午饭,忙完了就回来吃饭。一切都会过去的。”林奶奶对着陈小文说完这些,便转身回到了自己家。

“走吧,别老坐在林奶家门口了。林奶心善,村里人都知道。要是被人看到我们一直坐在她家门口,以讹传讹的误会了林奶,那就是罪过了。”宋母站起来,同时也过去拉起了宋爸“别害了人家。走吧。”

“恩。”宋爸点点头,依旧靠着陈小文,在他的搀扶下,一步步的朝着村外走去。

似乎是那碗热水给了宋爸力量,这一路,宋爸的咳嗽少了很多,也没有再休息,直接走到了村口。

此时的村口两边已经站满了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但绝对不是再迎接陈小文三人。

“怎么现在就出殡了?”村长一看宋家,皱起眉头,掐指算了算“哎呀,时间没安排好,怎么就这么巧呢。”

陈小文明白,村长这是在等待新老师的到来,自己这算好的时间,正好要跟新老师到来的时间撞上了!

看村长的表情,似乎想要把宋家赶回猪圈,等新老师安排好了,再让他们出殡。

“村长,我解释一下…………”陈小文刚想开口,村长的表情就严肃起来,看也不看陈小文一眼,直接对着村民说了一句。

“大家鼓掌欢迎王老师!”

村民齐刷刷的鼓起掌来。

就这么当着丧子之痛的宋家面,呈现出一副欣喜欢乐的场景。

“咳咳咳。”宋爸的咳嗽突然就加剧了“哎呦,咳咳咳。”

“王老师,你终于来了啊。”村长严肃的表情顿时切换成当初迎接陈小文时的激动和热情,拄着拐杖,吃力的走过去“王老师。你辛苦了啊!”

“怎么,这么多人迎接我啊,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我都不好意思了。”王玉萍见到这个场面,尽管心里早有准备,不过还是有些应付不了,将滑到前额的长发往后一撸,不好意思的说道“感谢,感谢你们啊。”

“王老师是吧。来,我们帮你拎包。”村民们笑呵呵的过来,帮王玉萍拎包。

“不用了,你们太热情了,我都开始难为情了。太感谢了。”

“王老师还没有吃午饭是吧。去我家,我让我儿媳准备了一桌的饭菜。”村长看到村民的做法,感到很满意,这充分显示出了村里人热情好客以及对王玉萍的尊重,让村长的脸上感到十分有光,直接让村民让开一条路,自己在前面领着王玉萍往自己家方向走。

“村长。”看村长从自己身边走过,陈小文还想开口问能不能出殡,村长也就停下了脚步。

“这位是陈老师,以后孩子们的教育就交给你们了。”

“陈小文是吧。你好!”王玉萍爽快耿直的伸出自己的右手,要跟陈小文握手。

不过陈小文倒是有些诧异。

“哈哈,我看了你的日志,是你日志的忠实读者哦。很高兴认识你!”看出陈小文的诧异,王玉萍直接解释,为了避免尴尬,也是主动拉起陈小文没伸出来的手,简单的握了一下。

“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陈小文有些狼狈的应答。

“你们认识啊?”这下,轮到村长惊讶了,怎么新来的支教老师还认识陈小文,难不成是陈小文的男朋友?

头疼,不会真的被十娘这个乌鸦嘴说对了,新来的比陈小文还白眼狼。

“也不算认识。他都不知道我呢。”王玉萍的模样不差,甚至可以说是上等模样,再加上她一头长发,更是凸显出其独特的气质,调皮的朝着陈小文眨了下右眼“我是在日志上看到陈老师的故事的。”

“日志?什么东西。”

“没啥啦。村长爷爷。”王玉萍甜甜的称呼道“我这过来啊,给你带了保健酒呢,对身体好。回去给你尝尝。”

“哎呀,劳烦王老师费心了!”原来不是陈小文的女朋友,村长猛的悬起来的心放下了,一听给自己带了东西,高兴的说道。

“不费心。对了,陈老师这是要去干嘛?”王玉萍又问道,同时仔细打量了下陈小文。

细皮嫩肉,一股子文人的气息,如果再戴一副眼镜,那读书人的气息就更足了,样子嘛,短发,阳光,帅气也超出自己的预想,更重要的是,心善!

“陈老师他要去办正事,我们先走吧,免得沾上晦气!”村长嫌弃的看了陈小文一眼,照顾村民拥上来,带王玉萍往村子里走!

(喜欢本书的,可以加群1554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