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5章 终照剑

二十多个人一拥而上冲着他三人而来,手里个个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就是没看到哪个拿弓箭的。

“是冲你们来的?”阮枫抽剑迎上去,“你们几个这到底是惹上的什么人?怎么都光天化日之下跑出来杀人,而且还在皇城里。”

阮枫的话没有一个人回他,街上已经一片混乱,其实更混乱的是那小姑娘那一伙人,莫名其妙就就站在了风暴的漩涡中央,不过那群人却是没有一个冲他们去。

阿寻手中红竹剑,红光闪过之处,黑衣人个个倒下。

不需瞬间,二十几个人倒地一半,冲着阿寻三人而去的黑衣蒙面人,都十分不好对付,他们好像认准几人一样。

“烦。”寻三口吐一个字,剑光闪动,身形移过,血花四溅,黑衣蒙面人倒在他身后。

“哇!寻三你这样可不行,新买的衣衫都弄脏了。”

阮枫在旁边跳脚。

“嗯?有吗?我记得我有避开。”寻三非常认真的翻看他衣衫各处,在没看到一丝血迹之后又回阮枫:“没有。”

连阮枫都傻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小心,别光看衣衫。”寻一剑尖挑着黑衣蒙面人的脖子,抬脚飞踹出去,然后说:“这样就不会溅到了。”

阮枫连拿剑的手都不动了,看着寻三和寻一,张张嘴,一个字没说出来。

“难得新买的衣衫,被弄脏了可不好。”阿寻也凑过来说一句。

“有道理。”慕懿随声附和。

“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脏了就没有别的能穿了,还是不要弄脏的好。”傅林也拽着他的衣衫看了看。

“大家说的对。”寄幽手里拿着一根针走过来,“所以为了不把衣衫弄脏还是离得远一些好。”

手一甩针飞向一个黑衣蒙面人,正中脖颈处。

“哇!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一招。”阮枫赞叹。

“我不会用剑,总得有些保命的东西吧。”说话间寄幽手里又多出来一根针。

“怎么涌出来这么多人?”

他们打完一波又出来一波,就算有心打但时间也不是这么个耗的。

“喂,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怎么没完没了的?”傅林双拳打倒两人,转头问阿寻。

“连累你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人。”

阿寻剑下倒下一个又一个人,这些人纠缠她无非一个目的,她手上的原灵骨。不过,阿寻眼睛扫向众多的黑衣蒙面人,另一只手又出现一把红竹剑,双剑在手。

“人都来了,就都一齐出手吧。”阿寻对一众人大声道,双剑立于两侧。

看起来想快点结束的不止阿寻一人,阿寻这话一出,胡同之里,阁楼之上,店铺之内,摊位之旁,纷纷涌出各色之人,大约有百余人之上。

“哇!今天这可是赚翻了,这么多人啊!”阮枫已经兴奋到胡言乱语的地步了。

“白水绕。”

阿寻出双剑,身形在人群中穿梭,速度极快,所经过之处留下一道道白色丝线。

“白水雾。”阿寻变换剑招,双剑尖一点,白色丝线瞬间炸裂,紧接着阿寻飞快的移出人群,双剑交叉,双眼慢慢闭上,嘴唇微张,轻轻吐出几个字:“白水仞冰霜!”

阿寻双眼突然睁开,双剑挥出。“咔嚓,咔嚓。”声音细微,众人都感觉到丝丝凉意,再看眼前,那百余人全部变成冰雕。

个个眼珠往外凸,眼里露出,惊讶,恐惧,三招,三剑,打败了百余人,四下寂静。阿寻持双剑,胸口上下起伏,抓着剑的手微微颤动。

“终于成功了吗?”她喃喃道。

“阿寻。”慕懿走到她身边,伸手扶她。

“我,练成了。”阿寻转头看着慕懿,眸里有激动之色。

“哇!阿寻,你太厉害了!”阮枫冲到阿寻面前,激动的声音都大了些。

阿寻点点头说:“嗯嗯,没想到会成功。”

啥!阮枫就跟那木头人一样定住了。

“唔!”阿寻一个没站住,幸好有慕懿在身旁。

怎么在这个时候?阿寻感受到体内磅礴的原灵,咬紧牙齿,两个眉毛都要皱在一起去了,手紧紧攥住红竹剑,青筋暴起,红竹剑都要被捏碎了。

“阿寻!”慕懿双手抱住阿寻,怀里的人的样子,有些熟悉,难道?

体内的原灵越来越汹涌,抑制不住了,阿寻感觉她已经看不到眼前的东西了。

“寻一,寻三,不好,阿寻她!”慕懿慌乱的大吼。

“慕懿,你先放开我。”阿寻说,“看来这次是拖不下去了。”

慕懿照阿寻所说放开阿寻,阿寻盘膝坐下,“麻烦你了。”

是对慕懿说的。

“不麻烦。”慕懿说。阿寻闭上双眼,收了红竹剑。

寻一和寻三过来,瞬间便明白怎么回事,只有阮枫傻乎乎,还开口问:“阿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原灵消耗太过了?还是她受伤了?”

“阿寻没事,你靠边站下,我和寻三有事要做。”寻三声音格外的郑重,脸色特别的严肃。

“啊!这到底是怎么了?阿寻她怎么了?”

阮枫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被慕懿拽着离开,还跟他说道:“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寻三我们快点。”两人达成一致,立刻动手,尽管他们的速度很快,但阿寻终究是压制不住体内的原灵,浓郁的原灵如同海水般汹涌而出,浓郁程度令人咋舌。

“快些。”寻一声音急促,两人动作飞快运起神隐。

“这,这,这怎么有点眼熟?她她是要突破?不是吧?这么急?这跟上次五方之典的时候一样啊!不是每次都这么巧吧?”

阮枫还能想到那次五方之典突破时,没想到,这一次突破他又能看见。

“她应该是压制不住了,所以才迫不得已在这种情况之下突破,而且,她的原灵…”寄幽走到他们身边,“似乎能牵动我体内的原灵。”

阁楼之上有两个人影,正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展匀良,你看阿寻妹妹她怎么了?还有她的原灵好古怪啊!”周添脑袋从窗子向外探,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阿寻看,“好神奇啊!我感觉我体内的原灵好像受到她的牵引一般,想随她而去。”

“周添,闭上你的眼睛不许看。”展匀良伸手把周添从窗子边拉过来,周添没注意被拽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他可不乐意了,眼睛瞪着他,大声喊到:“展匀良,好小子,哼!看我回去非得告诉那秦非格。”

“你直勾勾的看着我妹妹,想怎么样?”展匀良靠在床边余怒未消看起来比周添还生气,他的手紧紧的攥着窗沿儿。

望着阁楼下面盘膝坐在地上的阿寻,展匀良探了探身子,张口要说的话却哽在嗓子里,扶着窗口紧张的向下看。

寻一寻三布阵速度快很快隔绝了阿寻和外界,原灵的气息渐渐平稳下来,只是阵中的阿寻,盘膝坐在地上,一时间无了动静。

除了慕懿、寻一、寻三、阮枫,寄幽和傅林两人脸上的表情仿佛照镜子。虽然阿寻被阵法隔离,但四下还流动着她的原灵,寻树黑白分明的眼珠上,由黑眼仁向四周扩散,墨色的丝线瞬间布满整个眼球,黑漆漆的瞳孔,慎得脊背发凉,但很快就恢复原来的样子,一双正常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阿寻。

阿寻犹在阵中,手握成拳手腕向上,有黑色的纹络在手腕处渐渐清晰,弧状的,正好有手腕长短,仅是出现过一瞬,然后悄悄褪去。

阿左慢慢睁开眼睛,感受到体内平稳的原灵。站起身,拍掉身上的尘土,看了看手,又看了看脚下,拿出照,轻吐出口:“白水释。”照剑挥出,原灵随之而动,一片白雾四散汹涌奔出。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声音是地面上一座座冰雕塑发出来的,附着在黑子蒙面人身上的冰,裂开,脱落。

白水剑法,创造剑法,阿寻手中的照剑在不停的颤抖,她松开手,剑悬在半空中。阿寻把手伸到空中,照剑却突然动起来,剑身放平,从阿寻手掌心一绕。

“呲!”阿寻手心上赫然出现一道口子,鲜血瞬间涌出,照剑却平躺在手下,血滴答滴答落在剑身之上。

慕懿几个人匆匆凑过来,看见滴在剑上的血渗透到剑身处,形成一条细线,随着血滴落,细线慢慢向剑尖的方向流动而去,鲜红色的,那是阿寻的血。

血还在滴,一滴两滴,剑上的那条血线一直在延长,阿寻的手微微颤抖,却没有收回手,几个人围着,呼吸声都收敛,几双眼睛巴巴的盯着瞅。

血线流至剑尖停下来,照剑慢慢竖立起来,晶透莹白的剑,在剑身里多了一条红色的血线,显眼的很,照剑围着阿寻身边转,如果它是个孩子恐怕现在要黏在她身上。

阿寻伸手摸了摸照剑,从哑铃铛里查出小药箱,先止血,然后用穿云布包好,手变成了小粽子。

“这剑?怎么回事?难不成它还会滴血认亲?”阮枫伸手想要去摸照剑,机灵的小家伙使劲往阿寻身边凑。

“嘿!这小家伙!你还不让摸啊!”阮枫伸手抓它,他追,它躲。

“别追了,你追不上它的,还有那应该是滴血认主,我感觉好像与它多了某种联系。”阿寻伸手照剑乖乖的飞到她手上,手指顺着那条血线抚过。

阮枫点着头,“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对了,你是突破到原枢境了吧?”

“嗯。”阿寻点头,“我也没想到会在这时候突破,抱歉。”

寻一摇头说:“不说这些了,先离开这里,傅林,你来带路我们走。”

傅林站老远,一听寻一这么说,就不耐烦的说:“早该走了,还磨叽了半天,浪费我时间,快点啊!跟上了,别丢了。”

傅林刚说完,人就已经跳上屋顶,向远处而去,身后几人紧跟而上。剩下一地被冻的晕头转向的黑衣蒙面人,还有之前救的那女孩一行人。

“漂亮哥哥!”小姑娘跑着要追上去。

“棠儿,我们该回去了。”一个貌美的女子拉住了要跑的小姑娘。

“可是我还没有谢谢漂亮哥哥的救命之恩呢?”小姑娘仰起头看着女子,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

女子笑着开口道:“棠儿,漂亮哥哥有事情要忙,而且你四哥哥已经帮你谢过他了,我们要回去了。”

“是吗?可是棠儿想亲自跟漂亮哥哥说谢谢,因为漂亮哥哥和棠儿一样哦!”小女孩眼睛在发光,伸手摸着自己的耳朵。

“棠儿,你忘记了,我们出来时答应的事情,时候不早了,再不回去棠儿你的糕点都没了哦?”

“不要不要。”小姑娘忙抱住女子,“棠儿,要回去,棠儿要回去,要吃糕点。”

“好,那我们就快走吧。”女子伸手,小姑娘拉住她的手,小脸都紧张兮兮的。

“棠儿刚刚说什么,那个哥哥什么和你一样啊!”旁边男子开口问小姑娘。

“啊!这个啊,刚才漂亮哥哥把棠儿抱在怀里,棠儿看到漂亮哥哥耳朵上也有一颗红色的痣,四哥哥,你说是不是跟棠儿一样。”

小女孩好开心,“三姐姐,你怎么不走了,棠儿还要回去吃糕点呢?”

小姑娘摇着女子的手催促她。

“棠儿你看到他耳朵上有一颗红色的痣?在哪个耳朵上?”

“啊!”小姑娘望着她的四哥哥,呆住了。

“棠儿四哥哥问你,他耳朵上有一颗和棠儿一样的痣是吗?”男子蹲下身子与小姑娘平视。

小姑娘点头。

“在哪个耳朵上你知道吗?”

小姑娘摇头,男子却把她抱起来。

“他当时是这样抱你的吧?”

小姑娘呆呆的趴在她四哥哥的怀里,有些迷糊。

“棠儿?”男子轻唤。

“嗯嗯,当时漂亮哥哥就是这样抱着棠儿的。”

小女孩伸手,戳了戳男子耳朵上鲜红色的痣。男子不说话了,旁边两个女子,一个男子问不言语。

巨大的宅院坐落在依山傍水的地方,大大的匾额上写着,清然居,字体苍劲有力,不失磅礴大气,大门紧闭。

阮枫走上前,张开双臂,“这个,这么大的宅子,傅林你师父住这种地方,应该是个大财主了。”

傅林走上前直接推开门,身后几个人跟着往里走,诺大的宅子分外冷清,没有一丝烟火的气息,仿佛是一座空宅。

阿寻四处看着,宅子里,种了不少花草,其中还包好一些草药,只是疏于打理,它们大都成熟却无人采摘。

傅林带着几人直奔后院而去,后院院子里晒满了草药,但却规规整整的。

“师父,林子回来了。师父。”

“噗!林子,这名字好奇怪。”阮枫捂着嘴偷笑,傅林转头瞥了他一眼。

“是你回来了,还带了朋友一起来。”从屋里传来的声音,声音不是很大,还有点喘。

“师父,我把人找来了,还有原灵骨。”傅林小跑上前扶住他师父。

他师父,一身藏色衣衫,满头的白发,脸色更是白得透明,没有血色,走路飘忽,他轻轻的推开傅林,看阿寻几人。

“谢谢你们能跟小徒过来,先来休息下吧。”他转过身去,慢慢的走着,领着几个人来到厅堂。

“大家都坐吧,老夫先替小徒和几位致歉。”老人家弯腰,几个人吓得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

“师父。”傅林伸手去扶,却被他师父挡下。

“那个老先生,不用这样,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就说。”

阮枫先伸手把人扶起来,他的手没被挡开,老先生顺身起来。他看着几个人,点着头说:“时候也不早了,先用着饭吧。”

老先生说着转身往外走,“猜到你们差不多这个时候能到,饭菜早就准备好了。”

傅林早就追着出去了,几个人站在厅里,这里人生地不熟,只能乖乖在厅里等着。

菜品都是简简单单的,倒是摆满了一整个大桌子,几个人落座,默默的用饭。

阮枫嘴里鼓鼓的一大口,筷子却还在往碗里划拉菜,那活像好几天没吃饭,“好吃啊!真好吃!”

“这是师父亲自下厨做的,自然好吃。”傅林嫌弃看阮枫话里还带着几分小骄傲。

阮枫顾着吃了,哪里有傅林,不过他还是看向傅林的师父把嘴里的饭咽下去说:“您,您真是厉害!”

老先生听了笑起来,“叫袁老先生就行,这厨艺啊,还是跟临白学的。”

正吃着的阿寻手顿住,“您说的是家师吗?”

“什么?阿寻的师父?”阮枫鼓鼓的腮帮子停下来。

袁老先生笑着点头,然后慢条斯理的说:“我们认识到今天正好二十三年了。”

袁老先生低头看着他身前碗里的饭菜,手里的筷子停在绿色的菜上,没有动。

“居然记得这么清楚。”阮枫嘴里吃着饭嘟囔着。

阿寻看着袁老先生,他怪怪的,因为旁边的傅林已经叫了他两声,他居然都没听见,一直盯着饭碗里的那片菜。师父的朋友,如果他真的要原灵骨,她要怎么办?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铸大道重铸大道弄文取墨|仙侠人绝望的时候可以求神,那神绝望的时候求谁。莫回在人生最绝望的时候却成为了人间最后一个神他该何去何从。是逍遥独立还是重铸人间大道。
  • 道史道史北辰流殇|仙侠山风浩雨,天威莫测。天道宏远至高,以万物为刍狗,诸般威严惩雷火之象,显化于世,众生敬畏,多以御施天道万象者,是为神通广大的……仙人。流殇这里,定穷尽毕生所学,但用神来之笔,写尽鬼怪之书。
  • 游仙策游仙策南宫迟|仙侠青柳叶,黄槐花,旦夕劳碌无闲暇,莫如丢却游仙去,乘鹤登临道士家。请看南宫迟作品《游仙策》
  • 不灭道灵不灭道灵平淡的小雨|仙侠一副不死躯,葬尽万古魂,谱写一个万灵证道的时代。
  • 欲修至圣欲修至圣共同语言|仙侠世间修士皆欲以太上忘情登无上大道,无欲无求方成大道?我欲反之。
  • 轮回劫:江湖梦轮回劫:江湖梦秋诗梦莉|仙侠她生于虚无,她甘愿为他转入轮回。他是上神,他愿意陪她一起转入轮回。百世梨花,黄泉为引,我只是希望能你能够想起前世的记忆...
  • 虚无战法虚无战法随心随性随喜|仙侠人道渺渺,仙道茫茫,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美,悲歌朗太空;唯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 寻道难,成道难,证道难。难,难,难。 破劫难,渡三灾,体人心,问天心。 只为长生!
  • 红娘临时工红娘临时工娱乐纸上|仙侠秦胜意外捡到了红娘的姻缘簿,因为肆意的篡改,他悲催的被红娘勒令成了一名仙界姻缘部门的临时工!被迫的秦胜一开始心里是骂街的,但是在成为临时工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苦逼的临时工是这么吃香……他只想得意的笑:“亲,不好意思,阎王好见,小鬼难缠,youknow!”
  • 一剑雪月一剑雪月求一剑|仙侠流风是名资质普通的少年,却拥有着一颗渴望变强的心,在成长路上机智聪慧,坚毅不屈,终获一剑倾心。然而随着身世的揭晓,深陷情感纠葛,在风花月雪间探寻修真之路。
  • 霜雪不知年霜雪不知年清梳|仙侠许一世羁绊,断永生缘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往事以书寄,千里犹相见,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