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7章 番外2

后来的旅途,苏悦就和尤新阳一群人一起跑了。

她一个人,开一辆灰色牧马人,车上带着完备的户外用品、登山装备,尤新阳看过以后咋舌不已,简直对她刮目相看。

贵州云南十几天玩下来,阿Ken等人要往回跑了,还有觉得累了的人决定坐飞机回去,回去的车重新整合了座位后,尤新阳发现自己的车可以空出来了。他在大理投资了一家客栈和一家酒吧,已经大半年没来过,这时候就想顺道去瞧瞧。

和阿Ken、莎莎等人分别前,尤新阳挺随意地问了声苏悦:“你接下去去哪儿?回去还是进藏?”

苏悦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答:“我要去德钦。”

“德钦?”尤新阳很惊讶,问,“去德钦干什么?去梅里雪山?你一个人?”

“昂。”苏悦瞥他一眼,“怎么了?”

尤新阳摇头:“没怎么。”

苏悦笑笑,就上了车,尤新阳扒在了她的车门上,问:“有纸笔吗?”

“?”苏悦扒拉了一下储物箱,掏了纸笔递给他,尤新阳就着车窗玻璃写下了自己在大理的客栈名称、地址和电话,塞给了苏悦。

“我的店,要是有空,来坐坐,我大概会待到一月下旬才走。”他笑嘻嘻地说。

“坐坐?”苏悦撇撇嘴,少女一般的俏皮神情,“住宿要钱吗?”

尤新阳哈哈笑:“要,但我可以给你打折,管饭,管网。”

“嘁,真小气。”苏悦皱皱鼻子,“那我走啦,尤仔,拜拜。”

她有时也跟着阿Ken叫他尤仔,尤新阳总是说她没大没小,她不管,还是会叫,尤新阳也拿她没办法。

他们就这样别过,尤新阳到了大理,住进了自己的客栈,他雇有信得过的朋友帮他经营管理客栈酒吧,这时候权当来度假。云南的冬天光照充足,气候温暖,没有J市惯有的阴冷雨雪,他每天喝酒逗狗晒太阳,做着潇洒的甩手掌柜。

就在他待得有些腻了的时候,苏悦来到了他的客栈。

那一天,尤新阳心情堵,干脆挽起袖子去厨房做了几个菜,叫上客栈里几个聊得来的住客一起在院子里吃饭喝酒。

菜盘子七七八八摆了一桌后,一个女孩背着大包走进了院子,尤新阳正拎着一坛子白酒出来,看到她就傻眼了。

“苏悦?”他放下酒,有些惊喜地走到苏悦面前,接过了她肩上的背包,她风尘仆仆,神情疲惫,头发都很油腻,脸也被晒黑了一些。

尤新阳问:“从德钦来?”

“昂。”苏悦仰着脖子应了一声,“有饭吃吗?我饿死了。”

她埋头吃了两大碗饭,尤新阳把鸡翅膀夹给她,她也不说谢谢,夹起来就啃,把同桌吃饭的另两个大学生住客给看呆了。尤新阳啧啧感叹:“怎么了呀,这一路上又不是荒山野岭,至于饿成这样吗?”

苏悦好不容易咽下一口饭,腮帮子塞得鼓鼓的,也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本正经地问:“你这儿住宿多少钱?你给我怎么打折?”

尤新阳被她逗笑了,别开头乐了半天,又往她碗里夹了个鸡腿,说:“我和你开玩笑的,老乡,哪能收你钱。”

苏悦乐了,咧开嘴笑起来,又继续吃饭。

一个男大学生兴冲冲地问尤新阳:“尤哥,能给我们也打折不?”

“能啊!你是想打折腿还是打折手啊?Both也没问题啊!”尤新阳冲他们瞪眼睛,“都包你俩饭了你俩还打算白住啊?一会儿洗碗去!”

“哦……”

看着他们灰溜溜的样子,苏悦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饭后,苏悦去房间里洗澡补眠了,尤新阳去自己的酒吧转了一圈,兼职帮人做酒保调酒,回来时已经过了凌晨。

小城此时已经分外宁静,墨黑的天上悬着清晰的星星和月亮,尤新阳踩着青石板路走进客栈后和前台的值班小伙子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回房,穿过院子时,他着实吓了一跳。

一坨白乎乎的影子待在院子角落里,顶上似乎有一个人头,还披着一头黑发。

尤新阳胆子再大,这时候也有些怵,关键是那坨东西明明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却没有一点动静。他不得不走近了两步,才看清那是个裹着白色被子的人。

苏悦终于回过头来,见尤新阳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笑一笑,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向他挥挥:“嗨。”

“嗨毛线啊!”尤新阳怕吵醒其他住客,压低声音吼她,“都几点啦!你不是去睡觉了吗?这是在做法事招魂吗?”

苏悦摇摇头,她洗过了头,一头乌黑的中分长发被微风吹得飘起来,说:“睡了五个多小时,睡不着了。”

“睡不着不能看电视啊,上网也行啊。”尤新阳气急败坏,“有心脏病的万一出来尿尿非被你吓死不可,到时你负责啊!”

苏悦又咯咯咯地笑起来,尤新阳突然发现,她笑的样子很好看,鬼灵精似的,透着一股子坏劲儿。

她笑了一阵子,说:“我想找你的,前台小哥说你不在,去酒吧了,我就在这儿等你。”

“找我?”尤新阳有些摸不着头脑,“找我干吗?”

“找你喝酒。”苏悦说,“我来的时候看到你拿了一坛子酒,后来就没拿出来了,小气鬼,是怕我喝不起吗?”

尤新阳举双手投降:“行行行,算我小气,但是你找我喝酒把被子拿出来干吗?”

苏悦撅起嘴,又裹了裹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白球,有点委屈地说:“晚上好冷的嘛!”

尤新阳:“……”

他拿出了那坛子酒,那是他的珍藏,给苏悦倒了一小杯后,她抿了一口,尤新阳等着看她的反应,苏悦咂巴了下嘴,意犹未尽地说:“好酒!”

尤新阳很满意:“看不出,你个小丫头片子还懂酒。”

苏悦摇头,眼神无辜:“我不懂啊。”

尤新阳都要给她气笑了:“不懂你说什么好酒!”

“拍马屁你都听不出来吗?”苏悦嫌弃地看着他,“果然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喂!”

“哼。”她干脆拉起被子裹到了自己头上,就像个孩子一样。

尤新阳不去理她,几分钟后,她憋不住了,自己把被子扒了下来,喘着气看他,他就着花生米喝着小酒,翘着二郎腿靠在躺椅上,似笑非笑地看她,说:“我刚才在想,你能憋到什么时候,到时候人家120来了我说我大理这儿都能给人整出高反缺氧,估计你就能上新闻了。”

“我会高反?哈!”苏悦哼哼地笑,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去拿盘子里的花生米,拿了一颗后,手一扬丢到半空中,仰着脖子嘴一张,花生米不偏不倚就落到了她嘴里。

尤新阳这人很实在,明明刚刚还在损她,见过她这一手后立刻又佩服了,说:“你行啊,会玩这个。”

“这个又不难。”苏悦兴奋地说,“我还会抛球,就是三个球两手抛,偶尔能抛四个!”

“呵呵,呵呵。”尤新阳笑嘻嘻,“你可真是多才多艺。”

苏悦微微一笑,又把手缩回了被子里,连着下巴也埋了进去。

没有人说话,深更半夜的,小院子里立刻安静下来,客栈的位置远离车行道,此时也听不到汽车的声音,苏悦抬起头看天上星星,看了一会儿后,她突然问尤新阳:“上次,林叔叔生日请吃饭,你和你带来的那个女孩儿,后来怎样了?”

尤新阳拿出一支烟,耍花腔一样地甩了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烟后,说:“你看我出来几天了,都一个月了,很明显,我被甩了啊。”

苏悦歪着脑袋定定地看着他,下巴被被子裹住后,她的脸看起来越发小,院子里只有几盏昏暗的壁灯,她的眼睛在幽暗的光影里隐隐地闪着光。

“你不难过吗?”她问。

尤新阳苦笑:“一开始,说不难过是假的啊。不过出来了这一趟,基本上也OK了。”他冲她挑挑眉,“干吗这么问?”

苏悦笑而不答,又问:“你谈过几次恋爱?”

“啊?”他没思考,回答,“一次。”

“一次?”苏悦显然不信,“怎么可能啊。”

尤新阳很认真:“真的,就一次,我大学里的初恋女友,呐,我开这个客栈还用的她的名儿。”

“来来客栈?”苏悦笑坏了,“尤仔,给我讲讲你和你初恋的事呗。”

尤新阳一愣,居然真的讲了起来,他想到宋来来,那个他花了两年时间才追到手、谈了一年恋爱后却向他提出分手,转而投向他室友李浔怀抱的女孩。

宋来来其实并不是特别漂亮。

文艺汇演后,尤新阳和李浔去后台找她时,终于近距离地看到了她。她还没卸妆,正披着大衣在收拾东西。

“宋来来。”尤新阳叫了她一声,她就回过头来了。

宋来来有一双特别古典的眼睛,后台灯光昏暗,尤新阳都能看到她眼中闪耀的光彩。她的发髻上还插着一支簪子,回头时簪子就叮叮当当地晃了起来。

她疑惑地问:“你是哪位?”

尤新阳大咧咧地走到她面前,笑着说:“我叫尤新阳,和你一个系的。”

后来,李浔总是说尤新阳胆子大,怎么这么光明正大地就去搭讪了呢。搭讪也就算了,他居然还敢问宋来来要手机号码。最令李浔意外的是,据说十分清高孤傲的宋来来,竟然毫不扭捏地就把手机号给了尤新阳。

在系里,大家都说,宋来来出身书香世家,气质优雅,多才多艺,成绩出众,家境优越,因此,寻常的男孩子根本就别想去追求她。

但就是这么一个如水中莲花一般的女子,两年后却被阳光外向的尤新阳追到了手。

彼时的尤新阳在学校里也是大名鼎鼎,他是校篮球队的主力中锋,代表学校出去参加CUBA,和外校的体育特长生同场竞技都毫不逊色。

在大学里,个子高、体育出众的男孩子原本就受欢迎,再加上尤新阳长相英俊、气质硬朗,家境又优良,更加受到女孩们的青睐。

就是这样两个人中龙凤一般的人物,走到一起后真正是羡煞旁人。尤新阳和宋来来谈恋爱后很是满足,他觉得自己很快乐,也觉得自己对宋来来很体贴,所以,当一年后宋来来向他提出分手,说自己爱上了李浔时,尤新阳根本就难以置信,差一点就要动手揍李浔了。

但是他忍住了,到了后来,他放了手。

苏悦听他讲完,笑道:“没想到你居然还很长情。”

“什么意思啊?”尤新阳很不满意,“我看着难道不像个长情的人吗?”

“不像。”苏悦嗤嗤地笑着,又去捞了一颗花生米吃。

“那长情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尤新阳抱着手臂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苏悦骄傲地说:“像我男朋友那样的呀。”

尤新阳瞪大眼:“你有男朋友了?”

“昂!”苏悦的两只手都从被子里伸了出来,给他扳指头,“我和他小学就认识了,六年,同班,没怎么说话。初中三年,同校没同班,更加不说话了。高中三年不同校,没见着。大学却考到了一个学校,四年,再加上我和他读研两年,一共十八年啊。我和他大二的时候才正式在一起,他告诉我,他小学里就喜欢我了。”

尤新阳真的佩服了:“这是真的……够长情啦。那你们现在呢?”

“现在……”苏悦耸耸肩,“我在等他回来结婚啊,我们说好了研究生毕业就结婚的。”

尤新阳漫不经心地问:“他去哪儿了?去国外读博了?”

“没有。”苏悦突然抬起头,视线越过客栈的小楼、围墙望向了远方,她伸手指着那个方向,说,“他在梅里雪山。”

尤新阳拿着酒杯的手一下子就定住了,他看向苏悦,她正收回目光,轻轻叹一口气,说:“他在那里两年了,两年,我们找不到他,他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同类热门
  • 陈年絮语陈年絮语絮洛何|青春“何”风拂面杨柳“絮”语 “陈”年已然“于之”卿卿 何絮与陈于之的青春往事,有友情,有懵懂的爱情,可终归花时有期,多年以后,再回首,是怎样的心情呢? 欢喜冤家能否敌过青梅竹马?命运之轮究竟会如何旋转?慢热的何絮能否拥有自己的真爱?现实是否与爱情为敌?
  • 缘来如此:男神抱一抱缘来如此:男神抱一抱霉胖胖|青春“如果我们两家没有联婚的话,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易雅晨满脸期待,“会!”许逸杰眼神坚定。“那次打架为什么帮我?”“因为你是我未来老婆!”“你曾经的女友是井书琪对吗?”“我的女朋友一直是你!”“许逸杰,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不是!”易雅晨立刻失落,“是一直都爱你!”
  • 你是夏天里加了冰的蜜桃汽水你是夏天里加了冰的蜜桃汽水墨沉倾|青春每个女孩心中都会渴望在校园中进行一次甜甜的恋爱,哪怕是不被父母和老师认同的,但不论发生什么,终有一个人和你一起,面对所有困难。慕亦颜和陆羿行的故事,在校园中展开:你是夏天里加了冰的蜜桃汽水。
  • 放学霸在心上撒个娇放学霸在心上撒个娇一叶无阳|青春“扇扇,扇扇……” 八中人都知道薄大佬有个女朋友,整天整日里娇宠着,送吃送喝还代写作业,就差代考了,生怕她累着。 “薄暮,别亲了,我还要去打架呢。” 女校人都知道她们的女学霸有个男朋友,是隔壁八中的大佬,大佬每天把她宠成小公主。 “我还记得云姐有一次刚打完架就去跟大佬约会时,云姐的手受伤了,被大佬发现了,立马找人把跟云姐干架的人打进了医院。当时云姐那只受伤的手,只有指甲那么细呢。”
  • 我们就这样我们就这样叶冰伦|青春90后的宣言:你有你的“小时代”,我说——我们就这样!四个性格迥异的女孩子,苏娇娇,看起来特别像男生,从外表你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是男是女;安然,非常依赖沈嘉。沈嘉家里很有钱,性格用杜若妍的话来形容就是“慈禧太后”,和安然很要好,而且成绩也很好。杜若妍,嘴巴有一些些坏。她们四个之前是非常非常要好的,但后来……就不像以前那样了。沈嘉的家里破产了,生活过得异常艰难;苏娇娇转学了,而杜若妍更是抛弃了以前这个圈子变得不认识她们而进入了新的圈子……
  • 99封情书说爱你99封情书说爱你离沐笙|青春自从三岁的余锦瑟遇见大她两岁的顾思华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从此跟在他身后各种殷勤讨好。每隔一段时间便送上一份情书,直到第99封被顾思华连人带信打包回家,余锦瑟彻底蒙了。看着欺压上来的男子,露出惊慌,“顾哥哥,你这是干什么?”顾思华撕碎平日的矜贵,邪邪一笑,“如你所愿啊,看不出来吗?”(这是一本带甜味的小清新!)
  • 萌妻来袭:学霸,别傲娇萌妻来袭:学霸,别傲娇二邪|青春秦小喵第一次遇见覃朗的时候,正被老师揪到外面罚站,而覃朗从其他学校刚刚准备转到她们班,跟在教导主任后面,目不斜视的从她面前经过。就在秦朗经过她的那一瞬间,秦小喵清清楚楚的看见,那个家伙,微微上扬的嘴角,无礼而傲慢,赤果果的不屑,傻子都能看的出来,他是在嘲笑她,更何况秦小喵这种极其敏感的生物!于是,在覃朗还没踏进他刚转来的班级的门口,秦小喵便将覃朗结结实实的堵在了外面,趾高气扬的问道,“喂,这里我是老大,没经过我的允许,谁让你进的?”覃朗闻言,懒洋洋的抬眸,说出的话也没多少耐心,“你老子允许的,可以吗?”秦小喵瞬间无言以对,以至于在接下来的时光里,她的身和心都败在了这个叫覃朗的男人的手下。本文一对一,身心干净,甜宠无虐,放心入坑!喜欢的朋友多多收藏,期待你的加入!
  • 高校星恋之重逢高校星恋之重逢秋词喜欢你|青春这是一个初中的时种下的喜欢,毕业后,各上了不同的高中,一个南一个北,遇不到的,艺一一想,这辈子是不可能了而且他也不喜欢我,偶然在上课的某一天,老师宣布,有天才转校生来本班。原来是他?他怎么来了,苏云都要开心死了,管他喜欢不喜欢自己,先做他的小尾巴吧。
  • 傲娇学长你站住傲娇学长你站住木易柒七|青春重生之后季清的想法就是: 救陆琛! 跟陆琛谈恋爱!! 跟陆琛结婚然后一直在一起!!!
  • 比你厉害比你厉害长曦.|青春丘簌:我比你厉害 漓苼:比我厉害就带我回家吧 丘簌竟是理科尖子生,而漓苼是文科高材生? 文理相撞,谁更能略胜一筹。 背后的故事谁又知道 偷抹的眼泪谁又瞧见 是人。都有不想被戳穿的痛 从现在开始。可以告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