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酷游app入口

第3113章 唯一血脉

奚瑶推开宫司律跑出花圃,铺天盖地的压力和心痛席卷而来,她只想离开这里,想要到一个可以自由呼吸的地方!
  身后,是宫司律的脚步声,似乎只是跟着,并不上前来阻止。奚瑶跑回卧室,匆忙的推开小花园的门,大口大口的喘息。
  身后,宫司律的声音透露出无奈,伤怀。
  他低低的叫了一声“瑶瑶”,那声音像是一曲哀婉的颂歌,唱着他们不为她知的过去。
  又是肝胆俱裂般的痛,他口中说出的“瑶瑶”像是梦里的呼唤一般,低沉,悲凉,像是所有的呼唤声一样,让她心惊。
  宫司律上前,在奚瑶的身后抱住了她,想要安抚她激动不安的情绪,他的眼中亦是矛盾,然后,只听见男人温柔淳和的声音,像是夏日里的一出庇荫。
  “你十五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你,第一次听你说喜欢保加利亚的玫瑰,第一次听你说想要建造内湖,于是,便有了这蓝湖景湾。”
  奚瑶身体一颤,他,在告诉她过往的一切吗?
  男人的声音轻缓,似乎是在回忆着美丽的往事,悠长而缠绵,连嘴角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两人就这样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往事像是炊烟一般从宫司律的口中袅袅飘出,卷起了层层烟雾,像是海市蜃楼一般,看着就在不远处,实际上却隔了远山重重,那些尘封的,带着冰凉的触感和牵动神经的记忆被宫司律娓娓道来。
  而奚瑶,沉浸在宫司律的声音里,时而惊喜,时而悲痛,时而压抑,种种情绪涌上心头,时不时传来一阵叹息。并没有宫司律想象中的无法接受,因为忘记了,所以更加平静,似乎是在听一个以自己为主角的故事,然而她却不记得做主角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别人都与在讨论安徒生童话,而童话的主角却不知所以,最后只能换来简单的叹息,用来说明原来这就是自己的过去,原来这就是自己的结局。
  太阳高高的升起,奚瑶却没有觉得热,只觉得宫司律在她的身后给了她无限的依靠和温暖,她贪恋的怀抱曾经也是那样的坚硬,他们,都是刺猬,为了一个怀抱而小心翼翼的拔掉身上所有的尖锐,疼痛分明血流不止却仍旧相依相偎,直到长出了新的尖锐,便开始了又一轮的的血肉模糊。
  他就那样一直说着,有的时候更像是喃喃自语,从太阳高至头顶一直说到月亮静悄悄的升起,说出了世间的沧海桑田,说出了人间的离合悲欢,说出了人性的自私与坚持,说出了生命的脆弱和后悔不跌,说出了命运的一不小心和嘲讽捉弄……
  奚瑶静静的听着,听着那个曾经在树下偷吻的漂亮少年如何被自己的父亲逼入绝境。
  听着那些阴谋阳谋如何加在自己的身上却造就了他更加深沉的****。
  听着那些不堪的往事和带着鲜艳色彩的追逐。
  听着她曾经的偏执和置他于死地的彻骨恨意。
  听着她的家人如何相亲相爱却又最终阴阳两隔。
  听着那个悲凉的妹妹一声只求一个家人的心愿在死后得到。
  听着她爱了多年的男人将她抛弃最终连孩子也失去。
  听着那个让她恨不得坠入地狱的男人在地狱的边缘对她伸出手,淡淡的开口说出那句回家。
  听着婚礼上他赤诚的誓言转眼间就变成了永别离。
  听着金魂里他高贵的身份和为了她所作出的牺牲。
  听着那个梦里出现的短发女人高傲又矛盾的放他离开。
  听着那夜他焦急的奔回自己身边的脚步铮铮,却终究晚了一步。
  听着手术室门口的一声悲鸣换来她奇迹般的一条命。
  听着……
  “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奚瑶说不出她此刻的感觉,从未想过她的过去竟是这般轰轰烈烈,爱恨纠葛,辗转颠簸。她似乎是在听另外一个女人的故事,却又庆幸自己成为了这诸多事件的中心。
  奚瑶转过身,静静的靠在宫司律的怀里,如此的心安,这一刻,是经历生离死别,命运捉弄,阴谋算计后最后的幸免,最后的感激。
  感激经历了这些后还能彼此相依相偎。
  感谢他最终还是赶回了自己的身边。
  感谢他不离不弃,拼命守护。
  奚瑶泪盈于睫,只觉得命运是这样的静好,好到让她觉得一开口便毁了此刻的美好与静谧,那是一种两心想通的心有灵犀,因为明白彼此的想法,因为同样的心境,所以谁也不愿意破坏。
  奚瑶和宫司律不愿破坏此刻的美好,可是有人想破坏。
  宫司律阴沉着脸看着电话,他接起。
  “老大!大小姐趁我们不注意探到联合四组的码头,人已经不见了!”
  宫司律的目光骤然收缩!念戚不见了!
  “仔细说!”男人低沉着声音。
  “大小姐说要端了联合四组的窝!一个人跑到码头,像是要对货动手脚,我们的人已经暗中找过了,大小姐不在码头!”
  宫司律拧眉,念戚!真是会给他找事!
  “老大!”
  “我现在就过去,你们小心行事,大小姐不会轻易被抓,她一向有分寸。”
  宫司律挂上电话,看着奚瑶。
  奚瑶却对他浅浅一笑:“找到她后将她带回来,我想当面谢谢她!”
  宫司律上前,在奚瑶的额前留下一吻:“我会的!”
  今夜无月,宫司律带着磊子暗中潜入码头,码头上是紧密相连的仓库和一排排的集装箱,宫司律知道,这其中必然有联合四组的货,而念戚,她既然说过是来让联合四组吃瘪就说明她一定能成功找到联合四组的货物,那么,一定是有标记的,念戚一向聪明,身手利落,他倒是不担心念戚会出什么意外,只是磊子说找了很久没找到,宫司律怀疑念戚说不定是碰上了什么可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