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林 宝运莱电子

第4817章 援兵至

小米起初脸色爆红,瞪他,在桌底下踹他,他都笑着美其名为给她夹菜,其实最后又落入他嘴里了,她就说这人好无赖!
  “哼!你这是嫌我炒的菜不好吃了?”小米冷哼。
  黄泉笑着夹起她炒的青菜吃了,好话不要钱地从他嘴里蹦出,说得小米都不好意思了,气得不再理他,但是偶尔夹菜的时候会先夹给他,免得他又来抢她嘴边的吃,好在少爷和少奶奶当睁眼瞎,默认她的行为。
  一顿饭下来,黄泉对夏以宁的认识又有了新高度,可不就是传说中的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拿得起枪,耍得起拳吗?
  吃得肚子滚圆,黄泉很主动地去帮小米洗碗了。
  夏以宁从阳台浇花进来,看到坐在沙发里的男人手里正对着皮夹出神,她忽然想起昨天交代小米做的事,起身从电脑桌那拿来一沓打印出来的房源,坐在冷斯乔旁边,“你也帮我参考参考。”
  冷斯乔合起皮夹放在一边,接过来看了眼,施施然地道,“房子我已经帮你看好了,明天就搬。”
  怪不得他对她上心,一旦她心里确定了他,就不再扭捏矫情,自然而然地靠近他,对她这样的改变,他满意得不得了。
  夏以宁挑眉看他,“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冷斯乔的手搂上她的肩膀,手指卷着她的发丝玩,目光微微眯起,危险地看着她,“同居,嗯?”
  这是要吃陈年老醋?
  夏以宁看着他,轻笑,“偶尔无家可归的时候被收留,冷大律师,不知道这可不可以判断为同居?”
  她眼里难得的俏皮让冷斯乔心尖一荡,一把将她勾搂过来,贴着她的额头,轻声威胁,“你在调戏自己的老公吗?”
  夏以宁点头,“犯法吗?”
  冷斯乔心情大好,看到她清澈灵动的眼眸,看到她带笑的唇角,不禁喉咙滚动,头压得更低,一点点逼近那张樱红小嘴,呵气般地说,“不犯法,欢迎随时调戏。”
  夏以宁还没忘记厨房里的两个人,扭头推开他,拿起图纸一本正经地挑选,好像刚才调侃自己老公的人不是她一样。
  冷斯乔无奈地笑了笑,牵来她的手,轻轻褪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看着那戒指刺青,“你知道他当初为什么把这戒指纹在你无名指上吗?”
  夏以宁心里一窒,目光徐徐落在无名指上,自从慕奕天出现后她就没再看过这刺青了,现在再看,只觉得好讽刺。
  刺青是在她高中毕业的那天他给她刺的,美其名为毕业礼物,戒指也可以是某种信物,但是刺在无名指上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的深意了,她当时想问,最后没问,毕竟,他怎么可能会对还没满十八的她是那种想法。
  她只以为像市面上的那些纹身一样洗得掉的,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担心这刺青会暴露身份,想去洗掉,结果洗不掉,所以她每次执行任务都戴上皮手套。
  火狼死后,靖哥找上她,问她要不要接替火狼时,她看着这戒指刺青,刚好刺着一头狼,本能地就以为这是火狼当初给她刺下这刺青的目的了,她还真没往男女感情那一方面去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