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小说 鼎彩网app

第6149章 守护水色记忆 (1)

姜五玉告了安,随着丫鬟们去往自己所要居住的东厢。
   翠柳早就站在门口迎着姜五玉一行人。姜五玉走进屋里略略一看,此处东厢打通为三间格局,最左的那间房屋用来做书房,中间的正厅是平时吃饭和待客的地方,右间自然就是卧房了。
   姜五玉让翠柳招呼游枝休息一下,游枝推说不敢,只跟着姜五玉在屋内转悠,待姜五玉说累了准备歇息,才笑着告退。
   “玉儿的屋子布置的如何?”侯夫人杨氏淡淡的问向游枝。
   游枝答道:“回夫人,小姐的屋子倒是得住,收拾的倒是整洁大方”随即她略略一顿继续说道,“看着同夫人这边的屋子有七分相似。”
   杨氏望着烛台,面色依然恬淡。
   游枝上前,取了檀香木的小锤给杨氏轻轻敲打按摩起来。
   这翠柳倒是个聪明的,没仗着自己是老封君那边过来的,把小姐的屋子搞成和慕柏堂那边似的。芳枝听着游枝和侯夫人的应答,心里默默想到。
   玩了一天,姜五玉便有些困倦,丫鬟们伺候着她洗漱了,就匆匆爬上床准备睡个好觉。
   人就是这样,累的都眼皮打架了,可就是难以进入梦乡。
   今晚是翠柳在姜五玉的屋子里值夜,听着姜五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她下了榻,轻手轻脚走到姜五玉床边低声问道:“小姐,可是要在下沏碗牛乳来,喝了好眠呢。”
   姜五玉闷闷的坐了起来,看来是很多疑团埋在心里,烦的自己睡不着觉。她于是把幔帐拉开一角,对着翠柳说道,“我就是夜里有些睡不着,你陪陪我说说话就好了。”说完,对着翠柳拍了拍床沿,示意她坐自己旁边。
   翠柳含笑道,“小姐今日许是午睡时间长了点,才难以安眠的,那在下陪小姐说说话,解解闷。”说着把幔帐左右勾起,细心的给半躺半坐的姜五玉后背垫了个软枕,拿了毯子裹了姜五玉的上半身,又掖了掖覆着姜五玉的被角。待确认姜五玉绝对不会受凉后,才搬了绣墩,披了衣服坐在姜五玉的床边。
   姜五玉心下感慨,这都才十四五的小姑娘,自己那会正忙着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发明”,正野的翻天,这翠柳现下就已经四平八稳,举止有度。
   翠柳也不说话,只温柔的看着姜五玉。
   姜五玉抿了抿嘴唇,“翠柳姐姐,我想知道,我屋里的人都去哪了?”
   翠柳心中一叹,小姐忍了这么多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她轻声问姜五玉:“小姐是不是想楠楠和丹丹了?”
   姜五玉心中一愣,这俩谁啊,听着名不像屋里的丫鬟啊,又想到,整个侯府,目前就自己一个小孩子,难道这个楠楠和丹丹是特意挑来陪她玩的小丫鬟?
   姜五玉猜的倒是八九不离十,现在这个世界里的大户人家,主家身边都都会放几个年龄差不多大小的孩子,虽然不到年纪正式投书,但是实际上就是主家的仆人。
   翠柳见姜五玉低头不语,便柔声劝慰道:“小姐这次病了,于情于理都是身边的人照管不力,愧对了夫人侯爷的信任,楠楠和丹丹年纪尚小,只是受了几句责备,并未有什么不妥。”
   姜五玉神色渐缓,问道:“那我能去看看她们么?”
   翠柳轻轻拍着姜五玉说道:“小姐,你若有什么想法尽可跟夫人侯爷说,若有什么不明白的还可以去请教老封君。”
   姜五玉听着有点泄气,她可不想去找那个神棍老爹,老妈看起来又是惹不起的样子,至于老封君,得好好想想怎么开口。
   看来从翠柳这也打听不了什么,要不明天问问黄鹂,看看能不能偷偷溜去看看这个楠楠和丹丹。
   这几天的观察下来,侯夫人就是典型的大家闺秀,身边的丫鬟们都训练得宜,老封君看着也颇为不简单,那个神棍,再不济也是个侯爷,自己这具身体怎么样也是个堂堂侯门大小姐,怎么会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挂了?谁有这么大本事。
   而且看样子,之前照顾自己饮食起居的是侯夫人这边的人,出了事以后,人全部都换成老封君这派的。
   侯夫人看样子很不喜欢老封君那边的礼仪规矩,但是却知道也不阻止老封君一直悉心教导自己。老封君那边更是毫不掩饰的不把宁福居放在心上。不过也不怎么干涉姜五玉的行为举止,她爱行旧礼就行旧礼,爱行新礼就行新礼。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姜五玉渐渐进入梦乡。
   翠柳看着姜五玉沉沉睡去,蹑手蹑脚给姜五玉放平枕头,盖好被子。
   一股芬芳清爽的果香缓缓萦绕在姜五玉鼻尖,她不禁慢慢睁开双眼。
   原来是天亮了,她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拉开幔帐,卧房的角落里放着一筐新鲜的水果,看着是替代熏香放在屋里用的。
   翠柳等人看着姜五玉醒来,赶紧伺候她穿衣洗漱,待她收拾整齐了,开始为她梳头装扮。
   姜五玉看着自己首饰匣子里的饰品赞叹不已。估计是她现在太小,匣子里还没有细长的簪子等沉重的物件,都是一颗颗玉雕的小花簪,或是金银纽丝的短簪,手工精细繁杂。
   她拿起一个约一元硬币大小的凤凰牡丹纹金的镂空样式簪子细细琢磨起来。这样子是一只凤凰从层层叠叠的牡丹花朵中迤逦而出,花叶花瓣纤毫毕现,姜五玉看着颇为心动,于是唤黄鹂拿张纸进来。阳光透过花簪在纸上留下铅画般的光影,姜五玉很是感叹,这工艺真美。几个丫鬟看着姜五玉的样子,面面相觑,都感觉她有些莫名其妙。
   待姜五玉收拾整齐,黄鹂等人随着她去了正房向杨氏请安。
   侯夫人杨氏早已坐在正厅上,看见姜五玉来了,脸上扬起一抹微笑。
   待姜五玉问了安,杨氏吩咐着摆饭,倒也同往日一般并无不同。
   姜五玉按部就班准备告安,这次侯夫人却说道:“你今日先缓一缓”。便不再言语。
   游枝看了她疑惑的样子笑着解释道:“学院今日休假,岩哥儿昨晚就回府了,现在正拜见侯爷呢,怕是一会就要来拜见夫人了,小姐也要问候下岩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