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摆脱豪华版冰球突破游戏下载

第6212章 血丝

姜五玉站在老爹身后向着祖宗牌位望去,不多,就零零落落几个,看来是从自己爷爷的爷爷那辈开此供奉的。
   视线一路下移到了供桌上,照例是三牲、鲜花、时令瓜果等物,不过最边上好像放了几本书籍。姜五玉想起来了,老妈前一阵子说同意姜采岩把抄好的《孝经》拿出来供奉。
   心无旁骛的跟着老爹老妈姑祖母祭祀完了祖宗,姜五玉觉得自己的腰今天都快弯折了。
   忙乎完这一套,老爹和姑祖母又转身回了宁福居。老妈带着自己又去了厨房。
   腊八粥早就煮上了,杨氏带着姜五玉到了厨房,净手后,拿起熬粥的大勺搅了搅锅,象征性的当做了亲自熬粥。
   原来在大景腊八这一天为了表示主家的恩义,女主人要亲自熬粥给投身的客籍人家,以示恩赏,表明主家铭记各人的功劳。
   做完这些,杨氏吩咐厨房把粥盛好分发到各个院子里去,才领着姜五玉回了宁福居。
   姜鼎檀匆匆喝光一碗腊八粥后,擦了擦嘴道:“宫里那边还要忙一天,我得先过去了”。
   姜老封君点点头道:“你快过去吧,今天还好放晴了,也能少受些罪”。
   姜五玉笑笑看着老爹,钦天监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有点存在感,神棍爹想偷懒都不能。
   就这样过了几日,整个侯府除了姜五玉每个人忙碌不已,又没人陪着说话,到让她闷了几天。
   不知不觉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这时候大景的书院都放了假,姜采岩和陆茂生都安歇在侯府里,除了放假当日跟杨氏请了安,平日里都各自安分的呆在自己院子里。
   姜采岩一如往常,不见丝毫不忿之色,到引起了姜五玉的注意,于是觑了个空问了棠篱为何他不曾参与祭祀。
   棠篱微微一笑,答道:“决意分出去过的庶子无需参与家中祭祀”。
   姜五玉明了,反正出了门自立门户后,自己就是这一派的祖宗了,至于家族祭祀,恐怕不是他们需不需要参与,而是家族给不给他们参与吧。
   小年过的平平淡淡,除了菜式丰富了些,点了串小鞭炮,便无其他。
   在这个没有电子娱乐的时代,姜五玉不由得期盼起过年了。
   日子过的不紧不慢,终于在漫天响炮声中迎来了过年。
   大年三十一大早,就有不少人家点起了鞭炮,姜五玉一改往日赖床的模样,早早爬了起来,打算匆匆洗漱完就往正厅里去。谁知,今天丫鬟们却不在这么顺着她了。
   黄鹂不紧不慢的伺候姜五玉刷牙洗脸道:“小姐可别急,今天夫人要亲自过来给小姐梳洗打扮呢”。
   等姜五玉收拾妥当,杨氏笑盈盈的进了暖阁,身后的游枝还捧了一个尺长的镂花匣子。
   姜五玉见了老妈立刻撒娇道:“娘,你今天真好看”。
   杨氏点了点姜五玉的额头道:“小滑头,今天娘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姜五玉晃了晃脑袋骄傲道:“我本来就很美”。
   一屋子人被逗的嬉笑成一团,过节嘛,有氛围才最好,姜五玉得意的想着,不知道过了今晚能收多少荷包。
   杨氏坐在姜五玉对面,示意游枝打开匣子,姜五玉低头看去,好家伙,原来是个豪华版化妆箱。里面瓶瓶罐罐看花了眼,小匣子一层层拉开净是些口脂、香膏还有她不认得的玩意。
   杨氏先点了乳膏在手心温热,然后一点点给姜五玉涂抹。小孩子的肌肤本就吹弹可破,上了香膏后更细腻华软了,杨氏都忍不住顺手掐了掐姜五玉肉嘟嘟的脸颊。
   接着杨氏又上了腮红和口脂在姜五玉的脸上和小嘴巴上。
   姜五玉告诉自己天然物污染,都是有机物。
   最后杨氏提起一直细细的竹管小毛笔,沾了沾胭脂在姜五玉的额头正中画了一朵小梅花。
   做完这一切,杨氏满意的点了点头,满屋子的丫鬟不住的发出“真好看”、“喜气极了”之类的马屁声。
   配着杨氏挑好的衣服首饰,打扮完的姜五玉站在镜子前,傻傻笑了笑,这一身红衣金锁黄玉相间配起来,活脱脱就是个送财童女嘛。感情过年了她就要cosplay成吉祥物。算了,看在大家都喜笑颜开份上,自己安心做个侯府第一大吉祥物吧。
   一大早神棍爹匆匆过来露了个面,神棍爹颇不平的表达了皇上不一视同仁,别的官员都放年假了,他还要进宫布置一些祈福事宜,要等到亥时才能归家。
   姜五玉还沉浸在过节要到来的欢快气氛,开口安慰道:“爹,我们等你回来才会吃大餐,你放心吧”。
   姜鼎檀嗖的给了她一记脑瓜崩,“就记得吃”。
   杨氏急忙护住姜五玉,细细看着姜五玉的额头道:“还好没弹到这朵梅花”。姜五玉一时气结,老妈你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
   不一会姜采岩、祈安、陆茂生都穿着新衣到了宁福居请安,今天是重要节日,杨氏自然不能同往日一样让他们请安后就离去,又叫人请了老封君一同来乐一乐。
   丫鬟们奉上干果、果盘等零食,一帮人坐在一起亲亲热热聊了起来。
   老封君看着四个孩童对杨氏道:“这些年辛苦你了,南边过年时兴请戏班子到家中唱戏,到了京中这么些年,你一直操持侯府大小事,过了年也不得歇,放松放松”。
   杨氏轻轻笑了笑,“回老封君,我本来也不爱听这些,只是家里人口又少,怕孩子们冷清了”。
   老封君笑道:“等过几日,让鼎檀跟你们几个好好出去逛上几日,你也松泛一下,我在家里应付就行”。
   杨氏惊讶道:“姑妈,那怎么可以,不如咱们一道出门就好”。
   姜老封君道:“有我在,你们小辈也怪拘束的”。
   这般来回再三劝慰,杨氏才红着脸应了。
   姜五玉没在乎她们二人说什么,只听着祈安胡说八道。祈安正瞎掰的起了劲:“那个叫夕的怪物有三个脑袋,每个都这么大”说着他伸出胳膊比了一下。
   明明挺有寓意的“除夕”来历,应被他扯出几分搞笑,姜五玉听着他夸张的版本嗤嗤直笑,偏陆茂生就像那个捧哏的不时发出些“哦,是吗,竟然如此”,之类的话语,让姜五玉对他们狼狈二人组的表演笑没了眼。
   姜采岩不时看看杨氏又看看老封君,杨氏看着他的神情开口道:“岩哥儿可是热了,还是今日起的太早,要不要回去歇一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