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励志 华体会体育在线

第8113章 玻璃墙壁

“嘎吱,嘎吱——”的车轮声响回荡在静寂的秀州城中。经过白天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城中的土灰路已经泥泞不堪。楠木车轮碾过一个个小泥坑,溅起一颗颗小泥点。
   马车缓缓前行,最后停在一扇朱红大门的门口。只见那门口一对威风凛凛的石狮子,在夜色中栩栩如生,如同暗夜的守卫。门匾上大大的僖王府三个字,闪着金光。
   那马车挺稳之后,赶车的人恭敬地敲了三下车门,低声道了一句:“小姐,僖王府到了。”
   车门徐徐打开,一双纤纤玉手从车内伸出,缓缓掀开车帘,一名头戴黑色斗笠的的女子从马车上下来。
   那女子一身大红鸟纹罗裙,绮丽冶艳,周身散发着一股高贵的气质。头上的黑色斗笠蒙了一层黑纱,将她的容颜全都遮住,叫人无法窥视。
   赶马车的人跟在她后面徐徐登上阶梯,那女子尊贵地站在门前,看着赶车的人“砰砰”地敲了门。
   “谁啊!大晚上的,找死呢!”看门的听见急促的敲门身,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套着衣服,一边向外走来。
   “吱呀——”一声,大门徐徐洞开,那看门的一脸不耐,望着一身红衣的女子,口气不善道:“你找谁啊?”
   赶车人见看门的口气如此不善,当即上了脸色,推了他一把,狠道:“瞎了你的狗眼!还不去通知你们王爷,郭家的婉柔小姐到了!”
   那看门的一听是郭婉柔,当即瞌睡全都不翼而飞,整个人期期艾艾的:“原来是郭小姐,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请稍等,这就为您传报。”
   郭婉柔曾经来过僖王府几次,算是僖王府的贵客,但凡长点记性的人都不会把她忘记,就怕一个不查得罪了人,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别声张,告诉王爷我是偷偷过来的。”郭婉柔冷声警告。
   那看门人点头连连。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去了不过半响,再次返还时,手中提了一个精致的灯笼。
   他手脚麻利地将大门打开:“王爷在书房等着,郭小姐请随奴才这边走。”
   郭婉柔二话没说,跟在那看门人身后进了僖王府。
   在经过西厢房时,她发现哪里似乎亮起了烛火,一般西厢房是给客人住的地方,既然有亮光,便表示是有客人,于是,她随口问了一句:“哪里住的是谁?”
   看门人顺着郭婉柔手指的方向一看,当即心下了然,快人快语道:“是冷家的小姐。王爷已经安排她在那里住了十多日了。”
   一听说是冷嫦曦,郭婉柔眼下便闪过一丝狠戾,她无声地冷冷一笑,转头不再望向西厢房。
   “王爷,郭小姐到了。”看门人的声音毕恭毕敬地在门外想起。
   “进来。”僖王埋头作画,头也没抬地低声说了一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口,郭婉柔见到的就是僖王闲情逸致的作画情景,她微微一哂,道:“王爷好兴致啊,大晚上的吟诗作画。”
   “比不上婉柔兴致高啊!据说,婉柔现在应该是在宫中才对。”僖王这块老姜说话的艺术性丝毫不亚于郭婉柔。
   郭婉柔取下头上的斗篷,淡声道:“若不是找王爷商量点事,婉柔也不会有如此高的兴致啊。”
   僖王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光,他挥了挥手,示意下人退出,顺便关好门。接着随便将笔往砚台上一搁,徐徐开口:“婉柔这么着急,深夜造访,令老夫一点准备也没有,不知道所谓何事?”
   郭婉柔见僖王开了口,便也开门见山地问道:“冷嫦曦是不是在僖王府?”
   僖王眯着眼,望向她,良久才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婉柔找冷嫦曦有事?”
   “婉柔就坦白跟王爷说了吧,冷嫦曦是皇上看上准备献给完颜合刺的眼线,前段时间被她逃走了,所以,若是冷嫦曦在王爷这,还希望王爷能将她交给我。我要带她回京。”郭婉柔这话摆明了向僖王要人,而且要得是理直气壮的。
   僖王这块老姜可是在黑暗的地里埋了许多年的,吃过的土比郭婉柔见过的黑还要多。冷嫦曦被追捕的原因甚少有人知道,他也是通过史浩带来的赵瑗的亲笔信才明白高宗动了这个心思的。既然如此,她一介郭家女儿,如何又会得知此事,因此,僖王当即联想到了某种可能性,他刺探性地问了一句:“虽然婉柔是在宫中,但圣意难测,婉柔如何知道皇上要把冷嫦曦送给完颜合刺的?”
   郭婉柔闻言,顿时面色一僵,确实是自己太过得意忘形,说漏了嘴。本来这事她就想要独善其身的,因为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正常,毕竟她还未进赵家的门,若是让僖王觉得自己是个小肚鸡肠的人,没有容人之量,那她岂不是要失去一个有力的靠山。
   “宫中口杂,婉柔也是听说的。”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解释。
   郭婉柔有些心虚地低了头,令僖王更加的怀疑,于是淡然开口:“既然只是听说,那就不要拿来大做文章。冷嫦曦确实在本王府中。不过那也是因为无意得罪了秦桧之后,才逃亡至此。本王伸出援手,也是因为瑗儿的拜托。所以,婉柔的要求看来本王是无法满足了。”
   僖王不是傻子,赵瑗喜欢冷嫦曦,他自然明白。原本扣着冷嫦曦威胁赵瑗,他就已经能想象那孩子会气成什么样,若是此刻再将冷嫦曦交给郭婉柔,只怕到时自己那个浑小子会做出什么事来。不若,他做个顺水人情,帮冷嫦曦一把。反正男人三妻四妾也是正常,虽然他并不中意冷嫦曦坐上赵家的主母位子,但还不至于小气到连个侧室也不肯给。再说,冷嫦曦只有掌握在他手中,他才能更加容易地掌握住赵瑗。所以,冷嫦曦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给郭婉柔的。
   “王爷当真不给?”郭婉柔闻言,眼底一抹阴狠闪过。
   “恕本王难以从命。”僖王说得风轻云淡。
   “王爷可要好好考虑啊,若是给了,说不定皇上一个高兴,对瑗公子另眼相待。若是不给,违逆了皇上的意思,只怕到时瑗公子在宫中也不好做人啊。婉柔是替王爷着想,也是替瑗公子着想,这才匆忙从京城赶来。”
   郭婉柔这变相的威胁僖王自然是听明白了,他冷笑一声:“婉柔不是听说的吗?如何这么肯定?或许这个事跟婉柔有点关系?”
   郭婉柔顿时冷了脸,但在僖王面前却又不好发作,毕竟他也算是自己未来的公公,于是只能扯出一抹僵笑:“怎么会呢,王爷您多虑了。既然王爷不肯那就算了,婉柔今日前来也不过是好心提醒,王爷不受,婉柔也只能先行告退了。”
   说罢,郭婉柔将斗篷戴上,优雅转身,正欲出门,身后传来僖王的低声警告:“婉柔,若是想做我赵家的儿媳妇,要有点容人之量。冷嫦曦不会威胁到你的地位的,这点保证本王还是能给。”
   郭婉柔脚步一顿,什么也没说,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