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mrcat登录

第534章 喵喵隐步

凌晨宜乌市公园占道夜宵档,一辆轿车停靠在公园对面车道边,车厢内一名黑色风衣男子戴着反光墨镜,目光直视公园占道经营夜宵档两男一女三个食客,拿起手机拨打一个号码。
   “三只老鼠出洞,怎么玩?梦魇!”
   “心魔,你小时候读书老师没教你吗?坏人交给警察叔叔处理,有困难找警察不是吗?”
   “有道理!”
   心魔墨镜下露出坏坏的笑容,挂断手机戴上遮阳板挂着的鸭舌帽,戴上无指纹手套拿出一把手枪放在腰间,同时拿起副驾驶两颗手榴弹,推开车门故意压低鸭舌帽,直朝公园享用夜宵的两男一女走过去。
   心魔大半夜穿成这样见不得光的样子,引起公园五十米远治安执勤岗巡警注意,拿起警用通讯器:“报告队长,发现个奇怪的人…咦?怎么失灵了?”
   通讯器传来无人回应的沙沙声,巡警一脸怪哉地挠着警帽,想不明白怎么通讯器忽然失灵了?心魔讥笑一声,大步走向贪吃的两男一女。
   周扒皮油乎乎的嘴舔着嘴唇烧烤汁,铁牛伸手要抓最后一块烤鸡腿的时候,周扒皮出手挡住厚颜无耻说道:“老牛,手下留情,这是最后一个烤鸡腿了,你那么能吃,迟早把钱吃光!”
   铁牛瞪大眼极其不服说道:“凭什么?我出的钱!”
   周扒皮怪叫一声说道:“哟呵?算账了?那好,我们算算老账,早中餐我出的钱,晚饭钱大小姐出的,夜宵你出的,谁更亏?”
   铁牛挠着头掐指算了又算,看似周扒皮亏本又不像,周扒皮早餐够省的,每人四个包子外加一杯豆浆,中餐还是十块钱一份,比起钱羽馨晚饭一顿消去一百多小巫见大巫,光是这宵夜烧烤都六七十块左右。
   钱羽馨及其不客气地说道:“女士优先,烤鸡腿我的!”
   钱羽馨一开口,周扒皮顿时泄气说道:“好吧,现在争不了,钱大姐,我们是不是太嚣张了?当着巡警眼皮底下大吃大喝。”
   钱羽馨泛起白眼不屑一顾说道:“怕什么?这叫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人越多的地方越难发现我们,不信你看看,愣头青傻帽警察!”
   “有道理!”
   钱羽馨拿烤鸡腿指巡警的时候,周扒皮顺着目光看过去,巡警东张西望拿警用通讯不知道在汇报着什么,正好此时心魔走到他们三人面前,摘下反光墨镜露出清秀的面孔,妖孽的双睑散发红光看向巡警。
   鬼遮眼一样的巡警惊恐万分,拿起警用通讯器大吼道:“队长!公园有宵夜档有紧急情况!”
   警用通讯器传来极度不爽破口大骂声:“37247,大半夜的,鬼叫什么?什么紧急情况?”
   巡警惊慌失措地看着钱羽馨手里的烤鸡腿变成手枪,周扒皮和铁牛吐出的骨头变成手榴弹拉环,还有心魔拿出手枪同时瞄准自己,顿时双脚直打颤,身为新人巡警的他还没有资格配枪,可对方却有枪吓得后背一身冷汗。
   巡警汗流一脸颤着语气说道:“夜,夜宵档有,有人要,要暴…”
   啪~心魔玩昧一笑开了一枪,巡警左胸口中枪倒在执勤岗,嘴里冒着血沫瞪大眼抽搐着,幻觉认定是钱羽馨开的枪。
   枪声响起一刻,顿时把公园夜宵档吃夜宵的人吓得尖叫连连,一霎那间鸡飞狗跳四处逃离或趴桌面彷徨不安抱头,心魔把手枪丢到周扒皮手上,两颗未拉环的手榴弹朝后一丢,迅速混入受惊四窜人群。
   等周扒皮手里多出把手枪回过神,欲要抓陷害者心魔的时候,两颗手榴弹滚到钱羽馨和铁牛脚下,昏暗路灯下直把钱羽馨和铁牛吓得头皮发炸。
   “手榴弹!”
   钱羽馨和铁牛一人一脚踢飞滚过来的手榴弹时候,再次引起一阵人群鸡飞狗跳,呼啸警笛随之从四面八方赶来,闹市出现枪响吸引附近巡逻的巡警和警察。
   等了两三秒钱羽馨发现未爆炸的手榴弹,反应过来后心凉到脚底大呼一声:“快走,我们遭到陷害了!”
   周扒皮把手里烫手山笋一样的手枪一丢,忍不住破口大骂:“卧槽!太黑了吧?!”
   四面八方赶来的警车迅速堵住公园路口,一大票全副武装警察持枪跳出车拉起警戒线,空枪警告镇压欲要逃窜的民众,防止持枪的不法分子趁乱逃离。
   眼看出路被堵,钱羽馨捡起两个手榴弹丢出去,高呼一声:“手榴弹!”
   “手榴弹!快散开!”
   两个手榴弹丢到镇压的民众脚下,再次暴发混乱,怕死的民众无视警察的阻拦,冲破拉起的警戒线四处逃窜,手榴弹落地直把警察吓了一大跳同时散开,钱羽馨等三人融入民众趁乱逃出警察包围圈。
   心魔驾驶着轿车停在不远处,倒后镜看着钱羽馨三人钻进街道胡同,自言自语说道:“嗯,挺急智的,老鼠们,算你们运气不错!”
   手机在突然响起打断心魔,接通电话梦魇心情沉重地说道:“心魔,三个老鼠别浪费时间了,去支援影,他出了小状况,金属和寒霜过去了,火浪在郊区等你。”
   心魔大感有趣说道:“喔?是吗?好,我马上赶过去!”
   清荷县待拆旧危房死巷口,两米高钢丝网阻拦了楚南去路,身后二三十米远转角传来轰鸣机车咆哮声,楚南把脸色吓白的林漫妮放到地面,双手及时扶稳摇摇欲坠站立不稳的林漫妮。
   “醒醒,醒醒…”
   楚南连拍林漫妮吓白的俏脸,唤醒饱受惊吓极度恐慌的林漫妮,在林漫妮尖叫踹来一脚的时候,及时双脚夹住林漫妮黑丝长腿,站立不稳的林漫妮惊呼一声倒在楚南怀里,刚想大叫的时候,楚南一手掐着林漫妮脖子,把她推到钢丝网边。
   “闭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谁有空揩你要胸没胸的货色?”
   “咳咳…”
   林漫妮拼命粉拳拼命敲打楚南手臂,无力挣扎着喘不过气弊息感,直到楚南松开手,林漫妮虚脱似的连连干咳着,怒瞪楚南一眼。
   楚南没有理会林漫妮怒视的目光,一手指着她身后钢丝网说道:“现在,我顶着你爬过去,你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林漫妮不寒而粟转过头看了眼两米高度的钢丝网,紧接着背贴钢丝网拼命摇头拒绝说道:“不要,你想趁机揩油!”
   楚南给林漫妮的话打败了,猛拍自己额头痛苦不堪地说道:“偶滴神啊!大小姐,你胸大无脑还是你脑子秀逗了?”
   林漫妮似乎很喜欢看到楚南吃瘪模样,忘却了胆怯,说出楚南崩溃到极限的话:“我要胸没胸!”
   机车声越来越近,楚南没时间与林漫妮斗嘴,心一横一手抓起林漫妮洁白藕臂说道:“好吧,揩油就揩油,你逼我的!”
   林漫妮大吃一惊尖叫起来:“啊~你要干什么,不要…我,我怕高!”
   楚南没有理会林漫妮怕高还是怕低,双手扶到林漫妮盈盈一握的蛮腰,猛然发力把林漫妮高举头顶,拼命挣扎的林漫妮双手不敢搭上钢丝网顶头,尖叫晃动之中楚南手一滑,楚南弊息似的一头钻进天鹅绒齐大腿裙。
   林漫妮香臀坐在楚南头部,吃痛的林漫妮尖叫一声:“啊~~死**,我跟你没,嗯~别,别…”
   楚南裂牙撕嘴呼出一口气,酥酥麻麻直让林漫妮浑身一颤,不自觉抖动着修长双腿缠紧楚南胸口,已经羞愤得脸红了,一会工夫,仿佛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她的脸上来了,热辣辣的,碰上去就要烫手似的。
   林漫妮如兰似麝的幽香侵蚀着楚南嗅觉,虽然裙角阻挡了光线,可楚南隐隐可见**细边花纹的袜口,紧紧裹着她那柔嫩的大腿,林漫妮滑下后脖子的时候,楚南差点要崩溃了,要命的美女交叉剪刀脚啊!
   “起!”
   楚南趁起自己没有受到情之枷锁惩罚前,咬了舌头强迫自己清醒,双手交叉运劲左右开弓暴喝一声起,林漫妮感觉一股强力震脱缠着的楚南的胸口,好像坐过山车一样尖叫连连震飞而起,紧接着一只手托着她香臀甩过钢丝护栏。
   “啊~”
   楚南蹬着钢丝网落地一瞬间,左脚膝盖传来钻心的痛楚,聚起的内息顿时消散,一屁股坐到地面双手扶着左脚钻心刺痛膝盖。
   “别,别走…”
   林漫妮有惊无险落地后,转过头看了眼倒地的楚南,犹豫了一阵头也不回转身跑人,无论楚南如何呼喊也置之不理,林漫妮鄙视楚南无力的呼喊,此时不跑才是傻子。
   楚南失神地看着林漫妮跑进黑暗巷口,吃力地用手撑着墙壁慢慢爬起,背贴着墙壁轻轻喘息着,机车灯光从转角出现放大后,楚南想起神奇的气功可以疗伤,调集弱得可怜的气息在右手,轻柔受伤的膝盖阵阵冰冷直让楚南舒服得想要呻咛一声。
   叮叮叮…机车在楚南呻咛一声的时候拖着铁链出现,两条一米长的铁链在两辆机车带头下拖着火星停了下来,身后陆续出现两辆机车,四盏灯光照得楚南眼界一阵刺痛,忍不住空出一只手阻挡光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