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章 电视台面试

吃过早饭,苏溪没有理会那个陆风,现在也没时间和他斗嘴。

因为今天九点他还要去电视台进行播音主持的面试。

这次机会可不能错过。

苏溪出门,打车直接去了电视台,之前他本想带着夏娜一起来,不过又一想,夏娜还是暂时保密的好,到时候出奇制胜。

罪恶之城电视台位于市中心,一座摩天大楼。

八点刚过一刻,苏溪就已经到了这里,他要去的是9楼920室进行面试。

也正逢现在是上班的时间,形形色色的人走进这座摩天大楼,整个城市的文化娱乐创造中心就是这里。

他顺着人群走了进去,登上电梯直接去了9楼。

9楼来面试的人也是不少,苏溪一眼扫过去,等着面试的差不多得有十几个吧。

不过能成功选中的可就不多了。

苏溪直接去了一旁的休息椅上等着面试开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从电梯里走出几个人,看起来西装革履的,应该是这次面试的主考官,在他们的身边跟着一个助理,走到苏溪等人的面前开口道:“请大家把简历交给我一下,然后请做好准备,面试马上开始。”

大家将自己的资料交给这位女助理之后,便再次陷入了长时间的等待。

“哎,我好激动啊,这次准备了一首诗,不知道能不能行啊。”一个女生在苏溪的不远处着急的说道。

“我也是紧张,哎,真可惜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现在找工作真是麻烦。”

“妈,你别担心了,我马上就要开始面试了,放心,我会努力的,争取一把过!”

有人着急,有人慌乱,有人安抚家人,这次面试的机会对于他们很多人来说不仅仅是自己的信仰,更是肩负着家人的期望。

罪恶之城电视台,在大东华夏区来说的确算是一个一流的电视台了,能来这里工作是他们这些播音主持毕业的学生的梦想。

前世的苏溪没有经历过面试,这个世界的苏溪也是。

他根本理会不了他们的那种紧张的情绪。

也许在当初苏溪考大学的时候经历过一次,等着放榜,自己考上梦寐已久的中文系的时候,曾经激动过。

但是之后,毕业之后,苏溪一心想做一个作家,也许那段时间他的梦想是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自己是一个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学生,就要当一位作家。

循规蹈矩一般,从没有想过自己究竟想做什么,更没有想过自己能做什么。

现在苏溪有种自己已经能融入他们的感觉,渐渐的被他们的气氛所带动。

年轻的氛围。

“1号,王子阳。”助理在门口喊道。

“到。”一个男生,托着瘦弱的身子从楼道最末端走了过来,低着头,他很担心,也很怯弱。

“加油!”

他走过苏溪身边的时候,苏溪对他笑着说了一句。

这个孩子可能是有些自卑,面对大家的时候他没有勇气将自己呈现出来,因为他害怕。

苏溪的一句话,让他有些惊讶,自己没有朋友,来这里面没有任何人支持,可现在竟然有一个陌生人对自己说加油!

王子阳怔住脚步,呆呆的望着脸上带着阳光笑容的苏溪。

“谢...额,谢谢。”哪怕是说出这谢谢二字都是那么的吃力。

“去吧,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苏溪笑着说道。

王子阳重重的点了点头,也许他就是需要支持,但是对于他来说没人支持过他,不管是父母还是朋友,对于他要来应聘播音主持这个行业,没人认可。

现在竟然有一个陌生人认可了自己,他给自己加油。

“我,我,我会努力的。”

说完,王子阳挺起胸膛,大步走了进去,哪怕失败也没事,因为自己努力过,有人支持了自己。

这就足够了。

不多时,王子阳从屋里走出来,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失败了。

还是失败了。

“不好意思,我,我没能录取,你,你要加油啊!”王子阳走到苏溪的面前无比诚恳的说道。

苏溪轻笑,伸手拍了拍王子阳的肩膀道:“我会的。”

说完王子阳走了出去,直至身影消失。

“05号,冯唐。”女助理再次喊道。

前四个人没一个人成功的。

而这个冯唐可是让苏溪眼前一亮,高高大大的,脸上的笑容写满了自信,不,不止是自信,更有自负。

好像这一切都在他的把握之中,他高傲的抬着头,走过这里,如同鸡群中的一只白天鹅。

他看不起任何人,仿佛他只要去就能必胜一般。

房间之中。

“请你做一个自我介绍。”

“几位评委老师好,我叫冯唐,是京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系毕业的学生。”冯唐轻声说道。

谦逊的外表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名牌专业大学的毕业生来应聘播音主持了。

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将冯唐留下。

“关你的成绩,还有你的考试,以及专业素质等等,我们已经和你的学校取证过了,今天对你没有什么特别的考试,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既然你是成绩如此优益的名牌大学生,完全可以去做一个栏目卫视的主持人,为什么一定要一个播音主持呢?”

冯唐没有沉思,脱口而出:“因为我学的是播音主持,各个行业都已经有发展的机会,也许做一个舞台上的主持人会让自己更加的鲜光,但是从我当初报考播音主持的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优秀的播音主持人,到现在一直坚持,也不过是为了不忘初心吧。”

“好,好,好一个不忘初心!小冯,你被我们录取了,希望你能好好把握这次的机会,将自己的光芒绽放出来,完成自己的梦想。”

冯唐起身,微微鞠躬,接着说道:“多谢几位老师,我会努力加油的。”

“好,下周一来这里报道,我们给你安排工作流程。”

冯唐离开。

几位老师互相讨论着。

“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好样的啊,形象也是极好的。”

“那,把他归到哪个组?”

“这个在待定,电台有意为他开一个新的频道,大力培养。”

“说的也是,希望这个少年能给我们创造一个奇迹吧。”

“哎,看来今天的面试就能结束了,本来也是为了开创一个新频道录取一个主持人,没想到竟然有这种的好苗子啊。”

几人纷纷点头示意,任务结束,自然没有继续耽误下去的理由了。

“等等,我突然想起那个京都大学中文系的那个家伙了,就是写了一首诗的那个年轻人,我倒是很好奇他,顺便也面试一下。”

“说起他,我也是好奇,好,在面试一下。”

...

同类热门
  • 诸天万界传道行动诸天万界传道行动我是墨子君|科幻人们总是在不断重复的生活中消磨着生命,但值得庆幸的是,头顶有可以让我们仰望的遥远星空,脚下有可以让我们塌实的无边大地。 从射雕到天龙,从斗破到遮天,从武侠到仙侠,看主角如何恶搞轮回,笑傲天地
  • 虫族制造虫族制造二十六斤水银|科幻如果他们没有敌意,就和他们做朋友,如果他们有敌意,就把他们都杀掉,直到这颗星球上只剩下愿意和虫族做朋友的朋友,以及不愿意和虫族做朋友的食物。这就是泰伦的计划。
  • 超意识超意识魔械|科幻每个人都有过幻想,每个人都有做过梦,做梦用科学解释:是人在释放(白天无用的记忆)内存,删除不必要的“垃圾信息”(记忆),大脑潜意识认为这是无用的信息。在清除过程中或多或少,让我们身临其境这些被幻想修饰过片段中,当我们醒来时,会慢慢忘记,梦中所经历的那些片段。这样大脑就“删除成功了”也许有记忆深刻的片段,让你难以忘怀,不过也会在记忆中慢慢消失,只不过时间长了点。其实我们的大脑也能创造世界,就如电脑虚拟世界一样,只是我们并不知道。他就是“梦”,这其实是一种“意识”,每个人都会有。
  • 未知空间的生死竞赛未知空间的生死竞赛毛坨|科幻“这是哪里?我在做梦吗?”袁潇大脑一片空白,他只是如同往常一样搭乘公交车上班,原本正站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的事物,没有任何特别。却在恍神之间突然站在了这里。一片白色,到处都是白色,看不到尽头,更分不清天地。
  • 群鸡环绕群鸡环绕高山有纸|科幻吃货都想着只吃不胖,哪有那种好事! 鸡身人心的鲁斯明,从懵懂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成了只吃不拉的饭桶!这可怎生是好? 干脆破罐子破摔吧! 蛋壳?我吃!蛋白质含量挺高的。 竹子?不是给熊猫吃的吗?我也享受国宝的待遇了吗? 核弹?你让我吃这个? 好吧,我吃!啊哦!有点饱啊! 节奏很慢的生活智障类小说,在打怪升级小说的惊涛骇浪之中,这本小说被撞的鼻青脸肿生活不能自理。
  • 我不是变种人我不是变种人子莫语|科幻二十二年前,首位变种人,斯蒂芬·埃里克斯·奥斯丁,出现在圣彼得堡,天赋为冰霜咆哮。 由此拉开了人类历史上最动荡,也是最黑暗的十年战乱的序幕。 十年之后,地球联邦成立,首台战斗型机械装甲登上历史舞台,被誉为普通人类最后的尊严。 我也有天赋,但我不是变种人,我是全联邦最帅气逼人的天才机甲师。 我的梦想,是杀光那群异端!
  • 超人与我换心脏超人与我换心脏此事难知|科幻重病中的步哲桐与超人交换了心脏,代替其成为了行走于这人间的神。他问为什么,超人只回答说:“我希望我的心脏能让你变回那个曾经拯救过我的、勇敢坚强的男人。”再睁开眼时,这世界已经乱成一锅粥。奥特曼、环太平洋、黑衣人、变种人,所有超自然现象却都意外地指向他高中时暗恋的那个女孩。步哲桐想要像自己名字一样过“不折腾”的生活,却主动介入了这本和他无关的一切。因为他暗自答应过那个戴着红披风的人,这颗强健的心脏不会只温暖他一个人的胸膛。……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无限卑鄙之胜者为王无限卑鄙之胜者为王我是贱骨头|科幻人,都只是奴隶。 世俗的奴隶,欲望的奴隶,信仰的奴隶。 但是尽管如此,我也偶尔会有想要不管不顾的大闹一场的冲动,想要把一切都抛弃只为自己活一次的想法,这想法化作手中的掌纹散发出无限金光。 一如当年砸烂天宫的毛猴。
  • 我把灵魂卖给了恶魔我把灵魂卖给了恶魔伯沛|科幻你是否曾经祈祷过?佛祖也罢,耶稣也行,阿拉也好,只要能够回到以前,就不惜一切代价?无数次的失败,无数次的失落,有的人檫干眼泪振作起来,有的人一蹶不振从此颓废,而刘沛,在最绝望的时刻,却听到了一个声音,把你的灵魂给我,我满足你的愿望。这就是刘沛的故事,刘沛把灵魂卖给恶魔的故事。感谢腾讯文学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废墟之活下去废墟之活下去夜千影|科幻一场陨石雨过后地球上的人莫名其妙地陷入沉睡,醒来时地球已经面目全非。动物植物都有可能以人类为食,人类所依仗的高科技都化为乌有,无法再造。人类再不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那么人类是否才能活下去?又是否能够找到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