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67章 漫漫追妻路

小宝微笑着不说话,女儿太过机智,宁绮拿她也没有办法,感觉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剧情往无法估计的地方发展。她原本是为了不跟聂惟靳结婚,使出拖延战术。小宝则借机使出情敌战术。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聂惟靳只会越挫越勇,她回家之后,要跟小宝好好商量一下。

“宁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齐贤在开车的空档里,还不忘跟宁绮聊天,他通过后照镜看了女人一眼。

今天,她跟聂惟靳请假,没有去公司。因为前阵子请假,宁绮已经拖延不少工作,同事们肯定恨死她了。虽然有聂惟靳在,大家敢怒不敢言,但是,她回去公司,肯定收到聂惟靳各种战术袭击。

在家里,宁绮还有小宝做靠山,到了公司,她完全就是任人宰杀的羔羊,她看到自己渺茫前景,无奈的挤出一丝笑。“我也不知道,”宁绮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我已经把公司交给齐斐了,想安心经营自己的公司,你来帮我吧,我真诚的邀请你。”齐贤对着宁绮微笑,眼眸异常明亮。

“这、不太好吧,我没有齐总那么有实力,去了公司,恐怕也帮不到什么忙,”宁绮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聂惟靳肯定会把她撕成两半。

齐贤有些失望,“那你怎么办,打算继续留在聂氏集团。”他还以为自己有机会,宁绮摆脱了聂惟靳,就是自己的女人。

小宝原本跟小彦在说悄悄话,她停下来,转而看向宁绮,拉了一下女人的袖子,“妈咪,”她跟宁绮打了一个暗号。

“呃?”宁绮一脸懵逼,轻轻摇了摇头,“小宝,”她挠下痒痒,斜眼望着女儿,你也太多事了,就不能做一些儿童的事?

不过,她转念一想,自己不去齐贤公司,只能跟聂惟靳混,那结果就是显而易见的。聂惟靳是个狠角色,就算现在搞不定小宝,早晚有一天也会搞定的。“等一下,你的公司最近招聘什么职位啊?我可以去面试一下!”

“呵呵,你在开玩笑吗?你的工作能力我都了解,毕竟,我们以前是合作伙伴,你能来,我一百个欢迎,做我的助手吧,怎么样?”齐贤从愁云惨雾变成欢心喜悦,“好,到了。”

车子在新世界百货停下,齐贤下车之后,来到车门旁,车放在车框上,安心做三个人的护花使者,“走吧,我们先去买东西,再去吃法餐。小宝上学之后就是大孩子了,我还没有帮她庆祝呢。”

宁绮拉住齐贤,“谢谢了,我们随意逛下就好了,”她连学费都交不出,已经捉襟见肘了,那里还能再欠下人情。

齐贤在宁绮的手上拍下,“没事的,走吧,这是我应该做的。”眼眸中充满了柔情蜜意,齐贤带着他们逛了许多大牌,每一次都抢着付钱,吃完西餐之后,送三人回家。

聂惟靳的别墅依旧气派,齐贤有些失神,只是朦胧的月色,恰好掩盖了他的失落,“小宝,小彦,你们今天玩得开心吗?”他蹲下身,拉过小宝的肉手。

“恩,谢谢叔叔,我们下次再约!”小宝在齐贤的肩膀上拍了两下,似乎在鼓励对方。宁绮请了一下嗓子,这孩子也太没大没小了,“齐贤,我可以加入你们公司吗?”

宁绮思考了一路,自己已经有了孩子,对齐贤的吸引力就大大减小了。她去齐贤的公司更加安全,还能摆脱聂惟靳那个大麻烦。

只是,聂惟靳在三十秒钟之前,就已经到达战场。他依靠在院墙上,在暗处没有人注意到,而宁绮和齐贤两人的举动,明显已经把他惹怒了。大步流星走过去,一只手抓住了齐贤的衣领。

“哦,聂惟靳,怎么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齐贤微低下头,双手插在口袋里,淡然望着男人,“要跟我打架吗?我们好久没动手了。”

宁绮在一旁反而紧张起来,上前去拉聂惟靳的手,“你要做什么,我们该回去了,小宝,你快过来,”这时候,只有女儿能阻止聂惟靳了。

双眸快要喷射出火,聂惟靳手没有要松开的意思,“齐贤,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你想太多了,两个是我孩子,一个是我女人,这里没有你的位置!”他直接宣誓主权。

“呵呵,”齐贤不气恼,反而笑了起来,“你那么紧张什么,是不是心虚?”齐贤的淡定,跟聂惟靳截然相反。

两个都是成年人了,宁绮知道自己劝不住,拉起小宝和小彦就往别墅走去,进到屋内,她才安心下来,快步上楼,躲进了卧室,反锁上门。

“妈咪,你太怂了!”小宝穿着白色纯棉裙,转了一圈,如公主一般站定,歪着头,听到清楚的脚步声。紧接着,钥匙转动,门被打开了。小宝淡定自若,朝着聂惟靳挥了挥手。

宁绮在浴室里放热水,并没有察觉到危险,手伸到水里,她使了一下温度,“小宝,过来洗澡了,小宝!”宁绮呼唤几声,都没有听到应答,她往外面走去。

刚打开门,就对上坐在大床男人危险的视线,宁绮往后退了一步,快速关上门。聂惟靳一步迈过来,粗壮的胳膊伸出来,阻止宁绮关门。“你胆肥了?”大掌按在宁绮后背,聂惟靳居高临下望着宁绮。

“我,”眼神来回游离,宁绮有些心虚,“我怎么了,不过是吃个饭,还是你女儿同意的,你这么生气,也是奇怪了!”

聂惟靳抬起宁绮,用力一掷,“哗啦,”女人落在水缸里,掀起一阵破涛汹涌。“咳咳咳,”促及不防,宁绮鼻子呛到了,还灌了一口水,“呼,”喘着粗气,宁绮还惊魂未定。

男人麻利脱下衣服,扔在地上,径直朝着宁绮走过来,“你刚才说了什么,又想用小宝做挡箭牌,是不是对你太放纵了?”

“你不要过来!”宁绮惊呼一声,她刚才只穿了真丝睡衣,现在睡衣打湿了,粘在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材看的一清二楚。宁绮双手挡在胸前,浸泡在水里,无处可躲,只要她站起来,整个人就走光了。

聂惟靳冷哼一声,双眸浸染上猩红,他这一刻只想杀人,“在水里一泡,整个人更加水灵了,好久没有试过新鲜的了。”

宁绮为自己默哀三秒钟,眼巴巴望着聂惟靳进了浴缸,她已经在角落里缩成一团,“所以,你是放好热水,等着我是吗?”聂惟靳清风朗月的说道,星眸半眯。

“聂惟靳,你不要想太多了,我是在等小宝,小宝,你在……”,宁绮的话没有说完,聂惟靳就走上前,用自己的唇封印了宁绮的嘴巴,双手也不太老实。

聂惟靳警告齐贤之后,对于自家人实施了不同策略,到卧室里讨好了女儿,“小宝,为什么要跟那个怪叔叔在一起,以后要跟他保持距离,你知道了吗?”

小宝刚将自己的书本摊开,她摇了摇头,“为什么呢?齐叔今天请我们吃大餐了,我挺喜欢他的,还有,妈咪以后要跟他一起工作。”总之,就是老爸你要加油了!

“你确定?”聂惟靳抬起一侧眉毛,挑衅的问道。小宝假装没有看见,蹦蹦跳跳去了走廊,“小彦哥哥,你在做什么?”目光幽深,视线转向卧室,昏黄的灯光带着一丝神秘感。

于是,聂惟靳二话没说,将宁绮直接扑到,女人双手被反扣在身后,脖颈处留下了撕咬的牙印,“聂惟靳,小宝等下就过来了。”她机智的说道,以为这样可以逼退聂惟靳。

“我已经锁上门了,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聂惟靳咬了宁绮耳朵一下,又吹了一口气,“你不准去齐贤的公司,否则,我就把你关在家里!”

宁绮身体酥麻,欲哭无泪,“你这是干涉人身自由,我要报警!”聂惟靳正忙着攻城略池,抽空回了宁绮一句,“恩,你报警吧,我等着你。你是我老婆,这是在履行义务!”

绝望的闭上眼睛,宁绮只想赶紧结束,从聂惟靳这个恶魔身边离开。“呼呼,”两人纠缠在一起,气息越来越重,水流的阻力无形中增加了乐趣。

“唉,”深夜,宁绮躺在床上唉声叹气,她想离开这里,可是,小宝虽然各种配合她演出,却不愿意离开。宁绮半夜偷拍了聂惟靳的私照,存放在手机里要挟他。

聂惟靳才答应宁绮,他可以不去自己公司上班,但是也要每天打电话汇报行踪。宁绮无可奈何,只能先答应。每天工作忙碌,宁绮却重新找回了过去积极向上的自己。

小宝则成了最大的受益人,聂惟靳和齐贤都对她分外宠爱,让学校的同学都特别羡慕。此外,小彦也对小宝各种照顾。

宁绮默默感叹,自己已经老了,个人魅力连小宝都比不上。宁绮有一次逗她,问小宝更喜欢哪一个?小宝直接甩锅,反问宁绮,“你要找谁当老公呢?”

“我、我,我这个问题能不回答吗?”宁绮本意是两个都不想选,她不喜欢齐贤,跟聂惟靳在一起总是受伤被虐,她抱起小宝,“妈咪只想跟你在一起啊!”

聂惟靳在两人背后站着,额头上爆出青筋,脸色铁青,他有那么差吗?他也是全球五百强的上市公司总裁,怎么追妻路上如此艰辛!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迷失的记忆中找到你迷失的记忆中找到你小松鼠阿丹|现言从苏州打工归来的张云舒,回到家乡后,机缘巧合再一家婚纱店应聘做了修片师。随后店内又来了一位新同事,但她是来者不善,似敌似友,还不能确定.当然这只是开始...经过辞职,被杀,调包,到找到亲人,最后的幕后黑手的出现,渐渐地看到天放晴,一切都明白了…原来如此
  • 影后boss的多种马甲影后boss的多种马甲安雨莹|现言【娱乐圈文】 云挽故,来自帝都电影学校的校花,长相精致,实力派演员,有着“锦鲤本鲤”之称。 陆时景,陆家大少,中度工作狂一枚,人称“上天宠儿”。作风凌厉,出手迅速,一眼瞄中我们的锦鲤。 她与他的见面,本是意料之中,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后面不按套路出牌! 陆总:“十里桃花,灼灼其华,回眸一笑,绝代风华。” 云挽故:“说人话。” 陆总:“好吧,理由太多,说不过来。”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 误闯豪门之总裁大人误闯豪门之总裁大人墨染雨汐|现言却无故被霸道总裁盯上! 有男朋友?很好,杀了! 某女欲哭无泪,总裁你到底要闹哪样!
  • 惹出来的爱惹出来的爱伊诺儿|现言想结婚可是又因为太无聊而采纳好友建意的天才少女于柠决定生个宝宝来玩,可是又怕太痛而放弃了找一夜情的想法,最后决定找个完美男人在他身上“偷点东西”反正这样也可以。哇!这个男人好帅就他吧!可是要怎样才能让他乖乖就范了,不怕看我的!全球最大跨国公司的幕后总裁黑泽一还不知道自已已经被人当成了猎物,最后还莫明其妙失身了。
  • 喵喵作死日常喵喵作死日常仙女不是仙儿|现言一场意外,让成为一只猫,这其中又有什么故事。 成为猫后,我过上了不一样的生活,除了要时时刻刻面对大冰块,这生活还是还是有点舒服的。 小剧场: 冷清的别墅中,似乎多了点不一样感觉 ”砰砰-啪,喵”可爱的小脑袋往后看了看,“喵-喵-喵“似乎是在辩解自己的罪行,美丽的眼眸,无辜的眼神紧地张向着坐在餐桌那的主人。修长精致的手指在桌子敲打着,猫儿眼眸失神,心想:啊-也太好看了,真想让这双手抱抱自己,那也是此生无憾了。主人眼睛微眯,看着这只失神的猫儿,似乎是在思考如何处置这只猫儿,说:”你~" "完了,完了,我不想被赶出来,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喵~喵·~喵,主人望着这只猫,嘴边微微向上,站起身,抬脚走向猫儿的犯罪现场,”过来了,过来了,不会要打我吧“主人半蹲,修长的手伸向猫儿,猫儿低头闭上眼睛,等着主人的惩罚。 ”诶,“睁开眼抬头看,主人忍俊不禁,笑了出来,抚摸着猫儿说道:”拿我的东西玩杂耍吗,想想该怎么赔我吧,小笨猫。“ ”喵呜~“凶狠狠的向主人叫了一声”我不笨。” “呵~,小笨猫还会生气呢。“
  • 桔梗花田里的守候桔梗花田里的守候路灯下的誓言|现言那只是一朵桔梗花,你会把她放在哪 放在公园,还是放在山崖 那是一朵花,像樱花一样淡雅 到底是为什么?你会让我如此牵挂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消失 你会不会来赶来?谁看我最后一眼? 告诉我,紫色桔梗花从没有泛白 依然零星点缀整个山崖。 他不知道一种心情在为谁而晴朗 幸福的脸上为,什么流淌着忧伤?
  • 星光璀璨:影后驾到星光璀璨:影后驾到薇光|现言当拥有万千宠爱的王府大小姐穿越成了不知世事的新星,拥有了穿越“金手指”的她发誓要把娱乐圈踩在脚下时。但是事情总不是如人们所想,贪吃小白兔被腹黑大灰狼拐跑了,之间会产生怎样的趣事呢?请看官尽情等地~爱你们噢
  • 我家先生又吃醋了我家先生又吃醋了格曼多啦|现言啊,我重生了。 什么?我重生到了一个娘娘腔的身上。天呐。 重生前的叶无忧,被世人们挂着一顶娘娘腔的帽子。 重生后的叶无忧,国民男神,医毒双绝古武天才等身份持! 他是风国一手遮天的商业奇才。冷酷无情,杀伐果断,唯独在她面前事事听从。
  • 前夫,请放手前夫,请放手阳光在脚下|现言苏小可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夏冬晨是一个冰冷大叔,苏,夏两家从古至今势不两立,
  • 滨海路上的落雪滨海路上的落雪梵高嗑瓜子|现言一个人走进另一个人的内心有时候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没有预兆,突如其来,毫无理由可言。不知道爱情究竟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存在?也不知道爱情的最终和结果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