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考试 btway官方旗舰店

第5061章 美女和妖怪

一切结束的那么突然,打了墨鸦个措手不及。“什么?”冲着对面的张良问道。“怎么提前不通知一下。”
  张良却是不动如山地坐在那里,端起茶杯轻轻啜了口。眼角的余光瞥见对方急了,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不是三年前就提醒你了吗?”
  “三年前是三年前,跟着那两个小子生活总是那么惊喜。”墨鸦无奈摆手,当时虽然张良都提前告知了,但那时候的他怎么可能听进去。
  如今三年过去了,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生活。
  早在三年前,荆天明被云中君抓去了咸阳城,带进了咸阳宫便没了消息。
  项少羽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只恨得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陪伴在他身边。又是三年的韬光养晦,在手下有更多的能人异士后,项少羽还是决定发兵。
  公孙玲珑从咸阳城内传来消息,与项少羽一行人里应外合,带着原楚国的兵马,朝着咸阳城杀去了。
  早在月前,便传来了赵政驾崩了消息,此时咸阳城做主的人是十八世子胡亥,至于公子扶苏在不久前就被杀害了。
  胡亥上位,又是一阵腥风血雨,他将不服他的将领谋士全部诛杀,能逃出来的都投到了项少羽的旗下,打出了反秦的号召。
  不过是几月,胡亥的行径便叫他失去了民心,大肆地搜刮民脂民膏,不给百姓留一丁儿点的活路,这也为项少羽提供了足够的兵源。
  不过几天,咸阳城便被攻下了,项少羽带着大军入城,身边却是少了墨鸦张良。
  暂且说到另一边,两人也不是没有事情,去堵罗网赵高去了,到了赵高府邸却是人去楼空,从角落里看到了个瑟瑟发抖的妙龄女子,女子眼角含着泪,啜泣地小声哭泣。
  从女子口中得知,赵高得到了第一手的消息,在半个时辰前就已经逃跑了。而那女子则是赵高养的小妾,在外是以侍女的身份存在。
  这一切的谋划可是缺不了他在背后推波助澜。墨鸦丝毫不怀疑这名女子不说实话,毕竟她眼底的恨意是那么地明显,任谁被枕边人毫不留情地抛弃,大抵都会疯魔吧。
  两人一刻也没有耽搁,朝着女子指引的方向搜寻着,成行的大树飞速地向后移动,没过多久便到了咸阳城外,踩着堆的山高的尸体,墨鸦道。
  “不大对劲!”摸着光洁的下巴,眼底闪过几分困惑。“若你是赵高你会在这个时期顶着被发现的风险出城吗?”
  答案是否定的,显然张良也是这么想的。
  “应当还在城中。”在一个别人无法联想到他的地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良出声道,道出了他们刚才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方才那名女子?!”是赵高的小妾。
  “赵高不是阉人!”不过一瞬便明白张良的用意,转头看向他。“你的意思是他在……”剩下的话不说也知道了。
  “至少对于赵高来说,这是唯一安全的存身之地了,在加上罗网的易容之术,恐怕前去搜寻的人都会将他当做一个寻欢作乐的女票客。”
  想清楚一切,两人也没有片刻的耽搁,问清了方向,朝着城中最大的烟花之地去了。
  为什么说最大呢?一来是觉得赵高不会委屈自己,二来嘛,自然是他也不敢委屈自己,常年待在赵政身边,早就养出了一身细皮嫩肉,说他地位底下,谁信啊?
  城中的景象和城外是截然不同的,城外尸骸遍布,到处都是兵甲长矛折断的废铁。城中却是和乐安详,除了极少数的人家早就将房门关上了,少数富贵人家竟然还点燃了烟火,来讨好新皇。
  两者之间的差距被延伸到了尽头。
  踏进都是脂粉气息的房门,已经没有多少人来了,穿着艳丽的中年女子敷着厚厚的脂粉,坐在柜前给自己整装。
  半响都没有抬头,墨鸦走进,在实心木桌上敲了几下,她才施施然抬头。一瞬间便挂上了讨好的笑脸,眼底闪过几分惊艳。
  好一对芝兰玉树的男子啊!
  常年混迹烟火之地的老鸨扬起眼角,很快就调整过来了。上千几步,开口道:“看几位有些面生呢!几位大人是第一次来吧!”老鸨笑着摇摇扇子。
  墨鸦张良对视眼不约而同地点头道。“奉命行事,来找一个人。”
  这会可就是唤老鸨吃惊了,她惊讶道。“几位大人想要奴家如何配合?”
  墨鸦道:“将这里的恩客叫出来。”直当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这……”老鸨眼珠子一转,有些为难,但又想起了眼前这两人的身份,还是不情愿地点头道:“两位大人随奴家来吧!”
  说着,吊着嗓子冲屋里吼了声。“春穗,去吧姑娘恩客们叫出来!就说军爷来查了!”
  这一声吼可就是将自己这方寸之地撇了个一干二净。
  “好的,妈妈我这就去。”从屋内传来个唯唯诺诺的女声。紧接着又是杂乱的脚步声,隐约还能听见几句小声不满的咒骂。
  难道被发现了?赵高不确定地想到。这个想法已出现就被他反驳了,不,不可能,怎么说他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吗?应当是不会被人发现的,左右项少羽手下见到自己模样的人屈指可数,想来是不会来这烟花柳巷的,去看看也好。
  打定了注意,赵高松了口气。应当不会有将军在这么危机的关头来这等污秽之地寻欢作乐。要知道项少羽可是个洁身自好的男人,若是被他知道了,还不得掉一层皮。再者自己也不是毫无防备,赵高低头看着自己一身金灿灿的衣服,从别人眼中的倒影是个长相清秀的男子,总归不会暴露!
  随着几名恩客和窑姐来了前面,
  “真是烦,还有没有完?”
  “连烟花之地也要查?真是……”
  “去看看也好,也是为了城里的安全着想嘛!”
  “你说会不会是那些军爷,闲得无聊想来这烟花之地找找乐子啊!”话说着那人吸吸鼻子,发出了几声淫笑。“毕竟以后就没机会了不是吗?”
  “……”
  几人嘈嘈杂杂继续说着,外面的张良却是眉头一咒,抿着唇,不知道想些什么。
  几人话说着,便到了前院,没有看到身边那位恩客突然紧紧收缩的瞳孔。
  怎么是他!赵高瞳孔一收,第一眼就看见站在张良身边的墨鸦了。依旧是常年不换的墨色衣衫,唇角也依旧挂着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是墨鸦是谁?
  “妈妈,都到了。”一名长相清丽的少女低头笑声道。说完,便推在一旁默不作声。老鸨也是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扬起红唇,转头便笑说道。“军爷您看,人都在这了!”说着一个侧身,将身后的寻欢作乐的客人暴露了出来。“来我们这儿也就是找找乐子,哪里会有什么通缉犯啊!”
  这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老鸨眯笑道。“咱家都是小本生意,姑娘们还等着这点儿赏钱糊口呢!”言下之意便是查完赶紧走,我们这容不得你这尊大佛!
  老鸨回眸一瞥,隐约间还看见了恩客满意的点头,心中也是为自己叫好。看!长久的生意这不就被自己拉拢到了吗?
  张良没有也没有回应,在几名着装普遍华丽的男人之间移动。有的肥头大耳油光满面,有的眉眼清秀眉宇间却是透露着亏损的病态,甚至还有几名是行将就木的老头。几人怀里各搂着形态各异的女子,皆是顺服地躺在他们的怀里。
  没有在这行人见到那个熟悉的人,张良墨鸦对视眼,不约而同地点头道。“分开些。”眼神停驻在几人的眼睛上。
  即使易容之术再高明,也是改变不了本质的,即使在脸上糊上一张人皮,总不能连眼珠子都给剜下来给自己安上吧?不管如何,至少赵高的眼形是不会变的,那双鲜少的丹凤眸正是识别他的最好方法。
  几人扫视着,赵高伪装成的清秀男子也是忍不住吞咽着口水,却不敢移动分毫,这两人的眼力他是见过的,就怕自己轻微的举动暴露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终于墨鸦的眼神在赵高身上停驻了几秒,来自眼底的眸光闪了闪,最终还是移开了。“再散开些。”不紧不慢的声音再度响起,那不紧不慢的态度,让人想要质问究竟是不是来巡查的,事实上也有人道出了口。
  “小子,看你这么年轻,态度又这般傲慢,该不会是假扮军爷来青楼寻欢作乐的来吧!”那人说着淫笑几声,搓着干燥的手掌。“要不哥哥带你去玩玩!”说着那双咸猪手就往墨鸦肩膀袭来。
  墨鸦静静地瞥了他眼,没有接收也没有拒绝。这般行事作风更加助长了那男子的胆子,速度快了些,手还搭在半空,却被张良一巴掌拍了下去。
  “你干什么!”那男人不满道。只差一点儿就可以搂到美人了,换做哪个男人都不能忍好吗?
  张良却是笑笑,依旧是无良的笑着,口中说出来的话却形成了巨大反差。“你可以试试!”
  男人瞪了他眼,不甘不愿地收回了双手。若是假的还好,若是成了真的,那可就是有他好受的了,自己还是按兵不动,姑且看看他们有什么动作,之后再做打算。若不是的话……男子面上闪过几道阴狠,若是不是,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待人群疏散地更远些,墨鸦站在那个清秀男子身前。“是你吧,赵高!”
  那名男子听了没有的话,怔了怔,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疑惑道。“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
  “跟我走一趟吧,多年未见老朋友可是想你想的很!”
  赵高自然是知道那些人对自己抱有的情感,嘴硬道。“从未相识,又谈得上什么朋友,大人想必是认错了人。”
  “认错人?”墨鸦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凑近赵高的耳边轻道。“你说我要是在这里吼一嗓子,知道你是赵高的身份,他们会怎么对你?”
  这些年虽说是打着胡亥的名义行事,但明眼人都知道真正做主的还是胡亥身边不起眼的赵高。在项少羽决定攻秦之后,在有心人的散播下,赵高的名声可算是彻底的臭了。平日里住在咸阳宫的赵高自己是想不到,自己在秦国人眼里的形象竟然是这样的糟糕。一出门,就要想办法将身上一切能联想到赵高的东西褪下,以至于身上只存了几块品质不好的玉佩。
  墨鸦这是铁了心的要将自己捉拿回去,这是赵高心中最后的想法。
  还是要拼一把!说着冲着墨鸦笑笑,极速运功朝着身后略去,被早就知晓他秉性的张良给拦截住了。
  多年的相处叫两人早就默契如同一人,几个回合下便拿下了赵高。
  将早就准备好的药丸给赵高服下,这是临行前问赤练要的,毒性自然是比不上,纵使比不上鸩羽千夜,但他的作用可是丝毫也不逊色,具体的情况赤练没有交代,墨鸦张良也没有那个时间去问。
  待两人将这个带回,踏进咸阳宫便看见了一身七海蛟龙甲怀抱荆天明的项少羽冷冷地看向前方,旁边还躺着胡亥的尸体,而他们正前方却是个无法想到的人——李斯!
  那个懦弱的男人举着一把形制别异的木剑,双手忘情地在上面徘徊,最终抬手,将剑送进了自己的胸口,眼角还残留着淡淡的泪光,与之相反的是他嘴角上弯的弧度。
  师兄,我来找你了……
  最终在荆天明的坚持下,项少羽成立了明羽国做了皇帝,荆天明成了他的国师,日日操劳着机关术。项少羽还想封给张良帝师,却被张良婉拒了。带着墨鸦除了逢年过节的小聚,基本是看不见两人的影子。
  赤练还是和白凤在一起了,盗跖也得偿所愿和端木蓉留在了咸阳城的皇宫里,石兰最终还是救出了自己的哥哥,听说两人回到了蜀山,打算重新建起新的蜀山。
  虽然放心不下荆天明,在卫庄的要求下,盖聂还是答应跟他回了鬼谷,据说两人很满意现在的生活,除了有些记挂自己从小看大的孩子。
  庖丁仍然是一个人,在荆天明的帮助下,将名声打到了最响亮。基本只要是个人,就知道有间客栈的掌柜做出来的东西是多么好吃,是天下第一的厨子。
  这自然也少不了帝国的推动。
  阴阳家最终成了明羽国的特殊部门,占卜一事被包揽到了自己头上,除了逢年过节日子也是清闲的很,气氛也没有以往那么沉静了。
  东皇太一还是走了,和蒙恬离开了明羽国去游览各国去了。大概到了年底才能赶回来。
  公孙玲珑的确如愿做了自己的相国,却被项少羽一声令下,将手中的权利分了四分之三,一下子相国这个职位也没有被那么多人趋之若鹜了。
  公孙玲珑咬着一口银牙,还是将满心的苦楚压了下去,有总比没有好是吧?常常用这句话安慰自己的公孙玲珑叹了口气,以他们现在的势力已经不需要她了,为了活命,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
  卫庄手下的流沙还是留给了荆天明,没办法,谁让自家媳妇儿这么喜欢那混账小子呢!
  坐在茶寮里,将张良给斟的茶一饮而尽,嘴边含着淡淡的笑,偏头看向身边依旧温柔的男人。
  这样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