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鸭脖体育app下载

第1929章 夏季防暑湿

“你们是谁?找本少爷有什么事?本少爷还很忙呢!”尼玛!本少爷左本少爷右的,自大的死仔包!我开口说道“我们的官府派来的,黄大人让我们把你娘子的尸体运到衙门里,说什么也要做个验尸的过程,怎样也要假装的做个样子记录一下你娘子自杀时的验尸结果,其实就是为了掩人耳目,你也知道身边耳目众多要是落下什么把柄就对大家都不好了。”看着他疑惑的样子,但还没等我想对策他就先开口了“既然这样好吧,这女人放在我的府中总感觉很晦气,而且还要放在家中三天后才能下葬!现在你们来了也好,到时你们验好后就直接帮我随便找个地放埋了就得!不用抬回来了,尸体就在侧门偏房里放着,你们自己去抬吧,本少爷还要去怡香楼呢,各位请自便。”
  说完那个钱福生就直接走人了。
  我们三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宵夜冒出一句话“我还以为会很难缠,我连一句话也没说上……就这么搞定了?”瞬间……“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还以为这厮会很难说服,亏我还在脑子里想了很多对策,没想到……哈哈哈哈寒冰兄,看来我们这第二部也很成功嘛,敢情这家伙就是只会嫖妓的男人,而且还没有大脑!”
  “呵呵呵,走吧,去搬尸体去,不然一下这家伙变卦就不好了!”听完寒冰的话也觉得对,就急忙跑去侧门的偏房搬尸体去了……
  后来想想我们也不能把尸体搬到客栈,就让宵夜找了间小房子租了下来,再把尸体放进去。
  “寒冰,检查得怎样?有没有可疑的伤口?”看着寒冰一直检验尸体,还一直不出声就只邹眉头,搞得我都急死了!“以乔,我检查完了,死者表面上是上吊死的,而且脖子上也有勒痕,但同时我也发现死者的后脑勺有明显的肿块,并且还有些已经干得差不多的血。”肿块?我忙上前看了下她的后脑勺,虽然还蛮有点怕摸死人的,但为了查明真相只有豁出去了,我摸了摸她的后脑勺,真的有一个很大的肿块,而且有很大面积的地方都已经全腐烂了,我开口问道“寒冰,如果以你判断的话,你觉得这个肿块会是人为的,还是自己不小心摔道才导致这样的?”
  “人为的!”听到寒冰毫不考虑的直接说出她所想的,我又问“为什么会觉得是人为的?”“因为,她的肿块几乎快腐烂完了,应该是被人从后边袭击,而且我想那个袭击着还反复的打同一个地方,导致原本的肿块更大伤势也更重,所以在死者已经死了的时候,血液会停止流动,而当被下人发现死者上吊,并把死者搬下来后,全部的血液瞬间往头部以上的部分流去,从而使伤口腐烂得更快,如果让我下一个大胆的结论,那么就是……死者根本就不是上吊死的!而是被人用某些硬东西给活活砸死的!”我点了点头“那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宵夜我想又要劳烦你一次了,你一会儿想法子弄一套钱府的下人衣服,扮成钱府的下人,然后把整个钱府都给我仔细检查清楚,看有没有疑是血迹的地方,或是看有没有沾有很多血的硬物。”看着宵夜又是一记死瞪着我,我刚想开口解释,在一旁的寒冰却开口了“夜箫,这事关系重大,你也知道钱府背后还有一个在朝的一品大臣撑腰,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想法子揪出这号人物,还夏都百姓一个公道,不能让有钱有势的人横向霸道了!而且你也想尽快离开这里前往无名寺好脱身吧?所以你也要助我们一臂之力协助我们尽快办案。”看着这两位有些深情款款的两人,哈……“好吧,也只有这样了,那我现在就去,先走了,对了记住锁好门,可别让误事之徒偷走尸体。”我们点了点头应‘是’。
  宵夜真是听寒冰的话呢!“以乔,那么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呢?”我想了想说到“既然宵夜已经前往钱府调查,那我们就去天香楼问问那里的店小二,看当时钱福生和吕常胜到底有没有去那里吃饭,然后再问问有没有人愿意做目击证人,我敢确定的是一定有人看到吕常胜被钱福生等人打,但就是不敢作证,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走!”刚想走出去锁门,“等等以乔,我要做些事情。”只看见寒冰拿出一瓶东西,洒在了死者身上和周围,那是什么东西?撒完后,我们锁了门走了出来,我便问到“寒冰,那是什么东西?”她笑了笑解释“是一种慢性毒药,人要是碰到了一点不需多,那么手就会在一天后慢慢发痒,然后他们肯定受不了痒而抓挠它,直至溃烂,除非有我的解药,不然中毒者三天后手就会废了,我放在个的原因其实是觉得我们从钱府把尸体搬出来,就一直很顺利,总觉得怪怪的,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洒些毒药好了。”我一脸佩服的看着寒冰“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怎么没想到!真是我的好搭档!好了我们快走吧。”
  “小二,我想问下前两天你有看见钱福生和吕常胜在这里吃饭吗?”“有,就在二楼左靠窗的位置,那时还有五个随处跟着呢,不过看起来大家都有说有笑。”那就怪了,怎么还有说有笑?我又问“那他们吃饭完后,去了哪里?”看着店小二有些迟疑了,那么这位店小二肯定知道些事情了,“额……这位公子,小的我只是一名店小二只管客人的吃喝什么的,其他就别问我了,不过我也好心奉劝你们一句,关于钱福生和吕常胜的事情,还是少问的好,要是被钱府的人知道了,你们铁定吃不了兜着走!好了,我去忙了,公子请自便。”“怎么办,以乔兄?”
  我摇了摇头表示无奈,走出了天香楼,我开口道“穆兄,这事有些难办了,一时间要让这些知道些事情的小老百姓出来作证,是不可能了……而且还剩两天时间,我看今天就只能希望宵夜能在钱府找到些线索了,明天我们在一起来天香楼!”“恩,也只能这样了,哎!以乔兄,你看街上!满大街都贴满了怜诗语的画像,那么快就找到这了!”
  我也没想到,还以为只是在夏都里这么闹腾一下,这事就会过去了,到底这怜诗语在这皇帝心中是什么地位?
  唉……算了,反正我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至于那个皇宫里的事,就不关我的事喽……还是尽快办案,然后去无名寺找弘一大师,回现代是我唯一重要的事情了。
  客栈坐在饭桌前看着可口的饭菜,但就是没胃口吃,这死宵夜到底要几时才回来,等他的线索都快要急死了我!
  “穆兄,都等了好几个时辰,宵夜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看着寒冰超悠哉的吃着饭菜,说到“不会的,夜箫武功高强,而且他是御林军首领,武功很高强,就算有什么事也是人家有事,不会是他有事的,放心好了,我们就坐等他的消息好了,饭菜要凉了你就快吃吧!”
  我吃惊的瞪大着眼急忙问到“什么?御林军!宵夜这家伙居然是御林军首领!有没搞错啊?这皇上是不是昏了头啦?”“呵呵呵,夜箫这人你还没了解清楚呢,他人表面上嘴总是不饶人,但是心肠很好的,人很热心,只是不愿随便的表达自己心中所想,所以外人就误以为他是个冷冰冰的人喽,以后你就会了解了呵呵。”“哈……就说有猫腻……”“哎……我说穆兄,你和夜箫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嗯?是伙伴?是朋友?还是……情人呢?哈哈哈哈”又再次看到寒冰脸红的样子,不经觉得好玩了……“是朋友而已。”惨了,宵夜回来了!而且就站在寒冰的后边不远,好像是在听她说,我使劲朝寒冰眨眼,示意她不要往下说,但是……
  她还是是往下说下去,这让我可怎么办啊“而且我说以乔兄,你要是有这闲时间和我聊这些,还不如想想怎么让那些目击证人愿意为我们作证的好,至于我和夜箫就只是普通朋友,永远也不会变的。”眨得我眼睛都累了!
  怎么寒冰还往下说呀,看着宵夜走上前说“呵,是啊,我和穆兄永远就只是朋友而且,关系怎么会变呢。”这下寒冰的脸色变了,死了啦!气愤僵死了,我连忙说到“这也说不定呀,好了好了,说说你在钱府在到什么线索。”
  “没有,没有线索。”什么!“我说宵夜,不要怄气了,怎么会没有线索呢?”“什么怄气了,我说没有线索,我搜遍了整个钱府,什么血迹什么沾有血迹的硬块都没有,好了,我累了,剩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回房休息了。”哦买噶这事不就是我间接给害了嘛!我说到“额,寒冰,别听他的话,你也说啦他不喜欢把所有的事,都表现在脸上,别放在心里哈。”“和我说这些干什么,这不关我事,好了说正事吧,既然在钱府找不到线索,那我们明天在去天香楼的时候,先去一趟那间放尸体的小房子,我想看看到底是我多想了,还是真有问题。”
  第二天“我说寒冰,我们就这样不和宵夜说一声,就去调查吗?”“我们不用什么事情都要和他说,有事再找他今天就给他放假好了,我们去小房子那边吧。”唉……知道我昨天就不应该那么多嘴问这些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