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82章 番外一:镇南王(全)为帝

当响亮的鸡鸣声响彻天际时,一个身着白色中衣的中年男子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打了激灵。他抬手抹了一把额头,发现上面都是冷汗,连鬓发都湿透了。

桔梗听到内室中的动静,就急忙进来请安道:“参见皇上。”

中年男子看着桔梗,眼神还有些恍惚……对了,他萧慎如今已经不是南疆的镇南王,而是大越的皇帝陛下了!

萧慎眉头微蹙,心口直打鼓,还心绪还沉浸在刚才的噩梦中……

在那个梦境中,是一个深夜,他在书房里好不容易批完了奏折,这才刚解衣睡下,就有一个士兵惊慌失措地匆匆跑来禀说,大裕大军抵达边境了!还是小皇帝韩凌樊御驾亲征!

韩凌樊既然御驾亲征,那么萧慎身为大越的皇帝,在文武百官的下跪请命下,也只能披上战甲,带领大越军北上,亲赴战场。

当阵阵战鼓声响起时,忽然,前方一支冷箭“嗖”地飞来,势如破竹,眨眼就直射入他的胸口……接着他就这么在亲兵们的惊呼声中,从马背上倒了下去,意识飘远……

然后,他就听到了尖锐的鸡鸣声,猛然惊醒了过来。

萧慎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只觉那掌下的心脏正强劲地跳动着,暗道:幸好,他还活着!

倘若自己真的如梦里那样被大裕军的人射杀,那么以后他们大越军就群龙无首,大裕军必然会扫平大越的疆土,将之并入大裕,而他们萧氏血脉恐怕会全部被挫骨扬灰,永不超生……

萧慎越想越是心寒,越想越是后怕。

桔梗见他怔怔地坐在那里没动静,便小心翼翼地提醒道:“皇上,该早朝了……”

早朝?!萧慎缓缓地眨了眨眼,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然后松了一口气,对自己说:没事,只是早朝,不是大裕军来了!

只是梦而已,刚才的一切只是梦而已!

萧慎揉了揉眉心,掀开薄被后下了榻,由着桔梗侍候他洗漱更衣,不时地打着哈欠,脸上透着浓浓的倦意。

自从他登基后,镇南王府也就成了潜邸,在皇宫未建好前,一家人依然住在这里。皇宫虽然还在建中,但是早朝却不能因此而省掉,如今每日辰时,他就要与文武百官一起开始早朝。

早朝的地点暂时设在骆越城大营中,也就代表着每日鸡鸣时,他就必须起身了。

萧慎只觉得自己前半辈子没受的苦,在登基后的这一个月全都一次性受了,才短短一个月,他已经累得生生瘦了一大圈。

偏偏他还不能不早朝,这“君王不早朝”那可是亡国的迹象,他身为大越的开国皇帝,一定要为他的金孙守住这片基业,决不能让他那个逆子把家业败光了!萧慎在心中暗暗地激励着自己。

等他穿好龙袍、戴上翼善冠后,桔梗又谨慎地提醒道:“皇上,现在已经卯时一刻了,您还要不要用早膳?”

距离早朝时间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个时辰了,等他用了早膳,再赶过去,恐怕时间就晚了……

萧慎眉宇紧锁,只得问道:“有什么点心?”

桔梗流利地作答道:“回皇上,有莲藕蜜糖糕,松仁奶油卷,枣泥山药糕,小笼包子……”

想到前几日松仁奶油卷的碎片撒在了他的衣袍上,还有前日小笼包子的肉汁一不小心就弄脏了他的衣襟,萧慎皱了皱眉,说道:“那就莲藕蜜糖糕和山药枣泥糕吧。”还是这些个糕点更适合在马车上食用。

“是,皇上。”桔梗应了一声,立刻就熟练地命人备好了食盒,接着亲自到仪门恭送萧慎上了御驾。

潜邸的大门大开,御驾匆匆离府,待府门再次关闭后,府内又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旭日越升越高,阳光越来越强烈,气温也随之越来越灼热,七月的骆越城炎热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等早朝结束,萧慎的御驾再次回到潜邸已经是正午了,一个早上就这么一闪而逝地过去了,萧慎热得满身大汗。

书房中放着两个冰盆,一进门,他就觉得凉气迎面而来,浑身凉快舒适了不少。

他这才刚端起了一个茶盅,长随就来了,还带了一箱子的奏折,说是太子爷那边送来给他批复的。

怎么又有奏折?!萧慎眉头一皱,不由得朝书案看去,只见昨天没批完的那些折子如小山般堆满了案头。

“哎——”

萧慎看着那数不胜数的奏折,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

当皇帝不容易啊,外人只看到他如今是大越之主,君临天下,风光无限,却不知他每日累得好似身体被掏空似的,每早鸡鸣而起,每晚夜不成寐,每日更有批不完的奏章,萧慎偶尔会觉得与那远在王都的大裕新帝韩凌樊颇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

他们俩都不容易啊!

不过,今日早朝上,唐青鸿说大裕那边起义的黄巾军已经同意招安了,现在双方正在商讨招安的事宜,等大裕解决了黄巾军后,韩凌樊是不是就该把矛头对准他们大越了?!

想到昨晚梦中发生的一切,萧慎的心又提了起来,口舌发干。

昨晚的梦会不会就是一个预示呢?!

萧慎食不知味地用了些午膳,之后,他连口茶也没喝,就开始批复案头堆积的那些奏章——虽然萧奕那逆子让他只要往奏折上盖御印就好,可是萧慎又怎么能放心呢?!由着那逆子乱来的话,把他们的大越江山败完了,他以后该如何面对两个金孙?!

想着金孙,萧慎觉得身体中似乎又有了力量,聚精会神地批起奏折来。

书房里静悄悄地,只有那奏折翻动声以及他的哀声叹气声不时响起……

七月中旬,庭院里蝉鸣声不断,吵得萧慎心烦意乱,不时烦躁地停笔,连着服侍笔墨的桔梗都有些紧张,心里暗暗觉得皇上近一个月好像心神不宁的,许是因为最近天太热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长随忽然进来禀道:“皇上,太孙和二皇孙来给您请安了。”

宝贝金孙来了?!

萧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狼毫笔,眼睛一亮,急忙说道:“还不快请太孙和二皇孙进来!”

见状,桔梗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有太孙和二皇孙这两味灵药,对皇上而言,比什么都管用。

很快,长随就引着小萧煜和怀里抱着小萧烨的乳娘进来了,小萧煜的脚边还跟着一个黑白交杂的毛团,好奇地发出“喵呜”声。

“皇祖父。”小萧煜煞有其事地给祖父作揖行礼,乳娘也抱着小萧烨一起行礼。

看着两个宝贝金孙,萧慎笑得和蔼极了,恨不得把他们都揽在怀里,原本的疲累一扫而空。

小萧煜看着祖父案头那堆得高高的奏折,同情地说道:“皇祖父在忙吗?我和弟弟是不是打扰皇祖父了……”

唯恐金孙下一句就要告退,萧慎飞快地说道:“煜哥儿,你和你弟弟来得正好,祖父刚好快忙完了……煜哥儿,你等祖父一会儿好不好?”

小萧煜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乖巧地应了一声,说:“皇祖父,我和弟弟在这儿等您。”他熟门熟路地去把他的玩具箱拉了过来,拿出里头的风车吹给弟弟看……

骨碌碌……

风车轻快地转动了起来。

小萧烨目不转睛地看着哥哥手中转动的风车,开心地笑了,连蹲在地上的小奶猫围棋也是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风车,偶尔发出兴奋的“喵呜”声。

那阵阵笑声像是羽毛一样挠着萧慎的心,他真想立刻去陪两个孙子玩,于是就心急火燎地往奏折上盖起章来,一下接着一下……没一会儿,案头的那些奏折就都盖完了。萧慎暗自庆幸,幸好他没把今天那个箱子里的奏折拿出来。

长随拿走了批好的奏折后,书房里顿时空旷了不少。

“皇祖父忙好了?”小萧煜拿着风车笑嘻嘻地跑去找祖父,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风车不见了,小萧烨疑惑地四下寻找起来,嘴里发出“吚吚呜呜”的声音。

萧慎看不得宝贝小孙子失望,赶忙接过了那风车,继续吹起风车来,逗得小萧烨又笑了。

看着小婴儿那单纯可爱的笑靥,萧慎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成蜜糖了,于是,嘴里吹得更带劲了。

风车骨碌碌地转动着,带起阵阵凉风,小萧烨“咯咯”地笑得更开怀了,而小萧煜则又去淘他自己的玩具箱,从里头找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皮鞠,笑眯眯地叫了一声:“围棋!”

“喵呜!”小奶猫立刻把目光集中到那个小皮鞠上,如绿宝石般的猫眼中释放着异常璀璨的光芒。

小萧煜随手就把那小皮鞠滚了出去,两个月大的小奶猫乐坏了,立刻朝那滚动的小皮鞠追了过去。

“咪呜——”

祖孙三人的笑声与奶猫的叫唤声在屋子里此起彼伏地响起……玩了半个时辰后,小萧烨就秀气地打起了哈欠。

萧慎也累了,这风车吹久了,也费劲啊。

至于乳娘和桔梗,虽然心里觉得萧慎何必非要自己吹风车,却又想着圣心难测,不敢多说什么,

“皇祖父!”小萧煜乖巧地说道,“弟弟要午睡了,我们得回去了……皇祖父要好好休息,别太操劳了。”

小萧煜拉着萧慎的手,好生叮咛了一番,就带着弟弟和小猫走了,留下萧慎感动得眼眶一酸。

他的金孙果真是最孝顺的孩子了!

自己无论多辛苦,多忙碌,那都是有价值的,他一定要替孙子们守好这片江山!

就算大裕新帝韩凌樊真的率大军来袭,为了金孙,他也一定要披挂上阵,御驾亲征,决不能由着萧奕那逆子胡来!

萧慎的眼睛中一片豪情壮志,慷慨激昂,就在这时,刚刚出去送小萧煜兄弟俩的桔梗又进来了,屈膝禀道:“皇上,方美人来了,说是给皇上带了些甜品过来……”方美人就是方紫蔓,自萧慎登基后,就封了她为“美人”。

萧慎闻言眉头微蹙,猛然清醒过来。

看着放在书案边的那一大箱子奏折,他的额头隐隐抽动了起来,头都疼了!

“朕还有朝政要处理,哪有时间吃什么甜品!”萧慎没好气地说道,“让她走!这么有空的话,在自己屋子里多抄点佛经为大越祈福才对!”

等萧慎的话传出去后,方紫蔓傻眼了,她本来想要过来小意殷勤一番,讨萧慎欢心,也好帮自己再升一个位份,却没想到连皇上的面都没见上,就莫名其妙地被罚抄了佛经。难道说皇上登基后,就改性了,打算励精图治了?

方紫蔓挫败地走了,没有听到萧慎在屋子里发出长吁短叹声……

哎——

同类热门
  • 最近,最远最近,最远Tyche|古言喜欢,不是秘密,相互倾慕,才是最大的秘密。喜欢,无关任何人。你若再普通一点,我就可以喜欢你了,因为你也可能会喜欢我啊。有人说过,爱,不全是爱情。就算你为我辜负了时光,浪费了青春,不合适就是不合适。遇见了,就爱吧,别浪费。可遇见了,若不爱,千万别努力。所以,我很好,遇见你之前,我想变得更好,更强大......
  • 末世女的古代生活末世女的古代生活六颗柠檬树|古言末世来临,健身教练杜丽意外成为空间异能者,空间在手,天下我有。 带着各种物资身殒,穿到大夏王朝的一枚未婚先孕的小村姑。 村姑又如何,且看我杀伐果断抽极品,建商行,养包子,提倡女子自立自强,成立大夏王朝第一慈善基金。 那个谁,将军,不过是一颗种子,那凉快那待着去。 咱自己培养小老公……
  • 嫡女逆转,天下变主嫡女逆转,天下变主娉婷yzw|古言她异世而来,却驯得了神兽,修得了真仙,赚尽天下$。杠杠的呀!本以为生活已经如此美好,公的那些个都可以滚了,可谁曾想,偏又一只美男来投!怀!送!抱!
  • 钟舞歌钟舞歌藏书姑娘|古言芩朝嘉锦八年。天下太平,芩国内无忧,外无患。然而芩皇却忽然将目光放到了江湖武林上。江湖贼子散漫放浪,谁又敢保证终有一朝不会叛逆造反?“芩皇要护他天下,我要护我江湖,他已动我一分,还不许我伤他一毫?”世上若真有是非对错,那她做的事,是不是就是错?那跟在她身边的人是否就“不忠不孝不义”?从芩国的江湖,到外藩的逍遥,再到真相大白的那一日。“原来,我所坚持的,我所知道的,都不过是一个笑话……”她苦笑着说完这一句话,刹那声响,编钟尽碎,名震京师的琴钟舞不复存在。昔日称兄道弟的情谊到不告而别。如果多年以后,封山融雪,你希望在山脚等候的是谁?
  • 中宫中宫番茄荔枝饭|古言十八岁的虞澜清,精明聪慧,倾城貌美,偏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性子,魏离费尽心思要娶苏瑶瑶,她用尽手段做了魏离的皇后。虞家的女儿,眼里实在见不得脏东西,她手段利落,把他的后宫搞得鸡飞狗跳。魏离不爱虞澜清。所以她的一切言行,都格外的碍眼。魏离说,虞澜清心思深重,阴险狠毒,为了虞家图谋后位,其心可诛。虞澜清笑,凄凄凉凉的眼神里裹着泪,她挑着眉眼问他:“皇上知道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么?”一日中宫,一世中宫。她是横行世间的鬼,不怕千夫所指,只为他渡炼成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微云梦映光微云梦映光简简白|古言“凭什么区区一根红线就能决定两个人的终生?”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这般鬼话可哄骗不了我,我偏要拆了你已牵线的九桩婚姻” 自从天庭多了一位从现代穿越而来的女生——光仙子孟映光,微云仙师的婚姻阁便不得安宁,映光决心下凡拆人婚姻,微云随她性子,一同下凡探研人间姻缘,并切身保护映光…… 【欢迎入坑,本书情感线直白,绝不拖沓,节奏很快,预估20~30万字!】
  • 淡定娇妻有点强淡定娇妻有点强雪凝语|古言【这本小说经过多方面考虑,决定停更,个人原因让大家失望了,真的很抱歉】
  • 农门娇女:撩来汉子偷个崽农门娇女:撩来汉子偷个崽暖伊芯|古言苏陌,前世雷厉风行的顶尖营销大师。一朝被害陨落,魂穿附身农妇之身,从此改写命运……周玉楼,隐秘于民间的高手,一生护着她宠着她。夫妻二人联手暴打周家门狗,新仇旧恨一起算,一律不留活路……经商、种田、复仇,且看一家四口如何从从名不经转到大名鼎鼎!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矜荣矜荣白小圆|古言新书《本王命不久矣》已开。 云初穿越后重生,摘掉前世避灾的玉坠才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 上一世眼盲心瞎送了命,这辈子什么都能看得清吗? 断生死、往轮回,二更天,美男相会。 却只能……清水。
  • 我的夫君是女子我的夫君是女子连华|古言晋532年,晋安王朝大将沐襄君带领士兵征战沙场五年而归,胜利无数,独霸六国之首。封爵之日迎娶丞相独女安玲珑……她曾是安家捧在心头的嫡小姐,也是他心尖上的宝贝,一次意外她从云端坠入了谷底,开始了颠沛流离的一生……他说:“你的剑很快,死在你手上也算是了了我一桩心愿!”“这曲叫做‘弦月’,此生我只为你而弹。”“你知道吗?我最大的愿望便是……天天能见到你……”PS:此文是成长系列女强,欢迎入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