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582章 番外一:镇南王(全)为帝

当响亮的鸡鸣声响彻天际时,一个身着白色中衣的中年男子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打了激灵。他抬手抹了一把额头,发现上面都是冷汗,连鬓发都湿透了。

桔梗听到内室中的动静,就急忙进来请安道:“参见皇上。”

中年男子看着桔梗,眼神还有些恍惚……对了,他萧慎如今已经不是南疆的镇南王,而是大越的皇帝陛下了!

萧慎眉头微蹙,心口直打鼓,还心绪还沉浸在刚才的噩梦中……

在那个梦境中,是一个深夜,他在书房里好不容易批完了奏折,这才刚解衣睡下,就有一个士兵惊慌失措地匆匆跑来禀说,大裕大军抵达边境了!还是小皇帝韩凌樊御驾亲征!

韩凌樊既然御驾亲征,那么萧慎身为大越的皇帝,在文武百官的下跪请命下,也只能披上战甲,带领大越军北上,亲赴战场。

当阵阵战鼓声响起时,忽然,前方一支冷箭“嗖”地飞来,势如破竹,眨眼就直射入他的胸口……接着他就这么在亲兵们的惊呼声中,从马背上倒了下去,意识飘远……

然后,他就听到了尖锐的鸡鸣声,猛然惊醒了过来。

萧慎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只觉那掌下的心脏正强劲地跳动着,暗道:幸好,他还活着!

倘若自己真的如梦里那样被大裕军的人射杀,那么以后他们大越军就群龙无首,大裕军必然会扫平大越的疆土,将之并入大裕,而他们萧氏血脉恐怕会全部被挫骨扬灰,永不超生……

萧慎越想越是心寒,越想越是后怕。

桔梗见他怔怔地坐在那里没动静,便小心翼翼地提醒道:“皇上,该早朝了……”

早朝?!萧慎缓缓地眨了眨眼,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然后松了一口气,对自己说:没事,只是早朝,不是大裕军来了!

只是梦而已,刚才的一切只是梦而已!

萧慎揉了揉眉心,掀开薄被后下了榻,由着桔梗侍候他洗漱更衣,不时地打着哈欠,脸上透着浓浓的倦意。

自从他登基后,镇南王府也就成了潜邸,在皇宫未建好前,一家人依然住在这里。皇宫虽然还在建中,但是早朝却不能因此而省掉,如今每日辰时,他就要与文武百官一起开始早朝。

早朝的地点暂时设在骆越城大营中,也就代表着每日鸡鸣时,他就必须起身了。

萧慎只觉得自己前半辈子没受的苦,在登基后的这一个月全都一次性受了,才短短一个月,他已经累得生生瘦了一大圈。

偏偏他还不能不早朝,这“君王不早朝”那可是亡国的迹象,他身为大越的开国皇帝,一定要为他的金孙守住这片基业,决不能让他那个逆子把家业败光了!萧慎在心中暗暗地激励着自己。

等他穿好龙袍、戴上翼善冠后,桔梗又谨慎地提醒道:“皇上,现在已经卯时一刻了,您还要不要用早膳?”

距离早朝时间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个时辰了,等他用了早膳,再赶过去,恐怕时间就晚了……

萧慎眉宇紧锁,只得问道:“有什么点心?”

桔梗流利地作答道:“回皇上,有莲藕蜜糖糕,松仁奶油卷,枣泥山药糕,小笼包子……”

想到前几日松仁奶油卷的碎片撒在了他的衣袍上,还有前日小笼包子的肉汁一不小心就弄脏了他的衣襟,萧慎皱了皱眉,说道:“那就莲藕蜜糖糕和山药枣泥糕吧。”还是这些个糕点更适合在马车上食用。

“是,皇上。”桔梗应了一声,立刻就熟练地命人备好了食盒,接着亲自到仪门恭送萧慎上了御驾。

潜邸的大门大开,御驾匆匆离府,待府门再次关闭后,府内又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旭日越升越高,阳光越来越强烈,气温也随之越来越灼热,七月的骆越城炎热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等早朝结束,萧慎的御驾再次回到潜邸已经是正午了,一个早上就这么一闪而逝地过去了,萧慎热得满身大汗。

书房中放着两个冰盆,一进门,他就觉得凉气迎面而来,浑身凉快舒适了不少。

他这才刚端起了一个茶盅,长随就来了,还带了一箱子的奏折,说是太子爷那边送来给他批复的。

怎么又有奏折?!萧慎眉头一皱,不由得朝书案看去,只见昨天没批完的那些折子如小山般堆满了案头。

“哎——”

萧慎看着那数不胜数的奏折,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

当皇帝不容易啊,外人只看到他如今是大越之主,君临天下,风光无限,却不知他每日累得好似身体被掏空似的,每早鸡鸣而起,每晚夜不成寐,每日更有批不完的奏章,萧慎偶尔会觉得与那远在王都的大裕新帝韩凌樊颇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

他们俩都不容易啊!

不过,今日早朝上,唐青鸿说大裕那边起义的黄巾军已经同意招安了,现在双方正在商讨招安的事宜,等大裕解决了黄巾军后,韩凌樊是不是就该把矛头对准他们大越了?!

想到昨晚梦中发生的一切,萧慎的心又提了起来,口舌发干。

昨晚的梦会不会就是一个预示呢?!

萧慎食不知味地用了些午膳,之后,他连口茶也没喝,就开始批复案头堆积的那些奏章——虽然萧奕那逆子让他只要往奏折上盖御印就好,可是萧慎又怎么能放心呢?!由着那逆子乱来的话,把他们的大越江山败完了,他以后该如何面对两个金孙?!

想着金孙,萧慎觉得身体中似乎又有了力量,聚精会神地批起奏折来。

书房里静悄悄地,只有那奏折翻动声以及他的哀声叹气声不时响起……

七月中旬,庭院里蝉鸣声不断,吵得萧慎心烦意乱,不时烦躁地停笔,连着服侍笔墨的桔梗都有些紧张,心里暗暗觉得皇上近一个月好像心神不宁的,许是因为最近天太热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长随忽然进来禀道:“皇上,太孙和二皇孙来给您请安了。”

宝贝金孙来了?!

萧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狼毫笔,眼睛一亮,急忙说道:“还不快请太孙和二皇孙进来!”

见状,桔梗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有太孙和二皇孙这两味灵药,对皇上而言,比什么都管用。

很快,长随就引着小萧煜和怀里抱着小萧烨的乳娘进来了,小萧煜的脚边还跟着一个黑白交杂的毛团,好奇地发出“喵呜”声。

“皇祖父。”小萧煜煞有其事地给祖父作揖行礼,乳娘也抱着小萧烨一起行礼。

看着两个宝贝金孙,萧慎笑得和蔼极了,恨不得把他们都揽在怀里,原本的疲累一扫而空。

小萧煜看着祖父案头那堆得高高的奏折,同情地说道:“皇祖父在忙吗?我和弟弟是不是打扰皇祖父了……”

唯恐金孙下一句就要告退,萧慎飞快地说道:“煜哥儿,你和你弟弟来得正好,祖父刚好快忙完了……煜哥儿,你等祖父一会儿好不好?”

小萧煜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乖巧地应了一声,说:“皇祖父,我和弟弟在这儿等您。”他熟门熟路地去把他的玩具箱拉了过来,拿出里头的风车吹给弟弟看……

骨碌碌……

风车轻快地转动了起来。

小萧烨目不转睛地看着哥哥手中转动的风车,开心地笑了,连蹲在地上的小奶猫围棋也是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风车,偶尔发出兴奋的“喵呜”声。

那阵阵笑声像是羽毛一样挠着萧慎的心,他真想立刻去陪两个孙子玩,于是就心急火燎地往奏折上盖起章来,一下接着一下……没一会儿,案头的那些奏折就都盖完了。萧慎暗自庆幸,幸好他没把今天那个箱子里的奏折拿出来。

长随拿走了批好的奏折后,书房里顿时空旷了不少。

“皇祖父忙好了?”小萧煜拿着风车笑嘻嘻地跑去找祖父,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风车不见了,小萧烨疑惑地四下寻找起来,嘴里发出“吚吚呜呜”的声音。

萧慎看不得宝贝小孙子失望,赶忙接过了那风车,继续吹起风车来,逗得小萧烨又笑了。

看着小婴儿那单纯可爱的笑靥,萧慎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成蜜糖了,于是,嘴里吹得更带劲了。

风车骨碌碌地转动着,带起阵阵凉风,小萧烨“咯咯”地笑得更开怀了,而小萧煜则又去淘他自己的玩具箱,从里头找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皮鞠,笑眯眯地叫了一声:“围棋!”

“喵呜!”小奶猫立刻把目光集中到那个小皮鞠上,如绿宝石般的猫眼中释放着异常璀璨的光芒。

小萧煜随手就把那小皮鞠滚了出去,两个月大的小奶猫乐坏了,立刻朝那滚动的小皮鞠追了过去。

“咪呜——”

祖孙三人的笑声与奶猫的叫唤声在屋子里此起彼伏地响起……玩了半个时辰后,小萧烨就秀气地打起了哈欠。

萧慎也累了,这风车吹久了,也费劲啊。

至于乳娘和桔梗,虽然心里觉得萧慎何必非要自己吹风车,却又想着圣心难测,不敢多说什么,

“皇祖父!”小萧煜乖巧地说道,“弟弟要午睡了,我们得回去了……皇祖父要好好休息,别太操劳了。”

小萧煜拉着萧慎的手,好生叮咛了一番,就带着弟弟和小猫走了,留下萧慎感动得眼眶一酸。

他的金孙果真是最孝顺的孩子了!

自己无论多辛苦,多忙碌,那都是有价值的,他一定要替孙子们守好这片江山!

就算大裕新帝韩凌樊真的率大军来袭,为了金孙,他也一定要披挂上阵,御驾亲征,决不能由着萧奕那逆子胡来!

萧慎的眼睛中一片豪情壮志,慷慨激昂,就在这时,刚刚出去送小萧煜兄弟俩的桔梗又进来了,屈膝禀道:“皇上,方美人来了,说是给皇上带了些甜品过来……”方美人就是方紫蔓,自萧慎登基后,就封了她为“美人”。

萧慎闻言眉头微蹙,猛然清醒过来。

看着放在书案边的那一大箱子奏折,他的额头隐隐抽动了起来,头都疼了!

“朕还有朝政要处理,哪有时间吃什么甜品!”萧慎没好气地说道,“让她走!这么有空的话,在自己屋子里多抄点佛经为大越祈福才对!”

等萧慎的话传出去后,方紫蔓傻眼了,她本来想要过来小意殷勤一番,讨萧慎欢心,也好帮自己再升一个位份,却没想到连皇上的面都没见上,就莫名其妙地被罚抄了佛经。难道说皇上登基后,就改性了,打算励精图治了?

方紫蔓挫败地走了,没有听到萧慎在屋子里发出长吁短叹声……

哎——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清宫女人帝国清宫女人帝国雨霁天青|古言本文不穿越不重生,写的就是慈禧本人,从少女成长为一代女王的故事。文章主要围绕国事家事写两个女人之间的相争,文中的慈安要比慈禧更狠绝。本文有纠葛、有争斗、有苦恋、有情仇。即是两个有着深厚渊源的女子的较量,也是有情男人和无情女人之间的博弈。这不是宫斗,而是一个女性的成长故事新人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 学渣郡主要逆袭学渣郡主要逆袭一树高花|古言学渣女主:我是学渣 学渣女主爹:我也是学渣 学渣女主弟:我也是学渣 学渣家庭:那还不赶紧找个聪明!
  • 繁花落,梦醒繁花落,梦醒文疯子的故事|古言那个地方,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只有张小凝知道。小凝说,可能,那是在梦中吧。小凝说,我宁愿那是在梦里。是梦?却假的那么真实。不是梦?却又如此虚幻。缱绻眷恋,到最后,终是繁花落尽,南柯一梦。梦醒,就不该执着。梦尽,就不该想念。我们相忘于江湖吧。
  • 容我半世离殇容我半世离殇顾惟希|古言“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她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凤求凰。
  • 何许清欢何许清欢清平果|古言一朝醒来,自己院儿跟荒郊野外不说,还落了个最丑庶女的名号? 好不容易接受现实,大概是皇上觉得这人实在嫁不出去,一道圣旨,得,给您安排了。 苏影帝懵了,这么坑自家儿子?皇上您是亲爹吗? 嫁就嫁吧,秉着死活不受气,宁愿被休也不受委屈的心,嫁过去不到半月就把人小媳妇儿给揍了,还是群殴的那种,哎…… 何止是野心,我预谋了一辈子的念想,从遇见你开始,不共黄土不死心。
  • 蛮妻休夫:神偷王妃不好惹蛮妻休夫:神偷王妃不好惹蝶羽悠悠|古言他,俊朗不凡,骁勇善战,从小便是女子众星捧月一般追捧的天之骄子;她,貌丑刁蛮,不学无术,从小便是让人闻风丧胆避之不及的帅府千金。一场权谋,将两个人紧紧拉到了一起;一次失手,让女神偷唯有丑化自己,化身为她,进入了帅府谋定而动!三娶未果,本以为还要有第四次——却不想新娘开恩,不但进了洞房,还直接翻身将他按在了床上:“没想到,爱妃原来如此急不可耐了……”一把扯下头上红纱,新娘回以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并将手中匕首又逼近了他脖颈半分:“我只是觉得,逃了两次都没成功,在逃第三次也没什么希望。倒不如……,谋杀了你这个亲夫,反倒容易一些。不知夫君意下如何?”
  • 诱情欢:腹黑药妃带娃跑诱情欢:腹黑药妃带娃跑佛耐我何|古言某王爷一生最大的污点就是在他伤重被人护送回去的路上被某个不知道好歹的男人给打劫了。当他恢复清醒的时候,浑身多了很多奇怪的伤痕,还有某些奇怪的液体痕迹!天知道在他意识不清的时候那个男人对他做了什么?他是男的,男的呀!一想到自己被一个男人给非礼了,某王爷就呕,他发誓一定要将那个男人找出来,大卸八块,五马分尸!直到……“轩辕笑凡!你给老子说清楚,为什么你是个女人!”某男暴怒。“那个……我娘生我的时候我就是个女的呀……”某女眨巴眨巴眼睛。“那这娃又是谁的?!”“我的……”“你别告诉老子你一个人生得出来!”“……”
  • 霸道王妃之王爷的宠爱霸道王妃之王爷的宠爱洛鸢x|古言她本是丞相家的嫡出女,但过得却连府中一个丫鬟都不如。她本来有一个宠她到天的母亲和哥哥,但却被父亲扼断了这一切。大婚之夜,她独守空房。在王府里,一再的忍让,却被别人当做了懦弱。就在她觉得整个世界都要舍弃她的时候,有一个不可一世的男子给了她无限的宠爱,让她有一个理由活在这世上。看乔楚楚如何在轩辕澈的帮助下翻转一切,让她成为所有女人都羡慕的霸道王妃!
  • 惊世魔后:亡国公主要逆袭惊世魔后:亡国公主要逆袭施子清|古言她,是南临国唯一的公主,从小受到父母宠爱,她有着别人所没有的魔法,为了不被人骂成妖女,她将这件事掩盖起来。大家也都渐渐淡忘了。但,一朝事变,亲人皆死。朋友叛离,甚至,要面临被人玩弄的命9运。她毅然坚强起来,为了寻找外出的哥哥,她用计逃出了南临国。在两年中,她从懵懂的无知孩童,长成了成熟稳重,能单独做事的少女。属于她的路还很长,她,终究会谱写出属于自己的传奇。
  • tfboys之千年爱恋tfboys之千年爱恋梦婷雅|古言tfboys和三个女孩在一道光芒中消失了大家醒了才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