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建筑 金狮贵宾一尊贵一显赫

第5655章 覃氏洋行

此时已近亥时末,和各工匠议完事,干发觉肚中早已空空如也,众人相视一笑,才发觉大家都太投入了工作之中,不经意间早过了晚饭的时间。
  经过我自己的卧室的时候,却发现房中隐隐有灯火摇曳,空气中似乎有一股似曾相识的香味传来。我狐疑地看了一眼张公公,他只是躲躲闪闪地说:“皇上自己看了就知道了。”
  推开房门,一股浓烈的鸡汤味冲入鼻孔,昏黄的油灯下,一位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伏在案台目,已经睡着不知几时,旁边的长椅上,蜷缩着睡着一个绿衫的女子,也是沉睡多时。再趋前几步一看,却是陆蓉和小雪两个。
  我不由心中涌起一丝丝暖意,孤独的穿越到这异世的世界,这两个女子的到来让我莫名有了家的温馨感。但是,她们这个时候的到来却是不符合我自己制定的纪律的。定了一下神,使自己虎着张脸又近前几步,推了推陆蓉:“是谁让你们两个来的”
  陆蓉揉了揉惺松的眼,定了定神,脸上闪过一丝不经意的笑意,但一看到我铁青的脸色,立即闪过一丝委屈的模样,却是一声不吭,只是捅了捅正在轻轻打呼的小雪。
  小雪满脸不高兴地睁开了双眼,一看到我,马上高兴地说:“我和蓉姐姐炖了一下午的鸡汤,都加了几次水了,快点喝了,我和蓉姐姐等了你这许久,没想到一不小心便睡着了。这会醒来,才发现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小雪看似没心没肺的话让我也不好再虎着脸了。
  如今美食美色当前,我也发现自己的肚子在叫:“饿了自己吃就是了,难道还要人喂你们不成?”
  小雪根本没发现陆蓉的窘迫,马上张罗起来,陆蓉仍是戚然地一言不发。
  看到这种局面,小雪似乎觉察出了什么:“我们可不是自己要来的,张公公把这里的情况和负责运输的士兵们说了,这些人回去和张将军一说,张将军马上就急了,和几位老臣一商量,就把我们给送了过来,还说什么非常时期,一切以大局为重,不应该拘于小节。”
  想不到这群原本迂腐无比的老家伙们,被我和范伟松大半年的熏陶以及近乎纵容般的宽容,越来越不象话了,这么大的事情不经我同意就帮我做了决定。不过这样也好,让我看着这两个早如同家人一般的女子在我身边,亦让我内心安宁了许多。
  我有些歉意地给陆蓉装了一碗汤,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张将军也真是,他难道忘记了我说过的话了吗,我当初来的时候说好了和众将士同甘共苦的,却让我一个人享受这种优待,却让将士们如何看我?”
  陆蓉仍是不动筷子,细细地说:“皇上如今以自己的稚嫩双肩,却担负着大宋王朝所有人的希望,就算不为自己,也得为大家考虑一下吧,怎么能够如此作践自己的身子呢。”
  “知道了,今天就辛苦你们两个了。只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心里有数,再说了,范大人比我更辛苦了,咦,小雪,你去倒一碗汤给范大人送过去吧,他现在估计也还没有吃晚饭。”
  小雪气呼呼地端着碗走了出去。我盯着陆蓉小心地吸着汤汗,想着她平常娴静的娇容,现在却不顾世俗的眼光,不辞辛苦地跟随我来到这里,为我熬汤,我刚才还对她没有好脸色,不由让我有些愧疚。
  她也似乎觉察了我正盯着她看,略微扬起了头颅,不好意思起来:“皇上,您在想什么?”
  “哦,没、没什么。”我连忙把头转向一边,“我在想你的字写得怎么样,明天让小雪找几只笔过一,让我看看你写的字。”我想到我这样通过口授的办法传授知识,受众太少了。如果我将之写成书的话,或许会能让更多的人投入其中,既然你们已经来了,就给你们找点事情做。
  “明天让小雪找几只鹅毛过来,请你帮我写些东西,如何?”我自己的毛笔字我心中太有数了,再说,繁体字对我来说是个大问题,说到这里,我马上把我的想法和她说了一遍。
  这样好啊,能为皇上做点事,我也没有那么无聊了,可为什么要用鹅毛写呢。”陆蓉终于没有刚才那么沉闷了。
  “毛笔字太大了,浪费纸张,况且目前我们本就纸张不够,如果使用鹅毛写字的话,同样的一张纸却可以多写几倍的东西。”
  “鹅毛能写字吗?”陆蓉一脸的狐疑。
  “能,当然能,不但鹅毛能,木炭都可以写字的。”我想起后世的铅笔。
  “你们说什么呢?聊得那么起劲。”小雪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小雪,明天你一大早就去和往来运送东西的士兵说,要他们多送些纸笔过一为,另外还要抓几只鹅过来,皇上有用处。”敢情,这丫头狮子大开口了。
  “知道了。”小雪咕哝着,一脸地不高兴。
  “皇上,小雪太单纯太没有心机了,我担心她啊。”陆蓉忧心忡忡,不无所指地说。她不说我也明白,她是担心天真单纯的小雪无法应付复杂的后宫争斗。
  “你放心,小雪跟了我那么久,如今她对我来说,就象一个亲人一样,我不但要保护我的国人们,使他们不受饥饿贫穷和欺凌压迫,我也将保护我身边的每一个人,让他们得到安宁和幸福。”我直视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
  不知觉间已经是深夜了,门外的张公公已经连续几次催促就寝了。我打了个呵欠说:“今晚你就和小雪睡里面吧,我就在外面睡了。这样子不行啊,明天要让张公公替你们专门安排个房间才行。
  “蓉姐早就计划好了,你就睡你自己的床上吧,我和蓉姐睡张公公的床,张公公就让他自己想办法了。蓉姐姐还说了,担心你半夜蹬被子,睡在外屋也好照应着。”我晕,敢情真把我当作不成年的小男孩啊。
  “小雪可别乱说话,你跟了我那么久,我的什么事情你还不知道。”
  许是白日太累了,二女不久就传出来微微的呼声。而我却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虽然我仍是十二岁的身体,可我的思想早就二十七八岁了,摊上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睡在外屋,呼吸可闻,真让人难熬啊。
  日子在不经意间过去。仍如往常一样,掌灯时分,我方才回屋。甫一进屋,却发觉有些不一样的气氛,陆蓉、小雪穿着平时很少穿上的衣服,收拾得整整齐齐地,满脸笑容地看着我,显是已经等待多时。
  不等我说话,小雪立即靠上前来,抱住了我一只胳膊。
  我糊涂了:“你们两个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过年了,皇上难道忘记了吗?”小雪一脸惊异地说。
  “过年了?”不经意间,我们来到这里已经将近一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可我的将士们,却在整日的忙碌中,全忘记了还有这么个年。原是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啊。想起来,这个年我们却是飘泊在异乡的度过,心中不由更添一份悲怆之感。
  “小雪,你去叫一下范大人,让他安排今晚和明天,全体放假休息。另外让厨师,这几天加菜,好好地慰劳一下。过去后记得赶快回来,呆会我会给你们一个惊喜。”
  不等小雪走远,我拉着陆蓉走进了火药局,找了几个工匠,用纸卷包了少许的火药,再接了根火绳,又在旁边粘了根小小的竹签,一个简易的冲天炮应运而生了。
  火药局的人全部停下了手中的活,一起协助我赶制。这可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新年,我绝不能让大家在悄无声息中过去。
  接到通知的人们也都停止了手中的活。三三两两地围坐在空地上,屋檐下,互相嬉笑,打闹。我拉上陆蓉,拿了几个冲天炮放在空地的土地上,点起了火,只听嗤地一声,冲天炮如离弦之箭,直冲天际,发出几丝亮黄色的光芒。陆蓉吓得赶紧捂住了耳朵,只有小雪,在一旁把着巴掌叫好。
  在我的指导下,不少年轻的人们也点起了手中的火把,一时间,满天都是黄闪闪的亮光。而欢笑声响彻四周。
  或许,大家都已压抑太久,也或许,笑容已离我们太远。而在今晚,我们将放下所有的包袱,我们将重新找回我们的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因为今晚之后,我们将重新拾起各自的使命。困难我们不怕,只要有笑容,只要有信心,我们一定会赢得胜利。
  不多一会,宋城方向的大营也都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这是范伟松派人送去的炮仗。隐约之中,我也似乎听到了他们传来的欢呼喝彩之声。
  唱吧,跳吧,让我们一起把悲伤和眼泪收起,一起尽情地释放激情,去迎接明天新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