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作者的话

对不起啊各位亲故们,由于这篇小说写的并木有作者想象的这么好啊,所以我决定先暂时完结了吧。不过我还会再写一篇小说,因为是新手你们多多提建议,我会改正的。

嗯对了,我就先在这里把结局给定了:夏悠然和边伯贤、夏悠扬和吴世勋、韩雅安和黄子韬、裘星岑和朴灿烈过了十年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一点都不正经啊,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这次的弃文真的很抱歉,我一开始也没想到会这样。不过接下来写的小说作者我会更加的努力,争取不弃文,尽我的全力写出好文章,就当是给这次的弃文补罪了吧。话说我对这本小说真的是没什么信心,还有的时候写着写着就没有了灵感,这让作者我十分的苦恼,以后求其他写的好的作者来指导指导。还有读者们你们尽管提出对小说的建议,我一定会虚心改正的,在这里,我也谢谢你们了。

可能我写的小说真的一点都不好看,有时候连逻辑也没有,但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更不会让自己失望的,真的对不起啊各位亲故们。这次小说的弃更真的真的只是一场失误,虽然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失误,但我在这里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失误了,崔松哈密达(这是韩文的读法,中文意思是对不起。我其实是诚心诚意来道歉的,真的sorry啊)。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富家女的爱情富家女的爱情小山|现言她是富家女,身边围绕着很多校草帅哥,但是她只对他有爱。然而,他只是她的一个管家,他要照顾这个女孩并且保护她。两个人想要走到一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横亘他们之间的不仅仅是身份不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人……
  • 无助丽人行无助丽人行荷香墨雨|现言一个美丽的女子。有着童年时的聪慧,少女时的才华,青年时的本领,缘何摆脱不了忧愁的羁绊?她是同学、邻里、领导眼里的才女,生活中却屡屡受阻,这是怎么了?明天,迎接她的又是什么?
  • 自闭症女神:男神追妻之路自闭症女神:男神追妻之路故事的小喵喵|现言洛知叶从小患有自闭症,除了对小动物小草什么的说话微笑外,连个白眼都舍不得赏给个人。南谨死缠烂打死不要脸终于快要追到她了,但是由于一些意外却再一次将自闭症逐渐好转的知叶打回原形……
  • 为你筑起高墙为你筑起高墙此刻君|现言我们所看到的东西,可能并非全是真实的,我们所爱的那个人,可能并非是我们真正爱的那个人。当世界开始展露其真实面貌,我会为你筑起高墙,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 你和我,最美好的时光你和我,最美好的时光程天乐|现言程熙熙是马文博的学生,马文博是程熙熙的大学老师。本来最不该在一起的人,走到了一起。 马文博拼尽全力,默默保护程熙熙,却选择让她一无所知,视他为仇人。当一切真相大白,她却只能在离他渐行渐远的列车上哭泣。 最后的最后,我们都不得不感谢,赠与彼此那段最美好的时光。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 家有娇妻:神秘老公别乱来家有娇妻:神秘老公别乱来洛西|现言“求求你,要了我好吗?”厕所里,她偶遇他,卑微下贱。可是一转身,她竟然不认识他了。这个小女人,撩完了就想跑?没那么容易。结婚了?抢过来。不管上天入地,她这辈子只能属于他。“你你你,别过来。”她紧张到结巴。“不过来,怎么帮一诺生小包子?”他邪肆一笑,将某人打包扛上了床。
  • 归人矣归人矣忻卓郁|现言发了新书《我等你来杀我》,欢迎来踩~~~ 在一部分人群中,年幼失散的人,总期待着能够再次回归到自己的生命中…… 顾简如是,她一直在等,等到重逢,相识相爱,有一天却又不幸地被打回了原型…… 江时易如是,他也一直在等,然而面对再次重新来过的她,他还能认出她就是他一直在等的归人吗…… 恩,生命中太多的辗转疏离,遥遥不定,但总有部分人百转千回后,依旧归来……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只差一步之首卷只差一步之首卷H菡萏花开D|现言一念这差,错失十年,这十年就像孕育生命,瓜熟方能蒂落。如果没有十年相念,又怎会珍惜今日的相守,这就是因缘,这就是我们的姻缘。
  • tfboys之冰心少女tfboys之冰心少女奈晶晴|现言他说过,他会等她一世,会一直守护她。可他还是令她失望。一次次误会,是巧合,还是事实?黯然的她,选择了离开。当他得知一切真相后,时光却早已悄悄流走,再无机会。多年后,她以惊人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但她早已不是五年前需要他保护的女孩。她举起那把银色的手枪,冰冷的枪口对着他,厌恶地说:“喂,你离我远点,我可不敢保证我不会开枪杀了你。”或许,回忆,只是昨夜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