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目录(202章)
同类热门
  • 金融大鳄的新宠金融大鳄的新宠晨晓晨|现言他是叱咤金融的投资鬼才,杀伐决断,诡计多端。她只是初出茅庐的财经小记者。她为了跻身第一财经纸媒,埋伏偷拍了他,从此桃花滚滚,事业亨通。可是,天上会无缘无故掉馅饼?还是一切只是请君入瓮?繁华过尽,她发现她不过是枚棋子,糊弄了万千股民,成就他亿万身家。她恼,项邺轩,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他辩,我没逼你,也没骗你,商场本就是波诡云谲角斗场,从来只有你死我活,没有惺惺相惜。她怒,项邺轩,你有病,你的病叫钱盛楠。他笑,汤圆,你错了,我的病从来只是你……
  • 学霸逆袭,超级甜!学霸逆袭,超级甜!北野桔|现言“嫁给我!”姜沁摇身一变,成为众人艳羡的豪门少夫人。 人人都说她废物草包,战五渣,当后妈,不看好这段婚姻。 然,高考状元、当红主播、世界机器人大赛冠军、财阀二代……当身份一个个揭开,那些曾经欺她辱她的人皆被踩在脚下,“脸疼吗?呵,嫁豪门?我就是豪门!” 厉言骁,那个高高在上,蔑视一切,权倾一国的尊贵王者,在她身边就只有一个角色——宠妻如宝的老公!
  • 高冷前任:迷糊少奶奶要弃夫高冷前任:迷糊少奶奶要弃夫倾倾之惜|现言六年前的苏倾念深爱着向莫池。而他却只当她是妹妹。一夕欢好。他说她不配当他的妻。六年后的苏倾念只想远离向莫池。而这个不管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都不爱她的男人。为何此刻又揪着她不放?
  • 十年前的回忆十年前的回忆樱花兰儿|现言一个小女孩她被领养了,她以前有个青梅竹马的男的,他们将来成了夫妻
  • 冷酷总裁,我要了冷酷总裁,我要了一念晴天|现言【旧文新发,如果你曾经在某个地方看过这篇文章,首先谢谢您的支持,现在您可以坚持看下去了,这一次晴天一定坚持发完,发誓绝不弃坑,欢迎阅读!!】她,一个迷迷糊糊,丢三落四的豪门千金,却隐瞒身份做老百姓;他,冷酷无情的集团总裁,却在遇到她的那一刻尽显温柔;“是你?”他低声说,“好冷啊。”她吓得哆嗦,却忍不住大叫,“原来你就是那个傲慢无理的家伙。”傲慢无礼?居然说他傲慢无礼,可是他却一点都不生气;为什么每次遇见她,他都变得不再像自己了,甚至觉得他一瞬间变成了她的超级奶爸,⊙▂⊙,只要她高兴,超级奶爸又如何,他心甘情愿;为了她,他毫无理由的瓦解了一个文氏财团;为了她,他甘愿丢下千万合同;因为她,他开始觉得吃醋也是一个很美好的词汇……【我是简介无能,本文甜腻宠文,绝对给一个你期待的温馨浪漫!!】
  • 荤情素爱荤情素爱海蓝之谜|现言作品简介:两个互有心结的男人,一个总是居中调停的好好先生,一个小职员,女的。四人组团玩穿越,在异时空无人的地域里,上天无计,下地无门,为了解决衣食大事,四人开始了刀耕火种的艰难生活,三男不识生产,小女人独挑大梁,四人江湖逐步形成微型母系氏族社会的雏形,经过辛勤的劳作,在漫长的寒冬来临之时,终于,房屋修建好了,粮食收进仓库了,各色风干山珍野味一应俱全,眼看就是饱暖思情欲的时候,唯一的女性却顽固没有献身精神,开始谋求独立,在这场四人角力的爱情混战中,有人受伤,有人始终清醒,也有人迷失,是否又有人能固守幸福,如若人人都非你不可,你却只钟情一人,对于选择之外的,你该如何自处,或者,会作何选择。
  • 甜蜜宠妻:这辈子赖上你甜蜜宠妻:这辈子赖上你甜甜柠檬味|现言她是方家捧在手心中的宝贝,可她却为了当演员这个梦想而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在这当演员的路途中她与到了前所未有的“超级大麻烦”——顾宴
  • 多面帝少的腹黑独宠多面帝少的腹黑独宠一纸木栖|现言残废毁容的残暴少爷,与花名在外的潦倒大小姐?众人言:这简直是“绝配”!同是沦为人们饭后笑料的两人,阴差阳错地相识相知。 原本已经准备半途跑路的顾倾瑶,在看到古三少真容的一刹那,直接炸毛:“毁容?双腿残废?你简直在逗我!我跟你相处的这几个月,难道你是用飘的吗?!你这个骗子!” 古三少微微一笑,轻柔地给怀里的女人顺毛:“咱们彼此彼此,‘水性杨花’的未婚妻。”
  • 独家盛宠之刁蛮娇妻不好宠独家盛宠之刁蛮娇妻不好宠颜颜颜如初|现言16岁的慈希,只因年少无知,任性妄为,遭人陷害,然而被带着面具的他救下,他给了她重生,她只是一眼,便陷入他的眼眸,无可自拔,不知姓名身份,整整找寻他五年。而他却只是个无心之举,转眼便忘记。五年间,她一直追逐他的脚步,可当她要追上时,他却再次走远。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冷酷神秘白氏集团总裁,一次误会,与慈希相遇,他闯进她的世界,她闯进他的心,他想宠着她,爱着她,可她爱的另有其人?一次次错过,一次次伤害,到最后才发现,她爱的是是“他”还是他?
  • 情深入骨:帝少的独家宠溺情深入骨:帝少的独家宠溺初瑟|现言四年前她被迫嫁入豪门丈夫有名无实,四年后她在大学毕业典礼上醉酒和陌生男人相识。再度归来,却发现那一夜缠绵无度的男人竟然是自己丈夫的哥哥!“比起你现在的疏离清冷,我更喜欢你那一夜的主动热情。”同一屋檐下,那男人将她逼到墙角,暧昧得对着她的耳朵吹着热气。她只当那一夜是个荒唐的梦,他却邪恶得不肯放开步步逼近。“我是你的弟媳,我们不能——”她呼吸不稳,声音低低得带着警告。他是庞大唐家的私生子,再度归来究竟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还是带着一颗复仇的心。嗜血如他,原本步步为营的计划却多出一个意外的她。爱情的炙热是否能够温暖那颗冰冷的心。被迫的婚姻,荒唐的梦境,现实的残忍,禁忌的罪爱。是罪却爱,是情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