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目录(502章)
同类热门
  • 逆臣:别上榻逆臣:别上榻空玖爷|古言一场游戏,一对人,一名国师,一位皇帝。一名教师,一位学生。现实,他们为从未谋面的师生,游戏,他们为君臣。“喂!走路看道啊!”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陌域昴对酒客诉说的话。“小家伙爪子太长了哦。”这是第二次见面酒客诉对陌域昴说的话。“我靠!怎么会是你?!”这是第三次陌域昴看着酒客诉玩游戏的号时说的话。“我,喜,欢,你。帝,卿,天。”这是他们在游戏里无数次见面时说的话,不只是游戏,现实也是如此......【emmmmmmm,不可信不可信】
  • 白鹿殇白鹿殇小虞儿.|古言树因春而绿,花因夏而开,枫因秋而红,霜因冬而凝,鹿因自由而生,为他舍弃,却终林深时再难见鹿。
  • 家夫又在作死家夫又在作死古尔薇歌|古言江山如画,山河戎马,我这一生逐鹿天下,策马飞沙,不过是为了守住这盛世、这太平,守住你我的一生平安。 有我在的世界,纵这江山崩塌,你我寄人篱下,也定护你一步一莲华。 晗晗,待我得胜还朝,定以江山做聘,十里红妆,凤冠霞帔重新迎你入这深宫。 从此,晨钟暮鼓里,风花雪月下,可否让我陪你尝尽一时苦寒,看尽千山。 不就是这天下么,我陪你共守这山河永固。
  • 农女当嫁:家有恶婆娘农女当嫁:家有恶婆娘粉红兔子|古言穿越到一个家徒四壁的家里,这没有关系,可是为什么自己就嫁不出去,嫁不出去还好,其实我也不想嫁,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我讨厌的男人,为了肚子的货,扬言不嫁就告诉天下人呢,悲催啊!只能嫁了,到时候翻身把他揍...........
  • 倾君侧:惊世毒后倾君侧:惊世毒后浮生fs|古言她于他,不过一枚棋子;他于她,不过整个天下。她为他,倾尽一身医药才学,救了他最爱的女人;他为她,放弃所有计划,只为保全她。她爱他,依然;他爱她,未果。当所有计划全部漂浮于水面的时候,她才明白,只有自己才是那个沉浸在一切美梦里的跳梁小丑....
  • 妾在江湖:君说风声急妾在江湖:君说风声急尧四|古言女主魂穿的江湖文,一对一,没有大坏蛋的轻松喜剧,剧情有点小虐的古代言情。青梅竹马的从小陪伴,对爱情理想生活,也一度迷茫一度执着,也互相伤害互相原谅。说放手是一种救赎,但是如果根本没办法放弃怎么办?女主是乐天主义,没有玛丽苏,但是有一个欢喜逗比等着大家哟。这文比较慢热,剧情有点长,有点复杂,但是保证情节不拖拉没有废话,大家没事可以看两章嘛,反正也没收费嘛,多谢。
  • 田赐良缘:拐个相公来致富田赐良缘:拐个相公来致富顾青笙|古言无意间一穿越,竟然就是被卖的名场面。好不容易逃出,路遇美男子,却被对方各种嫌弃。这,这,这说好的温馨节奏呢?将她带回家,却是洗衣和做饭。面对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主,就算是美貌如她,也是鸭梨山大呀……--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王妃闷声做大事王妃闷声做大事顾家小九殇|古言(爆笑系列,1v1) 啸启国有个最好玩的王妃,最喜欢做的就是每天打趣打趣自己的夫君,每每玩的不亦乐乎。 啸启国也有一个经常对自己王妃很无奈的王爷。 某天,那个王爷看着面前不着边际地看着自己并且笑的特别猥琐的王妃,他无奈一笑。对待自家王妃那种的坏坏的笑容,他只能搂着爱妃,用着特别宠溺的语气,“行吧行吧,一切都随了你好吧?”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栽到了她的手里。 某王妃看着自家姣好的面容以及完美的身材,咽了咽口水,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王爷,请快点上榻!
  • 郡主,你的节操又掉了!郡主,你的节操又掉了!朗公子|古言岳家有女,名为凤歌。据坊间传闻,此女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三岁敢斗狗,五岁能欺人,十岁便成为人人惧怕的混世小魔王,可是谁都没想到这样一个魔王有一天居然被人给“看”上了!月黑风高夜,美人笑而轻语,“小凤歌,你不是说要拉着为师的手,畅谈一下人生理想吗,来吧,为师等着呢~”某歌咬咬指甲,嚎啕大哭,“我错了,师尊,我真错了!我错在不该觊觎你的美貌,更不该看不起你的聪明才智,至于理想神马的,全TM浮云,我已经让它滚蛋了!师尊,求放过~”这美人有毒,救命啊!
  • 媚心计(出版)媚心计(出版)miss_苏|古言《媚心计》实体书即将上市!由“悦读纪”-北京阅读纪文化公司策划推出,青岛出版社出版。2012年8月31日全国上市,当当、卓越、京东、悦读纪官方淘宝商城均有售!全国各大新华书店、民营书店有售!------.她一步登天,、竟然获封当朝公主!她一夜垂死,北朝狼主在她这小羊羔身上丧了命!她笑傲生死:“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可是她却被带到六位皇子面前,“从中选一个,做你下一任新郎!”江山如棋,帝业如画,她媚行深宫,为的究竟是一雪国恨家仇,还是只为寻找那一缕,记忆深处的如烟身影?.那一天,他是被人当街贩卖的碧眼胡儿。都是待价而沽的小商品,她一时恻隐买下了他;那一夜,他眼睁睁看着她含泪走入阁老府。他狼性大发,不顾一切将她困在怀里,谁来他咬谁!那一年,他成为她的独家宠物,他知自己只是她复仇的工具,她的妩媚只为颠覆仇人之国。那一生,他跟她究竟该走哪条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