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林志恒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无尽逆天无尽逆天林志恒仙侠连载如果不是龙岩城破,如果不是父死国灭,边城倾其一生,也不过是俗世间的一位太子罢了。只是轮回轻启,宿命难逃,一个勉根的废材,就那样,踏上了征天之路。灵兽王者的血脉在沸腾,极致灵宝的锋芒在闪烁!所有的背叛,我边城都要将之踩在脚下。和共工称兄道弟,为后羿鸣冤昭雪,救太阳于炽阳宫中,女娲也为之倾倒。佛祖是我弟子,师父是我徒弟!谱写一曲荡气回肠的无尽逆天之歌!第519章 仙将被贬2019-09-26 09:24:28
热门推荐
  • 强化医生强化医生若忘书|都市当一个半吊子外科小医生遇到了强化系统。 天生手残党?没事,强化敏捷,让你快的飞起。 脑子有点笨?没事,强化精神,让你一看就懂。 手术没做过?没事,梦境空间,让你一瞬入门。 …… 哪里不行强哪里,患者再也不担心我医术不够用了。 刘半夏就这样喜滋滋的走上了痛并快乐的强化之路……
  • 图腾神灵系统图腾神灵系统暴走的笑说|玄幻李小白穿越到了一个充满了神秘力量,巨兽与巨虫共存的史前世界。 还好还好,他并不是个普通人,而是个神。 那么,就朝着最强神灵前进吧! (群号:728384463作者皮的要命,速来~)
  • 金钻豪门:至尊帝少的盛宠金钻豪门:至尊帝少的盛宠楚韵|现言她是迷糊的小记者夏言馨,为了采访独家新闻混入海天盛会,误打误撞惹上暗夜至尊帝少,暗黑游轮,变态狩猎游戏,她把他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从此沦为他的暗夜私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是暗夜王子邪恶帝少龙煜天,他习惯了撑控一切,为了她机关算尽,最后却迷失了自己的心……也许那场狩猎游戏,他才是真正的输家!
  • 超神大掌教超神大掌教呆子蔡|仙侠我一半大的山村小子,怎么就莫名其妙成大掌教了呢?
  • 原始兽世种田养崽崽原始兽世种田养崽崽周末有雨吗|古言(种田文,1v1,男女主双魂穿) 工科女袁静一跤跌到兽人世界,成为大了肚子的猿族雌性兽人。现在有三大难题摆在她的面前: 一是这兽世的冬季即将到来,该如何收集到足够的物资安稳地度过这个冬天。 二是原身在这虎族部落不仅无亲无故,还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完全是个小透明的存在,袁静很担心自己孤身一人,被害了都没人知道的。该如何在部落内刷存在感保全自己成为袁静亟待解决的问题。 三是神兽大陆刚出生的雄性兽崽,需要服用至少一种珍稀的异兽肉才能开启体内的武脉,只有开启了武脉的雄性兽崽才可以修炼进阶。袁静可不想自己肚子里的小崽崽输在起跑线上,所以获取珍稀异兽肉的事情也被她提上日程。 饭得一口一地吃,事情得一件一件地干。袁静撸了撸袖子,“大不了就是干!” 悠哉游哉、种田养崽的田园生活正向袁静招手。
  • 全世界都想攻略白莲女配全世界都想攻略白莲女配安沐雨|青春锦书芜穿书了!穿的还是本重生文。 穿就穿吧,可为什么是穿在了婴儿的身上?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 什么?这个婴儿居然是白莲花女配? 重生回来的女主又飒又狠,身为白莲花女配的她战战兢兢,不敢招惹,生怕一个不小心小命不保,名声给你,钱给你,人也…… 一向沉默寡言神秘莫测的男人突然伸手一拉,将某人拉进怀中,薄唇一勾,霸道宣称:“人,是我的!” 众粉丝哭天抢地:男神你睁睁眼!这是个白莲花啊!!! 男人低头一脸宠溺地看着待在自己怀里的小姑娘,“宝贝,玩够了?” 锦书芜看着周围那些来追杀自己的人,无奈地扶额,垂眸。 再抬起眼时,眼中却是一片冰冷肃杀,和之前的柔弱白莲判若两人,她一脚踩着黑衣人,迎风而立,周身散发着女王之气,脸上是嗜血的笑,“当然不够。” 【不是纯女强,别误会,文风轻松搞笑,谨慎入坑】
  • 快穿之炮灰她成了大佬快穿之炮灰她成了大佬若是花开伴叶|幻情新文《我靠穿书拯救世界》发文了,求收藏求推荐 万个世界,艰难求生。 每一个轮回里,从炮灰局走出自己的成功大路。 被嫁人厌弃的农女,最后成了一品官夫人;不被喜欢的真千金,自己成了富一代;能见神奇的哑女,变成了捉魂驱邪的专家;未婚夫爱上狐女?没事,我斩妖除魔一把手…… 明明每一世都成了命运的炮灰,最后她却活成了大佬。
  • 天帝之开局认作嬴政他爸天帝之开局认作嬴政他爸放手一笑|都市我乃大富大贵之命,二十岁就黄袍加身当上了骑手,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我,秦始皇嬴政,没钱吃饭了,给我转二十块钱,分你一半江山。 2020年了,居然还有人用这种骗术,本以为是骗子,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是嬴政,我还当上了他爸……
  • 剩女的代价:出逃100天剩女的代价:出逃100天墨小日|现代言情谈恋爱嘛,都离不开一个狗血的结局、。。。。这世上最最坑爹的事,就是手贱救的美男居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大名鼎鼎的总裁先生!!!!就因为老天的一次坑爹玩笑,她被迫成为了一个悲催的女人
  • 他从地狱里来他从地狱里来顾南西|现言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 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 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 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 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 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 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 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这里面是黑的,已经烂透了,你还要不要?” 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不会说情话,就写了一封信,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就这样,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