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一木难支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大汉皇帝大汉皇帝一木难支历史连载公元前172年,汉文帝前元八年,这一年文帝再次召见了贾谊,发出了“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悲叹。也就在这一年一少年穿越成为了西汉皇宫中的一个皇子……第50章 循循诱之2022-01-07 07:19:07
热门推荐
  • 医神殿临时工医神殿临时工疯二神|都市因为平和地接受了被分手的事实,林琅被强行安利了一份工作: “林先生您好!我是医神殿的招聘专员,工号为3527,请问你是否愿意加入我们的团队?” “什么公司?” “我们医神殿集团,是凌忧界五百强企业之一,更是医疗行业排名第一的跨界企业。因业务发展需要,现诚聘各界人才加盟。本公司工作无需上班,时间自由,接受兼职,且待遇从优,机会难得!” “这么好?你们给什么待遇?都招什么职位?” “基本工资、五金一险,当然是一概没有。但能者多劳、多劳多得。只要你有足够能力且足够努力,我们保你不死,包你发财……我们这次招的,是临时工!” —— 于是,林琅不得不立志成为了一名快乐、长寿和富裕的临时工!
  • 千金归来:冷情总裁离远点千金归来:冷情总裁离远点于宝|现言她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不想遇人不淑,家里面公司被渣前夫吞并,就连爷爷也因她而去,但渣前夫还是觉得净身出户便宜了她,想找人毁她清白,再公布于众。她伤人逃走,却撞上她意想不到的大boss。“和我结婚,我帮你夺回一切。”什么,大boss竟然不是那么高冷,只是这个要求是怎么回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特种兵之夜影特种兵之夜影落夜天明|都市本是华夏某特种兵王,三年前的一次任务,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的死在自己面前...三年后,他完成了一系列的报复,成为外籍眼中的冷血杀手,他重返国内,只因他做为华夏军人的身份。身可死,魂得归,热血心中,永不死...
  • 天纹绝尘天纹绝尘一念之尘|玄幻这是一个武者和文人的世界,这里的武功不再是匹夫之勇,亦可拳捣三山。这里的文人不再手无缚鸡之力,张口之下,便可诛天下之人。且看二流大学毕业的废材重生之后,如何立于这世界之巅。“江山,为我之浮云;美人,为我之浮云;天下,亦为我之浮云;是浮云,就应被踏于脚下。”——尘扬语。
  • 天昨天昨墨染冷月|玄幻辉煌的时代在岁月之中变成过去,谁的名字将被时代牢记?繁华之下隐藏的黑暗,又会是谁在那里孤独等待?战争的号角已响,时代的大门已经打开,又会是谁在明天哀伤过去?
  • 诸天之我娘是陆雪琪诸天之我娘是陆雪琪玖月空巷|科幻张宇从来不敢想,当他遭遇车祸死亡再醒来时,他发现他来到了诛仙的世界,而且,诛仙中最漂亮,最高冷的出尘女子,居然是他娘…… “娘,我能采访您一下吗?我爹当年和碧瑶阿姨在滴血洞中孤男寡女的,还有我爹和九尾狐小白阿姨这有没有发生点什么情感线,还有小环阿姨……” “你给我出去睡去。”陆雪琪不耐烦的说。 “娘,你说我还能胳膊肘往外拐呀,您可是我亲娘啊。” 张宇站在月光之下,看看自己,原来你们都是老年人了,你们老年人的世界我不懂!
  • 亿万宝宝,爸爸去哪!亿万宝宝,爸爸去哪!明溪|现言顾子堔,钻石单身男人,所有女人梦寐以求下嫁的男人。某天却意外收到快递包裹,白捡一个聪明的儿子!崔云曦,单纯善良的美国华裔女孩,所有男人想娶回家做老婆宠爱的女人。某天一次善意的援手,却被某个男孩拉住认做妈妈!“宝贝,我不是你妈妈,我还没有结婚,哪来的孩子!”某女惊讶。某小宝眼睛微微眯起,踮着脚尖趴在崔云曦的耳边悄悄说……
  • 兰若蝉声兰若蝉声扫叶僧|短篇书友群:947211275 荆轲手札出世, 青囊原本重现。 史书为何讳提始皇帝后宫? 亚历山大欲观东海为何迷途? 荆轲竟与基辅国有不解渊源? 马超后人真的去了亚美尼亚? 木兰将军的姓氏背后有何玄机? 李世民的祖上和鲜卑拓跋氏究竟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麒麟与西方独角兽究竟是何物种? 古代黑科技如何上天入地? 三韩倭人的起源,历史记载已然详尽如斯? 木叶八色,传说三忍文化起源尽在中国? 东方布拉格,西方没谁国,中亚横行蜀山尼。 这本书究竟是怎样一本野狐谈? 不!全是真史料,真历史,一书包天下,还披了一层武侠皮。 子曰:有点意思。
  • 独为仙独为仙半渔半樵|玄幻一个山野少年无意中得到了一枚修真者的戒指,当他走出山村,迈向波澜壮阔的人生道路时,就给世界带来了无比的震憾!通天的手段!无敌的力量!神奇的法术!超阶的魔宠!武技与法术的对撞,修士与武者的交锋!别人不会的,他会;别人不懂,他精通!别人没有的,他有!绝对牛逼!
  • 错爱枕边人错爱枕边人雨竹月影|现言她是卑微如草的孤女,为生计沦为欢场女孩。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兵王,脱下戎装成为跨国集团继承人。两难之间,他不知自己一开始就步入了一个设下的局,而她正是那枚射向他的银色子弹。究竟是谁将他们的命运相连?爱情和秘密将他们重重包围,当真相一步步揭开之时,那些情深意浓,终究不过是一场幻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