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神都大少爷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朱氏狂仙朱氏狂仙神都大少爷仙侠完结家族一个令人,亲切的词语,宗法制,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士大夫家族,世家大族,家族一词早就化为血液融入在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了,老朱家的仙路,不一样的家族情怀,不一样的奇妙仙缘,至于主角肯定有过人之处要好好构思,能力要让人眼前一亮才行。第30章 决定——紫玉山庄2022-01-24 09:00:13
热门推荐
  • 鸿蒙雄主鸿蒙雄主葬道疯魔|玄幻鸿蒙孕金莲,金莲化九子;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是一个强者的成长之路……(给自己的简介)鸿蒙天地,九大至尊高高在上俯瞰众生,诸多神主统御神国,强者横行天地,摘星拿月,孕育洞天!而在天地之中一处偏僻的角落,荒神九重天之下,一个卑微的少年,怀着对于强者的梦想,一路豪情高歌,直攀高峰!九大天尊之一生命天尊传承,鸿蒙金莲孕育亿万年本源莲子,造就一个妖孽,传说!战天骄!屠神主!斩天尊,成就一段恒古传说!(给诸位读者的简介)注:前期慢热,诸位海涵!
  • 霸道狂少霸道狂少魂归百战|都市应届毕业生秦天成遭遇无良老板,不仅被恶意欠薪,还被老板的狗腿子殴打,不想却因此获得修真传承……灵丹妙药,太普通的别来找我。强化身躯,超人的身体素质相信能满足你的要求。金钱财富,靠,这些东西在我眼里都是浮云。在各领域各显神通,神不是万能的,而我无所不能!
  • 校花的贴身侍卫校花的贴身侍卫玉树临风|都市两千年前,秦国使者为秦皇寻长生灵药,遍寻仙山。虽未得长生灵药,但却寻得古医道法。此法,流传后世,人称古医。两千年后,古医唯一传人秦川开启古医血脉。以医术普度众生,以道法渡己渡人。古医重现,都市也因他一人风起云涌。
  • 盛宠:冷少的百日恋人盛宠:冷少的百日恋人萧梓忆|现代言情“一千万,我买你三个月!你放心,没有那个女人能够在我身边超过三个月的!”程易北冷漠的笑着。为了弟弟,仲晴咬牙答应了下来,从此以后成为了程易北的契约情妇,屈辱的在程易北的身下承欢,以为这样弟弟就可以活下来,却不曾想三个月的期限一到,所有的一切就都离她而去。程易北回去了,回到了他的初恋情人的身边;弟弟死了,被程易北的初恋情人刺激的心脏病发,不治身亡。所有的一切都离开了她,她的世界一下子坍塌了。三年后的华丽回归,她从一个名不见转的跑龙套的小明星一跃成为奥斯卡金像奖华裔演员的唯一获得者全胜而归!男人,只是我踩在脚下的玩物,仅此而已!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我真不是木匠皇帝崛起的石头|历史万历四十八年,泰昌皇帝一病不起。楚、齐、浙各党在争斗中一败涂地,东林党人趁势崛起,众正盈朝。建州女真席卷辽东,中原腹地十室九空,流寇纷起,人心惶惶。皇长子朱由校御奉天门,即皇帝位,口中高呼: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普群:1057092116,进V群找管理拉人)
  • 豪门影后:娇妻,蜜蜜宠!豪门影后:娇妻,蜜蜜宠!君卿卿|现言她偷偷生了一个他的孩子,本以为再无瓜葛,却没想到自己招惹到的是一只大狼狗!从此过上了你追我赶没羞没躁的生活!“妈咪,爹地又要抓我去做亲子鉴定!”萌宝哭。君沈墨将她堵在墙角,“不承认?那只能再生一个才能鉴定了。”你丫滚,老娘明天还要拍戏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教主夫人又跑了教主夫人又跑了洛仔不爱吃糖|幻情明桐被木榆枋宠了八年,无法无天。 每隔几天她就会跑出去闯江湖一次,但是她从来都跑不远,因为她身后永远跟着个让江湖人闻风丧胆的“追妻教主”木榆枋。 十六岁之前,她人生目标就是努力做个合格的教主夫人,不给木榆枋丢脸。可是在她期盼了很久的新婚之夜,她被人带走后才知道,她的人生早就被无数人做了安排。 从小畏惧的人如同疯子一般将她囚禁,诉说爱意,“我嫉妒他,我要把你从他身边抢走。” 突然出现的男子告诉她,“你是南泉的公主,未来的南泉圣女。” 记忆中的哥哥告诉她,“你不是我亲妹妹,你是南泉国的未来,也是我的妻子。” 以及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比自己大的儿子,还是一条蛇。 明桐表示自己只想当教主夫人,不想有那么多奇怪的身份。 凤栖梧赐予她两世缘,只为感谢她的栽种之恩。 本书名又叫《教主到手的夫人又跑了》 主角:明桐木榆枋 配角:南复析何柳夜景其他
  • 诸纪之尊诸纪之尊李斯特的微笑|玄幻穿越异世,系统觉醒…… 【书法】已提升至LV1,以下特性三选一:【字濯其神】、【书临其境】、【下笔如飞】 【虎魔练骨功】已提升至LV1,以下特性三选一:【虎骨】、【虎爪】、【虎威】 【大自在五行剑气】已提升至LV1,【四象圣灵经】已提升至LV1,【白骨神魔冢】已提升至LV1……
  • 无极少年无极少年揽月之神|仙侠一个都市的平凡少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下,学会修真之人视为上古宝录的无极真法,从而他的命运将随之改变……
  • 庶女眉间不点砂庶女眉间不点砂你好野原|古言她抿了下唇脂,眼底一片荒芜。今日就是她出嫁之日,妆容精致,红装倾城。望向窗外,眼底的光,到底还是灭了。 “先生,你果然还是没来。” 说完后推掉了点朱砂的笔。 “先生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