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忘样兴叹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穿越到大秦当将军穿越到大秦当将军忘样兴叹历史连载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第46章 请假2021-11-21 11:39:42
  • 穿越到大秦当将军穿越到大秦当将军忘样兴叹历史连载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第22章 更新时间2021-05-06 01:56:06
热门推荐
  • 大道惟一大道惟一虞不言|仙侠我欲逍遥天地间,问道长生得自在。 千秋万载日月长,乾坤犹大道犹空。 观世间红尘万千,唯神仙逍遥无忧。 问天地大道之行,何处长生何处归。 道三千,我为峰! (书友群:1036947606,回答不言的书名就好)
  • 霸道总裁:专宠私家甜妻霸道总裁:专宠私家甜妻她时之光|现代言情五年前她招惹了恶魔总裁,五年后她再次遇到那个混蛋。每次相见,他眼中的火热都在加深,让顾南溪惴惴不安。因一场误会,她撕碎手中的隐婚契约,顾南溪将合约扔在盛世的脸上说,“放了我。”盛世却霸道的说,“不放,你是我的妻,你若是再敢逃跑,我一定会摧毁你。”该死的顾南溪,竟敢从他身边逃跑,还整整五年,这五年里他的空虚和落寞,需要她来填满!顾南溪却想,她一定要翻身农奴把歌唱!盛世,你欠我的,该还我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诱爱成婚:天价替身前妻诱爱成婚:天价替身前妻浅落夏樱|现言夏芷被抛弃了,挺着大肚子还被围追堵截,终于忍不住大声质问。 “前夫!你懂不懂规矩,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男人甩出协议书,“上面写的很清楚,离婚了,车子归你,房子归你,我,也归你!” 夏芷原本以为自己的梦幻婚姻破灭了,没想到向来冷情的男人开始走甜宠路线,手段高明,撩得她不要不要的。 她忍不住捂脸,嗷,怎么办,她又要沦陷了!
  • 全能武神全能武神鬼神笑|玄幻天落大星,古老传承。一个小家族的卑微少年无意之中得到一座九层宝塔,从此走上了武神之路。方云练神功,踩天骄,屠万族,镇黑暗,勾美女,逆天改命扶摇而上!方云的帝袍后是一片血海滔天,王座下是尸骨累累,身边是美人、兄弟,面前是朗朗乾坤!
  • 我永远活不到第二天我永远活不到第二天煮酒葬红颜|都市他曾是个网瘾少年,因为过度消耗自己的身体而猝死。可机缘巧合之下,他被困在了一个轮回,一个无休止的轮回整整五百年。因此。他曾激动,曾放纵,曾愤怒,曾懊悔。可不管他经历什么,每天醒来都会回到他猝死的那一天。直到......
  • 美女的绝世高手美女的绝世高手秦九|都市雇佣兵王回归都市,成为一家酒吧的保安经理。他卓越的风姿引得各路美女竞相折腰,御姐,萝莉,女警,千金大小姐纷纷投怀送抱。一双铁拳,无数太子哥们,纷纷跪地求饶。浅水困不住蛟龙,是龙,终究要龙腾四海,翱翔九天,叱咤风云。
  • 小妾变身记小妾变身记巧克力麦片|古代言情她,一朝倒霉变成了金王府的小妾,天高任鸟飞,海深任鱼跃,她堂堂汪府嫡小姐,难道还怕了这个金王府的王爷不成?且看她如何翻云覆雨,只手遮金府!
  • 那个校草有点甜那个校草有点甜孟婆七|青春(甜宠文) 我会喜欢你,一直都会喜欢你! 没遇到他时,她是高傲的! 遇到了他时,她是温柔的! 问题少女兼校霸撞见了软萌会撒娇红眼圈的小娃娃,就像是火星撞上了地球,会爆发! 某小只:我这样会不好看的!(委屈巴巴) 某校霸:不,怎么样你都好看!你喜欢我吧!以后我来保护你! 某小只:好!(我会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 校霸以为自己是捡了个粘人的软娃娃,其实某人不是小软萌,而是一只大灰狼. 这是一个女校霸遇见拳击王者一路相伴的追梦故事!(女主善良貌美校霸一枚,男主拳击王者一枚!时而高冷时而腹黑时而软萌)
  •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你是我的最佳拍档糖九糖九|悬疑凌七澜不过是接了一个莫局硬塞过来的任务,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因为一个任务,一个朋友,一个老友而不断的陷入阴谋,危险,背叛,欺瞒·····的险境。 这真是与阴谋同睡,与危险朝夕相伴,与背叛咫尺之隔·····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最令凌七澜无语的是:苏亦寻这个扫把精居然一点愧疚都没有!
  •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坑爹儿子鬼医娘亲森森|古代言情听说玉家大小姐玉清落刚嫁入于家,新婚之夜丈夫丢下她带着心爱的女人离家出走了。听说玉清落在嫁入于家半年后,莫名其妙的怀孕了。听说……玉清落死了,和肚子里的孩子都被烧死在了一间四面漏风的破庙里,死无葬身之地。只是——六年后,玉清落摸了摸身边站着的小不点,轻哼一声,问,“听说你死了,有没有报仇的冲动?”“你怎么不去报仇?她们还说你死了,还说你死状凄惨,还说你偷人,还说你应该浸猪笼,还说你样貌奇丑,还说你……啊,娘亲,你再抽我脑袋我就离家出走了。”“现在有没有报仇的冲动了?”玉清落挑着眉,轻哼一声。“……有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