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梧桐半丁香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天岐除妖师天岐除妖师赤子练|幻情这是一个人和妖并存的世间。 有人,有妖,有分歧! 天岐。 是一名除妖师。 · · · 都城来的除妖师大小姐白絮,护卫鸦岑,怕妖的大少爷勇常胜,天才医师白凌,青红楼主人三泉三林兄弟,城外吓人蛇妖明月,清风,一心当除妖师的阿龙,身患重病的阿凤,养育天岐十年的花渐,还有,在蜘蛛妖腹中幸存的男主,刘轩云,人各有志,他们在平城相遇,在都城重逢。 · · · “你看这天现在没有云,如果没有星,没有月,没有日,是不是太空旷冷清了。”(刘轩云) · · · “白天有日,晚上有月,这是常理,我们看不到的时候,它们还是陪伴着天,不然,天就要塌了吧。”(三泉) · · · 【群像】【温馨】【慢热】
  • 从蛇开始无限吞噬从蛇开始无限吞噬皇瘦|轻小说江户重生灵气复苏时代的地球,成为一条普通的小海蛇。 幸好的是,随身一套无限吞噬系统。 一条海蛇,从深海中崛起,于地球崭露头角,在诸天万界中称霸!
  •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回家等死|玄幻是谁,在古老的神话里手持神器,斩杀了人族第一大帝? 是谁,在远古之初关闭了神界大门,绝地天通? 是谁,给人族设下了只有一百三十岁的寿命大限,连大帝也不能幸免? 是谁,化作万古遮天的黑手,笼罩了一个个世界? …… 地球上的杨寿:“对,没错,都是我干的,我只是想活下去。” ps:读者群已创建,无门槛,仅交流催更,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加加,976559508
  • 情深缘浅,总裁追妻路漫漫情深缘浅,总裁追妻路漫漫夏阳木槿|现言新文链接http://novel.hongxiu.com/a/1247690/纪唯宁一直认为,她这辈子爱的男人只会是江承郗,并且就这样跟他一直走到老。从十二岁到二十七岁,江承郗如父如兄如恋人般的存在在她的生命里。他给予她的记忆太过美好,美好到足以让她忽视他所有的不堪。直至后来,他将她抛弃在异国他乡的婚礼现场,她狼狈归国……------一场医疗事故,作为主刀手的纪唯宁,无可避免的与患者亲属徐暮川产生交集。穗城无人不知徐暮川,他心狠手辣,只手遮天。为了成为世腾集团的掌权人,他逼死生父,驱逐二叔,将三叔送进监狱。得罪徐暮川,必定凶多吉少,院方勒令纪唯宁无限期停职。摒息待着事故责任追究,却等来徐暮川将纪唯宁请进家门,成为患者的家庭康复师。尽握金钱与名利的徐暮川,背负着另一个女人的情,沉重如壳。这个女人的存在,注定他不能随心所欲拥有自己的爱情。可是后来,他却频频将纪唯宁带进公众视野,细心呵护。她失意潦倒,他寸步不离。她心有所属,他满腔柔情。她惶恐逃避,他霸道逼进,直至她避无可避。艰难的爱情走到无望时,是该放手成全还是拼死守护?纪唯宁从不敢太靠近徐暮川。这个清冷的男子,他犹如罂粟,带着致命的诱惑,会慢慢的将你腐蚀,让你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亦甘之如饴。
  • 踏天狂枭踏天狂枭结婚不戴戒指|都市天若欺我,踏碎便是!谁无虎落平阳日?待我风云再起时!有朝一日龙得水,定要长江水倒流!有朝一日虎归山,定要血染半边天!谁能奈我何?
  • 小小甜妻:宝贝难过首席关小小甜妻:宝贝难过首席关凌语溪|现代言情身为老婆却被贬为了女佣,身为女佣又还得干着老婆的活,柯紫抓狂:“墨非,我只是女佣!”“少爷的命令你也敢质疑?女佣守则第一条不记得了吗?”“……少爷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嫁给恶魔后,柯紫最期盼的便是一年后的离婚,只是,那个对她不闻不问的神秘老公突然就回国了,并且,要跟她生孩子!!
  • 轰动全球后祖宗摊牌了轰动全球后祖宗摊牌了温霉|现言盛一南是负罪之灵,在柠山里沉睡,却被子孙们挖了出来。 子孙们孝顺是孝顺,就是容易被人欺负,日子那叫一个凄惨。 小祖宗向来护短,可不能坐视不理…… 好吧,我摊牌了,其实我全能! 小祖宗将子孙们培养成各行各界的大佬,令各界闻之颤抖! 某天,某位大神上门:“阿南,什么时候给我整个名分?” 小祖宗:“好养活吗?” 大神倒也实诚:“还行,就是牙口不大好,爱吃软饭。” 【女主真祖宗+男主真牛叉+没有极品配角+团宠甜文+沙雕搞笑】
  • 王爷太腹黑:天才儿子萝莉娘亲王爷太腹黑:天才儿子萝莉娘亲仙月|古代言情“不要啊!”一穿越过来就被男人强吻,她努力挣扎却被吻得更深……看着昏迷的男人,她匆匆离去,却没想到腹中已种下恶果。五年后,江湖上多了一对母子江洋大盗,母亲惊艳美丽,温柔可爱如小萝莉,却实则腹黑无比,儿子粉雕玉琢天真可爱,却实则满腹心计,而且超听娘亲的话,两人专偷有钱恶霸人家还有山贼,有财有势,却没有想到男人竟然找上门要她负责!
  • 战枭在唐战枭在唐月下嗷狼|历史他到了盛唐,却没掉进美人集中营的长安洛阳,而是被大神随意抛到了汉唐故地,西域,也就是现在的中亚地区。他无惧恶劣的生存环境,高举战刀,抢突厥人的牛羊,占栗特人的城堡,夺大食哈里发的王妃;他建宁远城,通丝绸之路,救公主,赢千年难得一遇的美人芳心;他是诸胡的眼中钉,是安史之辈的噩梦,是大唐奸臣反贼的所不容。有阴谋诡计,更有强胡兵锋,他蔑视之,刀锋划过,烟消云散,然后再看看,皇帝的宝座似乎也可觊觎……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我在地府当团宠我在地府当团宠漫柒柒|悬疑阴律司崔钰最近有点飘,一门心思想休假跑去人界浪,谢必安给他支了个损招,让他去找酆都大帝要个暂时顶替他的人。 酆都大帝骂骂咧咧一通竟然同意了,也给了人,却是个,女人!你说什么?新上任的判官是个女人! 阎王拖着椅子连连往后退,女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后来......赤果果打脸。 “漫归,你累不累?本王的寝殿最宽敞,床也最舒服,要不要躺上去试试?” 闻言,谢必安鄙视之,范无咎斜视之,就连孟无忧都叼着棒棒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漫归抱着一摞审判书面无表情,“大王今天要是没事,不如去焖锅地狱替属下试试水温。” 本文情节虚构,请勿考究,主打地府日常,有暖有甜。 PS:做一个温暖,温柔,温和的人/神/鬼/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