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暮方思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重生之一冉韶华重生之一冉韶华暮方思科幻连载A市各大新闻媒体头条争相报道: “叶氏家族继承人,叶一冉女士,于昨日下午,坠落水湾身亡,目前尸体仍未找到,此消息已被证实。 继多年前的更迭,叶氏家族又一重创,这场新旧势力交锋,最先出局......” 。。。 再次醒来,叶一冉重生了,还赠送外挂? 。。。 当夜幕还未降临,梦魇还未开始,她要成为胜战刀锋,狠心磨砺,强势回归,护家族于不败之地。第7章 魔鬼教官2021-02-07 20:21:16
热门推荐
  • 诸天最强极品系统诸天最强极品系统北溟鱿鱼|玄幻这是一个神秘莫测的世界,连接着诸天万界,重生后的少年王寅发现自己获得了一份来自大天朝的馈赠——极品系统: 叮,您的初级武学铁拳升级为神级武学杀神拳。 叮,您的下品铁剑升级为极品圣剑胜利与誓约之剑。 叮,您的残缺戒指升级为极品护身戒指。 叮,您的好友孙悟空上线,给您传送了极品四星龙珠石。 叮,您服用了极品幸运果实,现在您的幸运值爆棚。 叮,您的下属辉夜姬大法师使用了最终态无限月读,整个敌国世界陷入沉睡。 叮,您的下属诸葛已成为终极状态,他对您说:臣启圣上,龙旗指处,群夷咸服,十界万国,皆成汉土。
  • 全境污染全境污染白胡子的猫|悬疑“群星归位,拉莱耶从海底升起,伟大的克苏鲁将从沉睡中苏醒,支配一切!” “我们活在虚假的世界!梦境之主编织着巨网,真相早已被掩埋!” “那一天,审判之星从沉睡中醒来,注视大地,“圣歌”响彻整个蓝星。 人类,终将无处可逃。” “你们都疯了。” 夏仁满不在乎地回答道,顺便伸出触手给自己挠了挠后背:“什么旧神外神,那都是假的,大家要相信科学。不聊了,我还要去基金会领一下传奇调查员的称号。” 他说完张开翅膀,扑扇两下消失在天空中。 【第一卷:真实的世界(已完结)】 【第二卷:瘟疫时代(连载中)】 ………… 这或将是指引末世船票的密码:662373688……
  • 清穿之福晋难当清穿之福晋难当在在在兮|古言清朝白富美,皇家妻难为。学渣富二代变成清朝官二代,身娇体弱还结巴,经常被人看笑话。幸好生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还有一条天界神龙帮她开外挂,头顶小傻子绰号,安逸当米虫还是可以的。什么?要嫁给十三爷成为十三嫡福晋?范莎哭瞎:“不不不,其实我是四爷党是四爷的脑残粉啊!!!”十三爷危险地挑眉:”哦?福晋你说啥?“范莎媚笑:“没啥没啥,听说爷您是重生的?那太好了!其实我是穿越的!咱们天生一对!”
  • 医妃成宠:夫君难自控医妃成宠:夫君难自控怜苡华汐|古言凤妃妩,镇国公千金,恣意放纵、狠辣决绝,善权谋医术,文韬武略;轩辕亓陌,雍安王世子,名满天下的闲人,有决胜千里,战无不胜之能,却不愿为名号所累,只愿赋闲家中,四处晃荡,玩世不恭,恣意人间。**凤妃妩:我爷爷是镇国公!轩辕亓陌:皇帝是我叔。凤妃妩:我哥哥是天下第一大宗师!轩辕亓陌:皇帝是我叔。凤妃妩:我师兄是西陵九皇子!轩辕亓陌:皇帝是我叔。凤妃妩:我前任是太子!轩辕亓陌:皇帝是我叔。凤妃妩:你能不能换一句?轩辕亓陌:凤妃妩是我老婆。凤妃妩:……
  • 无上神尊无上神尊痞子易|玄幻看纨绔小子如何翻云覆雨,手掌乾坤,斩断命运的枷锁,踏上逆天之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星战之最强步兵星战之最强步兵无上星空|游戏游戏中的顶级机械科学专家穿越了到了一个与游戏世界完全相同的现实世界中的一个底层步兵身上于是,宇宙最强步兵诞生了步兵之王?哥们要打十个!王牌机甲驾驶员?哥们不仅机甲比你开的好,研发的机甲更领先你们几十年!顶级元素操控者?哥们刚好造了几款元素系武器,冰火雷电随便挑,碾压你们几条街!这,就是一个低级步兵,一步步走上宇宙巅峰的故事
  • 我的漂亮女房客我的漂亮女房客乘风赏月|都市神秘的佣兵高手重归故里,化身一栋豪华别墅的房东,一个又一个绝色美女纷纷入驻,美女老师、火爆警花、呆萌富家千金……环肥燕瘦、姿色迷人,却不料各方势力纷纷介入,原本低调的别墅主人,开始了一段悍战江湖,保家护美的热血故事……
  • 见诡一百法见诡一百法老黑泥|灵异妈妈带我给乡下的亲戚奔丧,结果却在我身上发生了诡异的事情,从那以后,我就不断见诡。
  • 从被敲了闷棍开始的火影世界从被敲了闷棍开始的火影世界恍然l入梦|轻小说(这本火影节奏比较慢,不喜欢先抑后扬的,可以看我的另一本《我不想当海贼的》,另一本会偏向轻松一些。) 迪达拉:艺术就是派大星,啊呸,艺术就是爆炸! 叶欢:领域! 迪达拉:喝!喝!我喝!混蛋,你做了什么?我的艺术的怎么没了? 鬼鲛一脚踢开艺术家:滚开让我来,水遁,遁,我遁。混蛋,你做了什么?我的太平洋呢? 叶欢:领域之内,我即为神!
  • 老公大人请饶命老公大人请饶命槿小园|现言尹七堇本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自从林荫道上与酆熙初遇,他送上血玉作为定情信物,从此生活便再也没有安宁……尹七堇有心逃离,但几次被他相救,不由倾心交付。但剥开云雾,才发现原来一切不过是他的一个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