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悦听风雨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十二琉璃盏十二琉璃盏悦听风雨仙侠连载花凌,萧清君原是九天之神,一盘棋,一赌约。是以花凌下世历劫,萧清君默默陪伴,历世事之常。看世间爱恨情仇,解世情嗔痴怨念。一事一领悟,一世一情劫……第68章 第三盏 弥了佛陀2021-05-03 04:22:56
  • 冥妃难追之神王宠妻冥妃难追之神王宠妻悦听风雨幻情连载她自异世而来,化身异国弃女,原以为是一场意外,却不是他人的步步为营;特殊体质,极品亲人,身世之谜……一次次阴谋,一场场暗杀,她躲,她避,奈何躲也躲不掉,避也避不开,便迎难而上吧!且看她如何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待繁华落尽,暮然回首,那人还在灯火阑珊处…… 场景一:“小姐,你是连城这辈子最亮的星光,应当永远悬挂于高空之上……”连城一身青衫已被鲜血染后,在他身前,祝漫霜双目猩红“连城……”这一声,撕碎了星空的夜…… 场景二:“阿瓦,我只想给你一个普通,平凡,快乐的人生……可是现在,我不能陪你了……”“阿蛮,你不可以死,你不能把我一个人丢下……阿蛮!” 场景三:新房内,一对新人怒目而视。“你都好几万岁了,太老了……”“霜儿说什么,为夫没听清?” “你太老了!”此后,新房三天三夜不曾开过。第599章 夜探皇宫2021-07-27 10:13:25
热门推荐
  • 异世财富大亨异世财富大亨逗乐鱼|历史不了解他的人以为他只是个富可敌国喜欢逐利的商人,了解他的人认为他是个心慈面善的善人,然而不管逐利也好,心慈也罢,他认为对的事情便会去做。
  • 退后让为师来退后让为师来隐语者|科幻穿越唐僧,取经功成。 闭关清修,“一觉”醒来,沧海桑田。满天神佛,烟消云散。 唯有钢铁森林,高楼林立,竟然回归现代? 只是神魔游戏,轮回穿梭,魑魅魍魉,群魔乱舞。 有妖气! “退后,让为师来。” 唐洛露出往昔“慈悲为怀”的笑容。
  • 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汉景|历史关羽:“如若将军不弃,关某愿随将军左右,为将军诛贼讨逆!”“好!”刘德大喜,对关羽道:“我得云长,如虎添翼也!”……这是一个手握系统的青年,带领着手下文臣武将征战沙场,平定四方乱世的故事,有柔情,有铁血,主角性格也在不断杀伐中逐渐冷血起来。里面数据参考游戏《三国志11威力加强版》,我挺喜欢玩11的。还有谢谢大家的支持,万分感谢! 群:794110263
  • 宠妻成瘾:霸道总裁赖上我宠妻成瘾:霸道总裁赖上我白芷依依|现言最绝望的时候,是他站出来,把她抱起。“嫁给我。”最憧憬的时候,也是他无情地将她赶走。“我们分手吧。”“顾璟,当初你处心积虑地让我嫁给你,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么?”他隐忍的目光牢牢锁定她,霸道决绝地吻上“苏安安,既然这样,何不让你更恨我。”
  • VANITY FAIRVANITY FAIR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一品农家妻一品农家妻古幸铃|古代言情茅草屋两间,杂草丛生的田几亩,只会宠儿子的婆婆一枚!外加无能妖孽相公一位!好吧!寒初蓝的穿越现状可堪!先来种田,总得混个肚子不饿了!日子才好过!却又摇身一变到了摄政王府?啥米,画风变了,变宅斗!哼!没门,自己的老公自己守!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王朝征战王朝征战白色孤岛1|军事古老的王朝日暮西山,战将凋零,谋臣老去,历经三百年繁华的王京在歌舞中沉沦……然而漠北的铁骑在号角声中集结,瀚海人的战刀已经扬起,沉睡在西方恶魔正在苏醒,漫长的中央走廊,野蛮的部族正滚滚而来……覆灭还是浴火重生?且看一个流浪者建立属于自己的王座。打滚卖萌求收藏。
  • 圣魔圣魔斗佛|玄幻他前世是一位强者,因意外而死,醒来后却成为灵云宗一名废材弟子,更被人诬为魔道,一场所谓名门宗派与正道弃徒之间的大战,看似不可避免。我心向圣,奈何成魔……切看他如何举世与敌,如何捅破这天地间的黑暗!
  • 我的彩蛋是美男我的彩蛋是美男灵芸|现言“呀~呀~”奶声奶气的声音在浴室里响起来,听得人心里一阵犹如被牛奶滋润的舒服。可是看着木盒子里的小不点的沧澜一点都不觉得舒服!这个盒子里之前放的只不过是一个一直在变大的彩蛋,可是现在,彩蛋已经破开了,里面竟然坐着这个一丁点儿大的缩小版男孩纸!他的身上一丝不挂地,头上有一小撮毛发。眼睛圆圆地懵逼地看着四周,脸上有着可爱的婴儿肥。“呀~”他发现了沧澜,朝着她爬过去。“啊啊啊!”沧澜大叫一声,立马往后一跳靠在墙上,惊恐地捂着自己的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蛋在没有经过孵化的前提下养育出了一个人?天呐,她一定是在做梦,肯定是自己最近太沉迷于养成...
  • 霸道修真民工霸道修真民工离月醉|仙侠屌丝农民工徐扬,眉心偶然被封印一个强大灵魂,从此之后嗑嗑丹药,修修真,泡泡妞,走上屌丝逆袭成为史上最霸道民工之路!“唉,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徐扬头疼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