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艾斯利尔追梦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我真的只是村长我真的只是村长葫芦村人|都市刘春来。一个21世纪的亿万富翁,刚创业成功还没来得及享受,被老天丢到了改革开放初期一个贫困得十年没有新媳妇儿嫁进来的西南山村。 为了妹妹不被愚昧扼杀上大学的梦想,只想当个队长,结果,在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当着一帮人赌咒发誓吹牛逼,要帮队里光棍脱光…… 然后,被一帮子成了精的达康书记们算计,不知不觉,村子成了全县第一,全市第一,全省第一,全国第一的村子。 而这个全国最富裕的村子,村民们居然开着路虎耕田,开着奔驰送鸡蛋,开着宝马收粮食。最过分的是,一个穿着洗得发白旧军装的老头,开着一辆坦克在村口收门票,一角钱一张,少一分不行,多一分不要,得自备零钱,不接受转账,领导来了同样也得给钱…… 真实版本:这其实就是一个光棍带着一帮光棍讨婆娘的故事。 吹牛版本:不要喊我老板,不要喊我刘董事长,也不要叫我刘首富……请叫我刘大队长,哦,刘大队长是我爹,那就叫我小刘大队长吧,啥?我都几十岁了?没看到我爹还在么…… 刘春来看到老头手中的那铜烟竿,松了口气。
  • 恋上任性大小姐恋上任性大小姐仗剑天涯|都市一次偶然的机会,沈小泽得罪了冰山女上司,占了她一点便宜,从此面临着冰山女神疯狂报复,不得不,不断接招。也是从那开始,一个又一个麻烦接踵而来,一个个千金大小姐,总裁,美女也接踵而来,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 都市之兵王归来都市之兵王归来平章事|都市自小遭父母唾弃的他,面对唯一亲人的离世,自杀场重回家族大宅,带着仇恨,带着恩怨,带着来自地狱的杀戮气息,让一切盛开在腐朽之上的邪恶花朵,在自己手中一一凋零!他,就是来自地狱的,复仇者!
  • 妈咪,影帝爹地是鲜肉妈咪,影帝爹地是鲜肉丫丫有毒|现言楚清仪从来没想过,自己隐婚的丈夫,竟是她倾慕已久的爱豆。一直安分守己等待婚约结束的她,却因一次酒醉,让她猝不及防的陷入他的温情之中。好吧,楚清仪承认,自己就是那个“婚内出轨”的女人!可是,明明她已经做好被别人唾骂的准备,这个男人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她的老公!老公就老公,不用偷偷摸摸更好。结果,刚正名,就出现和她抢丈夫的女人?老娘的老公说抢就抢?哼,你看我带着他儿子跑路,看他慌不慌!
  • 鬼墓迷灯鬼墓迷灯空船|灵异一张无意中得到的人皮美人图,让我当上搬山道人,引出最疯狂的盗墓迷局,蛰伏多年的四大盗墓门派倾巢而出,人间地狱再现江湖……纵横八千里,盗尽五千年。
  • 戏精邪尊家的铜臭妃戏精邪尊家的铜臭妃夜柒岁|幻情她堂堂大神级别的猎妖师凤翎落居然被树枝砸穿越,一场穿越旅行很好,可是别坑她好不好。别人穿越最多是一个嫡女废材,凭什么她是庶女废材,又凭什么她又瞎又哑。 好不容易治好,她就想赚钱回家,结果却被呆萌的安王给杠上了,就因为原主喜欢过他,就要她负责?凭什么呀! 赖上她可以,可是能不能别动她的钱,谁曾想,他摇身一变就成了人人畏惧的大魔王,居然还把她骗到了山窝窝中,扣押她的钱,还让她养他,她造的什么孽呀!
  • 我的妖孽校花我的妖孽校花第七剑|都市年少时犯的一个错,我需要用一生来偿还……俗话说得好,十个男人九个屌……丝!英雄不问出处,人穷并非是屌丝,想要成为人上人,就要受得辱中辱。君子从来不记隔夜仇,有仇的我他妈当场就报了!不论你是80后,还是90后,或者是00后,请记住,别怕别人骂你是屌丝,记住骂你的人,好好努力,等赚钱了,有地位了,有身份了,再回去狠狠打他龟儿子的脸,天生我材必有用,世间谁他妈能不装逼!身份地位,财富势力,美女佳丽,只要老子还有一气在,我都会得到,我就是一个屌丝,我为自己代盐……
  • 末世御灵师末世御灵师七冲|科幻末世降临,城市变成丧尸肆意猖狂的乐园,野外成为妖兽捕猎厮杀的天堂。废柴青年罗侯,在一次寻找生存物资的行动中遭受意外,濒临死亡,却激活了无意中得来的御灵指环,拥有了御使丧尸和妖兽的逆天能力。当无数幸存者为了生存苦苦挣扎之时,罗侯凭借着御灵指环,走上了自己无比彪悍的成长之路。别人浴血奋战在丧尸、妖兽之间,罗侯则跟在自己的灵宠后面拾取战利品!别人努力修炼而效果甚微,罗侯即使在睡觉也在不断的变强!……有恩于我者,我当十倍还之;有仇于我者,我定百倍报之!——罗侯
  • 星光璀璨只许你星光璀璨只许你水贝琪水贝琪|现言追他,爱他,从小秘书到妻子。 为他付出,为他痴心,只为让他喜欢上她。 新婚之夜分房睡,她独守空房。 凌奇屿:“你到底喜欢我哪里,我改!” 许言乐:“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你改啊!改啊!” 有一天她傻傻问:“凌奇屿,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相信,我对你就是一见钟情,一见自难忘。”
  • 仙侠奇缘之红梅凛仙侠奇缘之红梅凛魔天子|仙侠她出生在冰天雪地,天地之间第一颗梅花,他是伏羲的后人,凌薇仙宗之主。“师尊,桂花糕已不再香,桂花蜜已不再甜,为何明明知晓,还要如此怀念。”“师尊,你胸口的梅花碎了,我最后的梦也碎了。”“师尊,当我带上猩红色的面具,我将为你杀出一条血路。”“师尊,当我花瓣凋零,断枝空袖飘布,你不可来寻我,只因无颜再见。”撑筏凋零夕渡,断枝空袖飘布.天江浪花起,青山重叠择路.悲去,悲去,此生再共难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