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瑶瑶五缘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豪门千金的非凡之路豪门千金的非凡之路瑶瑶五缘现言完结她,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有天来告诉她,自己是自然界的公主!学来修成,她看到自家三个哥哥是如何收获自己的爱情,这不由让她酸酸的,只是,头痛的是: “娘子,我们什么时候生个孩子啊。” “滚。” 这个男人不烦吗?整天缠着她。第93章 完结再见2020-10-18 20:25:44
热门推荐
  • 神刀纵横神刀纵横雨落天河|仙侠一把毫无用处的刀! 一门根本无法修炼的功法! 一个混了三百年,依旧一事无成的人! 当这三者结合在一起,便开始绽放出玄天大陆上最璀璨的光芒! 这是属于秦枫一个人的神话,虽隔亿万年,仍令人无限神往! 余思慕先贤,特为其立传,并题诗以记之: 万物初生孕神光,漂泊万年隐寒芒。 待今得入英雄手,纵横天下莫能当!
  • 异世界道门异世界道门清风小道童|仙侠这个世界有神,有鬼,有大儒才气冲霄,有修士纵横天下。一个普通人携带道门弘扬系统降临此界,立道庭,封地祗,扬天地正气。 书友群号:748092562
  • 最强军魂最强军魂天佑|军事【热血爽文】部队里有一个传说,一个没有番号的部队叫做黄泉小队,一个比魔鬼还可怕的代号叫做阎王。 他的名字,敌人闻之丧胆。 为兄弟,头颅可抛,为国威,粉身碎骨,中华好男儿,持枪驱妄图进犯之虎狼! (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我的野蛮老祖我的野蛮老祖双刀彩虹|仙侠群山之巅,雷鸣电闪,罡风如刀,卷起乱石成雪。红衣仙子立于风中,柳眉倒竖,凤眼含煞:“废物,一群没用的东西!” 老祖一怒,血流千里!仙子身后,众修士瑟瑟发抖,噤若寒蝉。 关键时刻,少年挺身而出:“殷某不才,愿为老祖打造最专业的修炼团队,保证老祖仙途所需之一切用度。丹药宝材,戍卫安全,灵气供给,生活起居乃至奴婢仆役,哪样不合老祖心意,唯我是问!我提议,设立老祖修炼办公室.......”
  • 混元造化诀混元造化诀小小四季豆|玄幻【热血爽文,火爆连载】 平凡少年偶得上古之神创立的逆天功法——混元造化诀。 通玄诀炼神,神识外放,一念通天。 锻气诀炼气,造化万物,所向披靡。 淬体诀炼体,不死不灭,天下无敌。 而吞噬诀,可吞天,可吞地,可吞尽世间一切不平事。 还有天眼诀、淬火诀…… “只要我能获得至高无上的力量,我不在乎这诸天万界,谁人称帝,谁人称王,谁掌天命,谁执地纲。”
  • 迈向克里玛莎迈向克里玛莎甲鱼不是龟|奇幻“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信仰!” 他是一只巫妖,他却恪守着骑士精神! 他是一只巫妖,他却坚守着光明信仰! “强敌当前,不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圣灵!忠耿正直,宁死不屈!保护弱者,无违天理!” 站在世界的顶端,无论多大的风雨,没有人能阻挡他追随圣灵的步伐!圣灵也不能! …… 这是一只碎嘴猫和一只将身心都献给光明的巫妖的烂漫传奇故事! 是的,“烂漫”,不骗你!就是这么回事!
  • 冷面律师偷个娃冷面律师偷个娃fangjieyou|现代言情天杀的,好歹她是亚洲首富的孙女。不过弄砸了一场相亲宴,竟被一向疼她入骨的爷爷给赶出家门。爷爷说,只有生下欧阳家的继承人才能回家!离家就离家,好歹她是瑞士名校高材生,去哪都能活。可是老天爷,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爷爷竟然动用了欧阳家族的势力,全香港地封杀她。只要听到她欧阳明媚的名字,连简历都不要看了!最后还莫名其妙惹上高利贷,害她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不过,她欧阳明媚可不会就此屈服!没有男人就不能生孩子了吗?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偷种!*他是冷面毒舌大律师,不想一次见客户时,跟一个刁蛮难缠千金大小姐杠上了,从此他平静的生活被她搅地鸡飞狗跳……
  • 犯罪心理性本善犯罪心理性本善星星的泡沫|悬疑灵异人之初,性本善,究竟是怎样的人生经历让天使般的孩童成长为连环杀手?在他们发生人生最重大转变的那一天,如果有人伸手援助,是否一切都可能不一样?文沫,女,30岁,从事犯罪心理学研究12年,现任国家安全局犯罪心理研究室副主任,在地方刑警遇到无法解决的血腥案件要求支援时,将披着人皮的恶魔一一绳之于法。
  • 风水点命师风水点命师佛祖是爷们|都市相术分三等,相面、相心、相前身后世。风水分阴阳,理气、形派、天象磁场、五行之术。灵气分九类,生活起居,时刻相伴,若能加以利用,必妙不可言。点命劫穴,则可改变自己和他人气运,善加利用,便可刑罚善恶,逆天改命。机智勇猛的相吉,在得到祖传玄门内息术后,流氓?富二代?相由心生,命由己造,言语欺人,唯相至诚。风水命理,藏气活水,磁场感应,神鬼灵邪。
  • 头号新欢:金主老公求抱抱头号新欢:金主老公求抱抱空城旧忆|现言前男友的设计,让陆熙和墨谨言相遇。或许就连陆熙都不曾记得,墨谨言曾经见过她最狼狈的时候。只是一眼,墨谨言就确定了自己命定的那个人就是陆熙。从此,墨谨言开始了宠妻之旅。“陆熙,遇见我,你注定无法逃离!”“陆熙,最美的时光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美的际遇。”“陆熙,你只能是我的!”终于,陆熙渐渐喘不过气,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墨谨言,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她又能够怎么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