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玄笙嘉懿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阙舞笙歌入三生阙舞笙歌入三生玄笙嘉懿仙侠连载上古仙帝,下凡历劫,体会亡国之苦,可怜陈国人,国破人亡,陈国旬妍公主,在遥寒国军攻入之际,从都城城墙上一跃而下,史称旬妍祭国。 旬妍肉身尽毁,一魄尽失,观世音菩萨,见此子爱国尽孝之心感天动地,又念她是仙帝凡间血脉。便将她所剩的二魂七魄存于灵玉中。 旬妍母亲,陈国皇后南艳荣,本该历劫飞升为余晖仙子。为救旬妍,自毁神骨,求着观音菩萨把自己的一魄融入灵玉成全女儿。最后化作三足青鸟飞于天际。第39章 翎翼卷——宛玲叹——三世重逢2020-09-24 07:21:42
热门推荐
  • 妖孽战兵妖孽战兵迎风一刀斩|都市林山,从战场归隐,一个绝代兵王就此回到都市。他是归来的王者,其神秘的身份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千金小姐冷艳女王,纷纷爱上他。随处而来的敌人,不断涌现出来的对手,再掀血雨腥风。无奈之下,林山重出江湖。一双铁拳,打遍五湖四海。满腔热血,融化美女芳心。
  • 无上业道无上业道梦昙轻尘|玄幻废物少爷梦天淬炼肉体获得强大力量,势要摆脱臭名。偶得天书残卷,勇闯恶魔之岛,成为绝世天尊。踏碎天道,让这天下众生,诸天万道,皆臣服我在的脚下!
  • 前夫非诚勿扰前夫非诚勿扰钟映颜|现言每一个夜里,她都只能默默对着空荡的枕边说晚安,眼角悄然已湿,而他,在外花红柳绿无数,小三嚣张得更是直接骂起她这正主来。不断地委曲求全,陶梦园以为,只要她愿意等,不跟他吵闹,他就会回头,看到自己对他的一片真心。可,父母破产,他却提出跟她离婚,终于,她睁着泪眼才看清,他根本没爱过自己。于是,她如他所愿,安静地消失于他的生命里。然而为什么?南少白,你不是不爱我么?在我另结新欢的时候,又为什么会着急恼怒?甚至来掐掉我的桃花?
  • 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姐姐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姐姐水门提督6|都市参加同学聚会,月薪三千被嘲笑? 系统觉醒,签到第一天就送个首富姐姐! 陈伟:别人努力才能变强,而我不一样,签到就能变强!很强!
  •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_集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_集部永瑢|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气动乾坤气动乾坤抽刀鱼|玄幻气,天地本源,万象起始。天下修士引气入体,演化万千,各种传奇、神话、史诗一一出现。秦臻得到一块来历神秘的镜子,从此踏上了强者之路……
  • 福运娇妻在八零福运娇妻在八零苹果小馅儿饼|现言安然被家里当成提款机,被榨光了血汗钱之后黯然死去…… 重活一世,她好运加身,虐渣打脸步步高升! 福运、财运、桃花运……一个都不能少! “你老跟着我干啥?”安然皱眉看着身后跟着的大帅哥。 高富帅肖景瑞一脸甜蜜:“不是说好了,一辈子不分开吗?” 安然:“我还不想谈恋爱……” 肖景瑞:“可你已经偷走了我的心!” 安然:“……” 好吧。谁让你是霸道总裁富一代,你说不分开,那就不分开!
  • 御灵新世界御灵新世界有道言|轻小说(注:本书存在大量章节缺失,慎入) 幻兽大陆日报…… 震惊!一只名为皮卡丘的黄毛老鼠居然把雷神坐骑夔牛给劈死了! 粗俗!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御灵使竟对其御灵兽们做出这种事…… 昔日天才御灵使竟遭千万人追杀,群众:沙奈朵是我哒! 这算不算丢人到外域了?黎明竟在外域诱拐了国王的史莱姆公主? …… 在这个神奇的世界,未知生命体、魑魅魍魉、龙凤龟蛇、甚至西方魔物哥布林史莱姆皆归为灵兽,通过敷灵灵兽战斗和增强自己的御灵使们明争暗斗,只为走上修炼终点。魂穿而来的黎明,却带着更加未知、且画风不同的神奇宝贝来到了这里…… 简介无力,看了再说……
  • 恶少的替身新娘恶少的替身新娘小颜|现言一场意外让两个相爱的人从此形同陌路,失忆后的她却成为了他的未婚妻,“你长得跟她再相似但始终不是她,为什么要背叛我”。犹如一张白纸的失忆人的可怜人被他无数次的强占着,将对她的思念与怨恨发泄在这个替身的身上,她也有着一个视她如命的他而今却变成了最痛恨他的人,“你爱过我吗?”
  • 妈咪!总裁宠妻无上限妈咪!总裁宠妻无上限软糖小嘟嘟|现言为了寻求漫画灵感,唐宋宋被闺蜜介绍了一个小鲜肉! 初见小鲜肉,唐宋宋的评价——容貌惊为天人、气场非同凡响! …… 向来冷漠无情,沉迷医术,在他眼里,所有人都是医学骨架的原教授,画风竟然变了? 他竟然亲自背女人上楼? 他竟然会为了讨女人欢心,一掷千金买下商场? 他竟然还会为了这个女人,打破原则接肠胃炎这种小手术? 从此以后,大家都知道,讨唐宋宋欢心,就是讨原大教授欢心。 众人纷纷花样讨好唐宋宋…… 原明轩冷笑一声,对保镖道:“把占用我女人时间的那群人,都丢出去!” 宝宝吃着冰激凌,委屈巴巴:“可是,今天周六,妈妈的时间是我的呀!” 原明轩温柔的摸摸儿子的头,冷声对保镖道:“幼儿园太不尽责了,周六竟然放假?买所幼儿园,把原小宝送进去!” 宝宝惊呆了:“?”大人还能这么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