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幽语心梦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穿越之蝶与恋穿越之蝶与恋幽语心梦古言连载第二次写,写的不好见谅哈~ 她,是21世纪顶级特工,一次意外让她来到了历史上未记载的国家。 既来之,则安之,以后总有办法可以回去的。然而在这个国家,她认识了不可一世的他。。。他们彼此合作,一起经历生死,一起执行任务,也会因为误会而让彼此心碎。这些经历反而让他们的感情更加根深蒂固。 甜文,有虐,欢迎阅读!第5章 穿越2020-08-02 00:56:26
热门推荐
  • 重回下岗时代重回下岗时代肖邦乱弹琴|都市他穿越回了过去,知道身边每一个认识的人未来二十年的命运,但正因为他的回归,这些人的命运,也发生了改变。 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 试炼学院试炼学院狸猫6|武侠十四岁,白银遭遇屠村惨案。为报仇,他进入东洲学院,伪装自己、勤修苦练。入东海、进天山,功力日渐加深,仇人身份渐浮水面,竟是千年部族中人。 天山事了,他被请入水灵界,获知身世的同时,也迎来了一次又一次试炼。 在试炼中,他渐渐发现,自己一直被人操控着前进。而十四岁的屠村事件,也并非如他起初想的那般简单。
  • 宠妻上上策宠妻上上策豆包姑|现言人人都知秦照琰有怪病,只要碰触到女人就过敏。可是,叶沉鱼就像他的过敏药,无论怎么碰触,他都不过敏,既然如此,来个亲亲游戏。她欲哭无泪,秦大少爷,你不是对女人过敏吗?他笑,女人,你是我的理想型。什么鬼?面对这样一个腹黑偏执的男人,她只想逃逃逃。然而逃过之后,他像饿狼扑食,强夺索爱,令她一步步沦陷,陷入他捧在手心的宝。某天,她脑子一抽,“你别忘了,我们还有仇。”“我不正在弥补你?”“弥补......”他张狂霸道,“女人,一生只爱你一人。”
  • 剑佛剑佛终归谎言|仙侠虚空之内,九剑浮于空中,光芒闪烁,如龙吟般的鸣叫不断发出……乌云之下,一人闭目站立,无数灵魂转动,来自地狱里面的哀嚎……茫茫大地,群雄逐鹿,为剑而生,亦为剑而亡。白石,以酿酒之天赋,踏上剑修之路,而后以剑之名,立地成佛。一切精彩,尽在《剑佛》之中!
  • 魔法学院录:七色绯夏魔法学院录:七色绯夏Mokina|玄幻言情【完结】『暹罗猫·Club』「第二季回归!搜索——魔法学院录II:时光之冕(连载中)」「只要有未来,只要你还在我的未来里,世界就一定不会褪色」一次委托,拉开了爱与邪恶的命运之战。她是废柴魔法师,却被卷进扑朔迷离的冒险之旅,一次次奇幻历程与精锐的推理开启了神秘的身世之谜。他是未来王者,深不可测视若无睹,幻与真实将注定牵动起不凡的生命与铭心的爱情。如果说相遇是必然,那么命运是否早已尘埃落定。在宿命的轨迹里,谁会解开错综复杂的惊天秘密,又是谁,在幕后主导着这场华丽游戏。
  •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盛宠之毒医世子妃云玫瑰|古言苏冰嘴角微勾,淡笑看着君泽天。“不管是谁,敢阻拦你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既然是决定来失落之地闯荡,畏手畏脚可不是他们作风! 前路纵然荆棘满路,九死一生哪有如何?
  • 娇妻难宠,总裁老公太腹黑娇妻难宠,总裁老公太腹黑楚辞|现言“林晴如!你永远都记不住你不再是我的妹妹,而是我的老婆”我算计了所有,却唯独没有算到你的心!不过,就算是拼尽一切,你也休想再逃开。
  • 火影之幻想鄉大弟子火影之幻想鄉大弟子十萬無節操|同人幻想乡出来的鸣人是为了妹子而去扛妹子!我们的主旨就是不为基友而战!从那个毫无下限自戳双眼且大愉悦的幻想乡,所教育出来的鸣人。以不同角度看剧情,看完后必毁剧情的火影轻小说!要鸣人弄一个别出心裁的剧情介绍?──瞪着死鱼眼的鸣人把自己的金发弄得乱糟糟的,还把手放入和服内,一脸慵懒又颓废,开始用小指假意挖起鼻子以银色卷毛大叔口吻:「假发,与其想着怎么吐槽剧情,不如想想怎样用剧情让大家吐槽。」火影之幻想乡大弟子──我是鸣人,我没心没肺直至丧心病狂。这是被一群幻想乡的妖怪所教导出来的,鸣人之物语。
  • 一品邪女一品邪女玲雾|玄幻言情叶家三房废物长女叶灵身上,自废体变神体,嚣张匪修一路高歌,武碎空虚白日飞升仙界,敲诈、疯抢神界。左手神仙醉,右手捆仙索,遇兽抢兽、遇人抢人、遇仙抢仙、遇神抢神,一路高歌抢进神界,万神退避三舍。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无敌龙蛋养成系统无敌龙蛋养成系统铁头葫芦娃|都市新书《都市之神级选择系统》已经发布,免费精品,感兴趣的大大可以点我作者名看。 “恭喜主人捡到战龙龙蛋,获得无极战力。” “捡到雷龙蛋,习得万世雷法。” “捡到音美龙蛋,拥有天道灵音。” “捡到黄金龙蛋,掌控点石成金术。” ...... 陈天激活无敌龙蛋养成系统,带领一群萌龙遨游都市。 山巅,陈天负手遥望。 “广目无尽红尘中,唯我与天齐同寿。” 身边,一只小手拽了拽他的衣角,“粑粑,这么装逼会带坏我们的哦。” “二妹,你还不知道?不装逼,老爸他无法呼吸。” 陈天:“.......”emmm,你们这群小龙仔,坏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