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秋微凉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机智萌宝:拐个总裁当爹地机智萌宝:拐个总裁当爹地秋微凉现言完结六年后,她成了小有名气的青年医生,带着一个软萌可爱又不好惹的小豆包出现,成功引起了在医院装病的霸道总裁的注意,没办法,这小包子长得跟自己太像,他想要忽略都不可能!于是,为了得到安医生的特别照顾,一向雷厉风行,杀伐决断的欧大总裁的病,便再也没好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第177章 学医救不了你们2020-05-24 05:20:52
热门推荐
  • 诸天最牛师叔祖诸天最牛师叔祖w风雪|科幻都市酒店保安莫寒山,灵魂穿越诸天万界,每一次穿越之后辈分都很高,是师叔师叔祖、叔爷老祖宗般的人物,再加上一身过硬的手段本领,于是他牛了!
  • 美女的完美高手美女的完美高手坐墙等红杏|都市一个是蛮横、霸道,整日里砍砍杀杀的黑帮大小姐,一个是气质、知性的公司总裁,她俩竟然长得一模一样,哪个才是我的老婆啊?突然有一天,黑帮大小姐成了总裁,总裁成了黑帮大小姐,夏洛的脑袋都疼了,怎么办,怎么办?
  • 仙魔界之缘起仙魔界之缘起十三浪客|玄幻安放多年的仙魔界恩怨,一直在人的记忆中萦绕,魔都都主为救自己的妻子,决定孤身上仙城换地珠,却引来杀身之祸,心有不甘的都主死前放出两道魔咒,厄运降临在两个即将出生的孩子身上,另一个为复仇而生的孩子也开始了她的旅途。一把天剑即将出现,让平静了十八年的仙魔界再起风云,三位主人公不期而遇,厮杀也开始了。重新揭开十八年前的事情来,一场更大的阴谋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开始向人间靠近,注定这是仙魔界不平凡的一年。生命的灵魂若是爱,我愿意付出自己的全部来成就你,包括永远活在黑暗的世界中。
  • 重生之锦凤求凰重生之锦凤求凰萌溪宝宝|古言夫婿与亲人合谋的陷害与被叛让沐玖玥命断黄泉。再次重生,她褪去了原本的天真,目光里却多了几分摄人心魄的凛然!贱男?看她如何将他踩在脚下!那些害过她的人,她偏要揉碎了黄连让她们和着眼泪往肚里吞!且看她惊世绝伦,风芒尽露,势不可当,尽将一切掌握!
  • ROBINSON CRUSOEROBINSON CRUSOEDaniel Defoe|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最强战龙最强战龙王明逸|都市冷逸,战场上威猛无匹的王者。回归都市之后,在这钢铁丛林的战场上,他依然是无可匹敌王者。风起云涌,四方博弈,是龙终归要翱翔天空,傲视天下,演绎战龙传奇。
  • 至尊狂妻,极品废材小姐至尊狂妻,极品废材小姐风间雪舞|古言绝世废才?怂包丑女?未嫁先休?擦!瞎了你们的钛合金狗眼!当E世纪全球最顶级赏金猎人,法学系最具权威的验尸官令狐青雪替换了她,什么天才在她眼里都只是烂泥,什么天仙美人在她面前都是浮云!涅槃归来,她打的恶奴人仰马翻,虐的渣男七零八落,揍的绿茶白莲花稀里哗啦!更引来无数美男蜂拥献殷勤,气的某霸道妖孽一声吼:“女人你可是收了本王聘礼的,你敢沾花惹草试试!”某女叼着牙签挑着眉有恃无恐的说道:“谁能证明!”某妖孽勾唇坏坏一笑,“证明,我马上就给你证明!”【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鬼手天医:邪王宠妻无度鬼手天医:邪王宠妻无度白素素|古言素素新文《神医宦妃:摄政王,滚下榻》,宝贝们继续支持哦!二十一世纪天才鬼医兼验尸官,一朝穿越成将军府不受宠的大小姐说她是废材?五行元素测试柱都爆棚了看见没!人家武修元丹只有一枚,咱有一堆,一天一颗,天天换着玩!说她懦弱胆小?最强大的杀手组织幽冥堂听说过吗?老大就是她!凤临异世,上官云舒在这苍昊大陆活的是风生水起,玩的得心应手!只是,为什么这个妖孽男人那么难对付?还非赖是她孩子的爹!传闻中王爷冷傲、冷情的风骨呢?邪魅小宝唇角一挑:“王爷,调戏我娘亲的时间到,插队请再补银子,不过……得先问问您身后这些黄金单身汉们愿意不愿意!”(不喜请点右上角叉叉,恶言一律删除禁言不解释)
  • 启奏陛下:皇后娘娘又跑了启奏陛下:皇后娘娘又跑了追梦的叶秋|古言已完结,请放心追文!么么哒。新文《医圣王妃:妖孽王爷,别乱来》已发,欢迎各位亲们关注:这个夏天带给您清凉的感受!帝都白领穆云湘一朝穿越成了慕容府里的三小姐,最大的愿望是坐吃等喝,享受生活。不料被大师批文有坤德载物之相,什么?皇后,她可不干,那是个糟心苦力活,一定要逃跑!那一夜芙蓉园里满园的梨花盛开,夏世泽心满意足地搂着罗衫尽褪媚眼如丝的慕容云湘:“湘儿,以后不要再逃了可好?”“不行,生命不息,逃跑不止!”夏世泽欺身而上,怀个娃看你怎么跑?待慕容云湘第三次看到自己隆起的肚子时,她忍不住咆哮:“夏世泽你究竟要我生多少?”夏世泽一脸认真地掰着手指头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慕容云湘暴走了……
  • 风光迫嫁风光迫嫁萝卜丝端子|现言毕业典礼上的浪漫求婚,让她在22岁生日这一天成为了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可是这幸福却仅仅维持了7天。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病床上的男人面色苍白,人事不省,仿佛不是七天前才在礼堂上对自己念出誓词的那个人。 “我可以救他,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站在眼前的男人眼神冰冷,他是唯一的机会,却要她答应一个任谁看来都是强人所难的条件。 “跟他离婚,嫁给我。”男人面无表情,说出的话却令人目瞪口呆。 强扭的瓜不甜,可是他不在乎瓜甜不甜,只要能解渴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