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我走中路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宦妃还朝宦妃还朝鸭圣婆|古言重重波澜诡秘,步步阴谋毒计。她,独一无二的狠辣亡后,发誓要这天下易主,江山改姓;他,腹黑妖孽的倾世宦官,背负惊天秘密,陪卿覆手乾坤。她问:“玉璇玑,我要的天下你敢给吗?”他回:“苏绯色,你敢觊觎,本督就敢成全。”强强联手,狼狈为奸。纵观天下,舍我其谁!
  • 孤女有毒:太子请小心孤女有毒:太子请小心倦流年|古言二十年前,云国藏有千年宝藏的传言葬送了云国。二十年后,千年宝藏再度现世,天下哗然!殊不知,这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乱世阴谋。他是寻找千年执念的曼珠沙华,邪魅睥睨,视天下为玩物,狼火烽烟笑敷衍,千军万马亦无懈。她是魂归来兮的异世灵魂,淡漠薄凉,闲看风云起,淡看山河碎。以万物为刍狗,视世人为尘埃。他以天下为棋盘,她以众生为棋子;他笑看风云变,她淡看硝烟起;他倾尽天下只为卿一笑,她拱手山河只讨君一欢……江山如画,半城烟沙,且看他和她如何在风云骤起之中谱写倾世之歌,乱世之下共创盛世皇朝。场景一:殷皇皱眉,“你是殷国太子,她也是殷国子民,不喜欢推开就是了!何苦伤她性命?”殷漓挑起眼角斜他,不屑的撇嘴道,“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心思,明知道我的毛病还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出现在我眼前。”殷皇一噎,脸上微显被拆穿的尴尬。随后又想起他这个儿子为妻命是从,故作疑惑道,“你如此横行无忌,太子妃也纵容?”闻言殷漓嘴角慢慢上扬,“娘子说了,这种行为必须纵容。出了事她负责!”殷皇抽搐,“……”场景二:柳依依抿抿嘴,追上去,紧紧的盯着她,“为什么?为什么不恨我?”沐向晚站住转身,扬眉表示疑惑。柳依依不放过她脸上眼中的一丝表情情绪,“我背叛了你,还陷害过你那么多次,你为什么放过我?”沐向晚神情淡淡,“那你陷害到了么?”柳依依抿唇,看着沐向晚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勃然怒起,“你是不屑。”沐向晚转身离开,只留下淡淡的话语,“没兴趣。”场景三:楼无尘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满眼不舍的轻声道,“好好保重。”殷漓立马转头看沐向晚,果然见到沐向晚眉宇微微柔软,立马抱住她气急败坏的对楼无尘吼,“小白脸你再这么看着本宫的娘子,本宫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当鱼泡踩!再说,你一个大男人装什么可怜,不嫌丢人么?”说完一转头,撒娇,“娘子,我饿了,我们快回家吧!”众人绝倒,见过无耻的,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刚还说了别人,转头自己就装可怜。
  • 天才御兽师天才御兽师润月晨|仙侠奇缘她是所有仙人眼中的仙界废柴,在家族受尽白眼,赶出家门,岂不知废柴的她却有一身仙骨,引来无数兽类想要吃她,有了一个奇葩的仙器也就算了,怎么这群野兽也来跟着凑热闹?升级没问题,不过要当我的手下,不同意?OK,免谈!
  • 云烟畔见烟云色云烟畔见烟云色抓住一只阿紫|古言她重生而来,看着身侧终会夺她性命的男子,她认输了。即使重生,她依旧义无反顾地走入他为她布置的陷阱。 只是临死前看到的那个眼神,让她觉得,或许这一切并不是她的一厢情愿。
  • 我的千金小姐我的千金小姐陌醒|都市隐世狂龙韩超,只想安静的做个事务所小老板,却因为天降萌女再出江湖,踏上极品囧爸复仇护女的不归路。出则风云变幻,退则美人绕膝。逆鳞之战,就此拉开……
  • 最强侠盗混都市最强侠盗混都市风中的阳光|都市看在两千块钱的好处费上,陆宁帮美女总裁宋楚词夺回被抢走的包包后,这个冷艳逼人的小丫头片子,不但想赖债,还诬蔑他跟小偷一伙的,真是岂有此理,要不给她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天理何在?陆宁却不知道,就因为这两千块钱,他被卷进了一场大阴谋中,成为一名当世最苦比的护花使者。
  • 那个校草吻过我的唇那个校草吻过我的唇揚揚|浪漫青春(正文+番外全部完结)上官云是学校里的风云上物,很多女人的仰慕者,宣宣只是一个被爱情伤过的平凡女生。在那月色朦胧的操场上,上官云突如其来的吻了宣宣还对她告白一定要追到她。宣宣的那支离破碎的心会接受上官云的热情吗?他们将会发生怎么样的一系列感情故事呢。
  • 亲爱的鲸亲爱的鲸白堇念|现言-此文为悬爱文- 初遇时,他轻而易举的洞晓了她所有深藏的秘密,本以为她会敬佩他的厉害。 谁知,她只是冷冷一笑,“心理学家,请不要带着你的自以为是,擅自推理别人的故事。” …… 感谢你,用像鲸鱼沉溺海底的温柔呼吸,将遍体鳞伤的我从无尽深渊中带离。 我爱你,像星海砸向大地,遥遥无期,至死而已。
  • 华佗宝典华佗宝典我吃肉夹馍|都市一个神秘木盒,让林虎意外获得了华佗传承,掌握七十二秘技!强大的医术不仅能救死扶伤,更带来神秘力量!他开诊所,灭恶霸,修奇功,平淡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然而,在他强势崛起的背后,总有几双阴险的眼睛在盯着他,想要夺走他的一切……
  • 大国高科大国高科房产大亨|都市我们的骨子里,就流淌着创新进取的血。 要是连我们都不来搞高科创新! 那么未来世界的话语权在哪里? 而在九十年代的某一天,张东升很轻蔑的告诉外国投资者:“我不但不给你便宜,还要抬高价格,因为全世界除了我这儿你无处可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