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俄)伊萨克·巴别尔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骑兵军骑兵军(俄)伊萨克·巴别尔小说连载1920年,巴别尔他以战地记者的身份,跟随布琼尼统帅的苏维埃红军第一骑兵军进攻波兰。战争历时三个月。巴别尔目击了欧洲历史上,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大规模的空前惨烈的骑兵会战。1923年至1924年,他根据这次征战,陆续创作了三十多篇短小精悍的文章,有战地速写,也有军旅故事,这就是《骑兵军》。这曲曾经震撼过世界、畅销欧美的苏波战争的绝唱,既是一个带眼镜的犹太书生有关文明与暴力、征服与反抗的记录,也是一部霸气十足、豪气冲天、剽悍粗犷的哥萨克骑兵将士的列传。第8章 意大利的太阳2020-05-08 06:56:55
热门推荐
  • 抱紧大腿的日子抱紧大腿的日子雨夜夜雨|历史若是有一天,穿越这件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做?不慎一脚踩空摔入窨井中的柳宁就遇到了这样的事。他会如何在这个完全不属于自己认知范畴内的时代怎样存活下去呢?不然抱个大腿试试?
  • 无限轮回求生无限轮回求生妍妍宝|科幻一夕之间,人类被未知的轮回游戏选中,每个人都成为了参赛者。 在未知的轮回世界中挣扎求生,换取生存点以求的现实世界的生存时间。 方凌,便是茫茫众生中的一人…… “轮回没有终点,生命一直存在,想要长生不死吗?那就在轮回世界中努力求生吧。”
  • 至尊妖孽公子至尊妖孽公子十三夜雪|都市【每日万更,都市精品】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没做过什么大不了的事。 也就是一拳打爆了一个妖皇,一掌拍碎一个魔帝。 啥?无敌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sorry,无敌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这是一个屌丝逆袭成为无上至尊的故事。
  • 天才神医天才神医纯洁花月夜|都市三流实习医生被一根疑似网络流传以久的“艾滋”针扎了一下,谁知道这竟然是上古神医门一项奇宝。神奇的医术让他原本平淡的生活富有传奇性,这年头,管你权倾朝野还是富甲一方,有病都得哥给你治。
  • 逍遥大亨逍遥大亨赫墨|都市新书《超级大酋长》已经发布,请各位看官多多支持! 至尊圣戒,逍遥大亨! 八十年代,一把品相不错的清朝老海黄圈椅,二十元您随便拿走,现在,二百万只能让你摸摸! 八十年代,后海的一套四合院,大概是两千块钱一套,现在,一套宅子两千万起步! 八十年代,一把顾景舟先生的紫砂壶二百块钱您拿走,现在,二百万让只够您看看! …… 三四十年前,华夏的古玩便宜的让人咂舌,如果你要是有能力到那个年代收购一大批,你现在保准发了! 被父母逼着去英国读硕士的杨靖,在一次逛跳蚤市场的时候,无意中用六英镑买了一枚雕刻有八卦造型的戒指貌似就拥有这种功能。而且杨靖还发现,这枚戒指拥有的功能还远不止这些……
  • 魏野仙踪魏野仙踪盗泉子|仙侠白天在衙门里坐冷板凳,向人陪笑脸混日子,夜里却带着全部家当逛荒坟进老宅,收妖赚外快。 穿越而来的魏野就这样冷眼旁观着天下风云,亲身目睹一个庞大帝国的渐次动荡。没有扶保汉室之志,只打算捞一笔横财就飘然而去的他,仗着一部道书残卷通吃黑白,却一不留神撞上了历史长河的分水闸…… 在星海般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里,低头翻看着道书,剑尖刻写着符篆,靠着一身并不高深莫测的道术,莽莽撞撞地造访那些未知的地方。魏野,失业的冷门科目砖家,未受天箓的汉末野仙,就这样毫无芥蒂、心情愉快地开始探索这个充满无尽趣味的世界。仙家云踪遍大千,只要不摆出什么高冷装逼范,那绝对很精彩。
  • 梅骨兰心梅骨兰心纳兰心玥|古言前世她是不懂情爱的铁血将军,他是早逝的翩翩公子。一场阴谋,阴差阳错,她怀了他的孩子。可惜他死的早,来不及说,而她至死不知嫁与他人。 这一生从头来过她仍旧怀了他的孩子,不一样的是他知道了,而她仍旧不知。蓄意靠近,编织情网,一步步引她入心,诱她入局。 梅家女儿天生傲骨,不入后宫,不为妾室。梅家男儿铁骨铮铮,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金戈铁马草席裹尸。 君臣之礼,兄弟之义,父母之恩,夫妻之爱,子女之情,在权势利益、阴谋诡计以及无情战火中又剩下什么呢?
  • 混元道纪混元道纪太元仙尊|仙侠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道德经第十四·道纪章》 自古始行来,见证历史的纪元,明见道纪!洪荒在眼中见证,神话在身边发生。也曾遥见太古的辉煌,亦曾经历远古的激荡,更曾经历上古的变迁。 神的辉煌,仙的崛起,魔的来历,世界的变迁。天地的纪元在眼中更迭。描述一篇不一样的洪荒神话。
  • 永恒金身永恒金身杨家少郎本尊|玄幻少郎新书巅峰出鞘!混沌之子,逆天改命!古混沌孕育无尽天地神魔,一朝争霸,万世轮回。在混沌这片无尽大海,化肉身为船,漂浮在这苍茫汪洋,终有一日,我将吞风云变化身成龙,傲逆乾坤。
  • 活人禁地活人禁地无颜|灵异阴差阳错,我在一条鬼街赢了五百万,谁知道那却是我的买命钱。从那之后,我身边怪事不断。为了续命我也只好为了生计出入一个个活人禁地。学校下埋葬着的不化骨,无神谷中水晶棺里的半具残骸、鳌太雪山下冰封着的天墓神道、漫天黄沙下的西域圣教残骸、殷商亡国之前神秘消失的宫殿......之前我从不信鬼神,但从那天开始,我发现它们原来就在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