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于秋阳 司马志 郑世卿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凡人仙梦|轻小说我最理想的女友是五更瑠璃。 这是写给我,也是写给黑猫、绫濑、桐乃……亦是写给诸位同好的…神作? 黄粱一梦,多么令我羡慕,很久没梦见瑠璃了~ 神问我,愿不愿意穿越到五更琉璃的世界,出乎意料的是,我没有马上答应。 低头想想,不由苦笑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愿意。 因为…… 这样的我,也只配远远看上一眼。 也对,也应该是这样。 毕竟…… 这是我最后的尊严了。 欢迎大家来878085189参加神圣黑猫骑士团。
  • 凰图如画:囚爱小王后凰图如画:囚爱小王后童童|古代言情她是高科技时代的小神童,穿越到盛世天朝,落入无法救赎的黑暗。他是生杀予夺心狠手辣的王,一道圣旨,天朝臣子可尽情享用罪臣之女;孰料,她凤身天定,命格为后,三个月后,他说:今夜,由你侍寝。这一次,她再不能逃脱命运之手。整整十四天,连续不休的在他身下哭饶,她发誓,一定做这天下最大的女枭雄,将他的龙椅踹翻,龙床压塌,让他将牢底坐穿……她怒吼:暴君再敢过来,老子就开枪开炮了!*每天保底三更,正常六更,上午十点之前更完,若是加更在下午和晚上,求包养,求支持,欢迎加入童童官方群:4851275**
  • 诸天八帝诸天八帝仙姑娘娘|玄幻宽广无边的混沌,是诸神的战场,杀伐争端,鲜血意志汇成了部部神话。天道的秩序,修士的雄心,谱写一曲曲荡气回肠。而其中央耸立的巨大宫殿——九重宫阙。那个混沌界的最后一片乐土,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从这个在混沌只是座巨大无比的宫阙开始,天上地下,九重天地,九方世界。修士却只是一条路。八帝就此走出,熬战天下。
  • 异位面冠位宝具之主异位面冠位宝具之主清水凉白开|轻小说古武技青年组冠军的宇轩穿越了,这个世界的高考竟然是攻略虚拟现实游戏最终BOSS? 据说攻略成功后不用996上班,只需前往异位面刷刷怪、打打装备,钞票、香车、别墅不是梦? 阿尔忒弥斯之弓、誓约与胜利之剑、闪耀于终焉之枪、天之锁…… “究竟是我穿越了神话?还是神话把我给穿了?”
  • 我的鬼胎老公我的鬼胎老公金子就是钞票|悬疑在我很小的时候,被村里人喂下了鬼胎血,我成了那鬼胎的娃娃亲。不过令我高兴的是,那鬼胎男从七岁被一个老先生接走之后就没出现过。不过高兴的事情总是不长久的,我实习的时候,他回来了。一出现就是一双血瞳,在我梦中,在镜子里,他的身体穿透我的衣服,肌肤贴着肌肤,汲取我的气息。我无法挣脱。他腹黑,强势,恐怖,但是也很特别。他告诉我什么是五行咒,什么是鱼眼短命,什么是诈尸像,等等。在我感觉自己有点喜欢上他的时候,才知道,他只是为了汲取我的气才靠近我的。他注定逆天,他就是一把划开人间地狱的刀,而我就是他的刀鞘。
  • 大道惊仙大道惊仙浮沉|仙侠混元未证不谒至圣 过往的所有辉煌不过是一曲流觞 昔日的种种荣光早已被世人淡忘 今世陆离有个愿望 只手碎界少年狂 仗剑仙天屠万方
  • 木叶的奇妙冒险木叶的奇妙冒险啤酒熊|轻小说(新书《吾乃格斗之王》已发表,请多多支持)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倒霉蛋穿越了,他变成了日向家的大少爷,还顺带在火影世界里觉醒了替身的能力。 你说有替身就有替身吧,可为什么这个名为“辉夜姬”的替身......长得这么像某位最终BOSS呢? 这也太膈应人了吧?看着漂浮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缩小版大筒木辉夜,日向御行的脑门上出现了一堆黑线。
  • 终极透视神医终极透视神医一支笔|都市一伙刚得手的盗墓贼不敢走高速,开着辆皮卡沿着二级县道行驶,从车上掉下来一个纸箱子,里面用废报纸揉搓成团包着一面青铜古镜,被崔浩捡到。崔浩在这个小县城里只是个普通的电焊工,因为眼睛经常被电焊打到,近视高达八百多度,摘了眼镜跟瞎子差不多,冷不丁捡到个宝贝,看周围没人,果断拿回了家。谁知照镜子的时候,里面竟然出现一个和他一模一样,但不是他自己的“人”,此人自称忘了自己是谁,只记得是被一个老魔头封印到了镜子里。让崔浩叫他镜神。
  • 诛天战神诛天战神冷光月|玄幻无敌意志塑就魔神圣体,步步惊心走向强者巅峰!一场意外让杨磊借体重生,轮回传承,使他成为万界独一无二的魔神之躯,从一无所有到成为独尊诸天万界的战神,一路走来,尸山血海,堆骨成山!更有诸多美女青眯、冷傲的、热情的、强势的、半推半就的,甚至逆推的应有尽有!
  • 乞丐老公错爱小笨妻乞丐老公错爱小笨妻楼语|现代言情为了躲避华大总裁的求婚,梁恩凝一气之下嫁给了街边的乞丐。不过,她并不后悔,因为她的乞丐老公又帅又体贴。只是……为什么她被人欺负华君灏总会及时出现?为什么她醉酒是华君灏把她扛回了家?为什么华君灏身上有与老公一样好闻的味道?为什么乞丐老公不在家很久,她却怀上了宝宝……当华君灏撕下假面,露出与乞丐老公一样的帅脸时,梁恩凝彻底不淡定了。她炸毛般吼叫,“华君灏,你个卑鄙的小人,你居然敢骗我,我要和你离婚!”华大总裁邪魅一笑,“宝贝儿,小人儿不是我,而是在你的肚子里喊你妈咪的那一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