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椒盐锦鲤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某科学的终结者某科学的终结者椒盐锦鲤科幻连载泱泱星河百亿年,英雄辈出,能担得起反派二字的却寥寥无几。 韩青,宇宙万灵的共同敌人,终焉审判者。 晓乾坤,算因果,巴掌大的罗盘便叫一颗星球分崩离析。当清算日来临,他必降临,审判万灵与诸神。 “修仙者?你的时辰到了,去死吧!” “克苏鲁邪神?你的时辰也到了,吃我炎爆弹!” “道,道祖……能麻烦您老人家移步墓园吗?小的为您准备了上等的昆仑神木棺椁,希望您不要嫌弃。”第10章 梦语2020-03-25 11:10:23
热门推荐
  • 灭世雷罚灭世雷罚百祭|玄幻他诞生于守天之族,却一出生便遭到了天的诅咒。那恣意咆哮着的灭世雷劫,是为他今生纵横的宣扬,还是前世罪孽的累罚。长生不死药,救得了身,可救得了心?所谓净世,是救世还是灭世?是谁在前方扬起了诸神之剑,百祭苍天,那便以我身罪孽,点燃圣祭之门!
  • 重生做石油大亨重生做石油大亨想不初|都市世界级石油化学专家的他重回2006年。 望了望母校的大门,他再一次踏上了自己的大一新生之旅。 【书友群号959016076】
  • 漫步歌神路漫步歌神路李天佐|都市90后的伪学霸毕云诗穿越到85年的中学生毕文谦身上,选择了流行音乐的道路。成名,是理所当然的第一步规划,但这不是目标。“30年后,中国流行音乐,不会叫娱乐圈,而叫乐坛……这是我的使命!”“至于自己,试试能不能成为真正的歌神吧!”没有什么金手指,但是,知识就是力量!
  • 首席特宠:霸爱娇妻第一婚首席特宠:霸爱娇妻第一婚苏离墨|现言她可能是全世界最倒霉的女人了,交往四年的男友被妹妹挖了墙角,自己还被她下迷药稀里糊涂地跟陌生男人共度一晚。醒来的时候发现那个被她“非礼”的男人居然是那个LSA集团的总裁“欧少”。这种人可得罪不起,连滚带爬地逃到意大利避难,居然又在那里好死不死地遇到了他。“徐小姐,我可以对你负责。”“帝尔司先生,这事太小,而且对现代社会而言很正常。”“是吗,那徐小姐请对我负责,我很纯洁。”
  • 我靠修仙火遍全世界我靠修仙火遍全世界楚若夕|幻情【娱乐圈修仙女大佬X天才影帝】【1V1】【团宠】修仙界宝贝蛋——南越,渡劫失败被天道劈回了现代。 初入选秀她是没背景备受欺负的柔弱小可怜?! 不存在的,敢作妖,最强预(乌)言(鸦)嘴体验一下! 质疑她是个靠整容,蹦跶上热搜的花瓶? 抱歉,洗髓伐骨仙丹当糖豆,她就是小仙女本仙。 看着越来越美,运气越来越旺的南越,全娱乐圈不淡定了。 南宝亲友后援群里, 三金影后黎女王:“南宝贝,姐姐的美颜丸又被不要脸的抢了,求——” 泰斗级导演穆老:“南宝,你的养生丹太好用了,你张爷爷也想要一瓶。” 盛世娱乐总裁:“弟妹,生发液还有不?” 南宝大哥:“我也要…” 南宝二哥:“不,你不想。” 南宝三姐:“咱们宝宝被人欺负了,你们怎么说?” 盛景珩:“不想活了?我这就去官宣!” 众人:“……?!” 某真人秀里,南越被问理想型,她笑容甜美:“当然是盛老师这样的!” 弹幕炸了,“南白莲,想碰瓷我们的男神影帝。不要脸,坚决抵制!” 当天热心网友扒出南越和盛景珩的各种情侣款,见家长照片,疑似恋爱实锤。 盛影帝v:一生所爱@南小仙女
  • 玄尘大陆玄尘大陆残酷天使|玄幻无边的玄尘大陆,大大小小的宗族派别在此林立,千古血脉传承于世,通天武学流传至今,在这片大陆,人们以强者为尊,以力量为目的,不断修炼。一位堕落的少年为保护这片大陆与自己所爱的人踏上了艰苦的修炼之路。别离易,相见难,何处锁雕鞍?春将去,人未还,这其间,殃及杀愁眉泪眼。
  • 绝地求生之战神系统绝地求生之战神系统无用书生.|军事【恭喜宿主打开黄金宝箱,获得999999RMB!】 【恭喜宿主打开至尊宝箱,获得技能狙击枪精通!】 G神:“怎么又匹配到林枫,这游戏没法子玩了!” 大司马:“什么?是林枫?那我赶紧的,先自雷!” 韦神:“玩绝地求生我只服一个人,那就是林枫!” 【书友群,群聊号码:913942028】
  • 龙王令:妃卿莫属龙王令:妃卿莫属魔女恩恩|玄幻言情“接下来做什么?”她对着红烛问。“洞房”他回答得干脆。“你玩真的?”她惊愕万分,穿越凤家双废七小姐,被嫡姐笑,被群男辱,她怒火中烧,拽着美男来拜堂,却惹上了龙王大殿下,这千年蛟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本王以身相许,难道委屈了你?”“不委屈,是怕你委屈。”新婚一夜,新郎消失不见,凤家七小姐脱胎换骨,慧根突现,真气四溢,横扫五大世家,震惊武京王朝,天生双废成了真武战神。功成名就,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大智度论大智度论(后秦)鸠摩罗什|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借你一生,渡我余生借你一生,渡我余生九月二十一|现言我爱上了自己的仇人。楚星辰害我失去光明,将我推向死亡,我没有责怪他,反而贪婪与他在一起的时光。后来,我如愿以偿成为他的妻子,却在他薄情寡义的冷淡中伤的满目疮痍。直到濒临死亡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爱的人从来都不是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