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笙夏之花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重生之极品武皇重生之极品武皇笙夏之花玄幻连载本是一代天才,却惨遭毒手,抽取灵根,武脉尽断,武根尽毁,家族遗弃,如何才能取得往日的辉煌,活到明天,在一场过去巧妙的机缘下,他获得了新生,从此,傲视群雄,逆天而行,我,便是武道的传奇,我,便是武道之皇,往日之辱,今日各位,便加倍偿还吧!第81章 87非常2019-12-22 09:43:25
热门推荐
  • 主角都被拐走了主角都被拐走了一只薯片精|仙侠这是一篇主角们以为拿的是言情剧本,谁知道是励志剧本的艰酸史...... 萧翎/洛翔/风辰...:“说好的真爱呢?" 渊晨曦:"哪里来的真爱,本殿怎么不知道?' 萧翎/洛翔/风辰/...:“那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渊晨曦:"不知道得到的好都是要还的吗?滚去工作。“ ........ 红韵娇嫩的脸庞闪现出了大大的疑问:"殿下真的有那么好?“ 让他们想想..... 萧翎:“师尊知道我不会游泳,特地束了我的灵力让我学会了(虽然是被踹进去的)! 洛翔:"妹妹说我不能见血不好,让我进试练塔磨练了一番(虽然是被骗去的)!能力提高了好几筹!” 风辰:“我之前是怕鬼的,小曦带我去了冥界一趟(被抓过去的),之后我就再也不怕了【微笑】“ 红韵:“......." 渊晨曦邪魅一笑,小样,跟我斗!
  • 叶星传叶星传若星空|都市身怀绝世武功的主角身患不治之症,一番领悟之后他决定在临死之前做点什么,于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诞生了,令各国头痛不已的超级佣兵团也诞生了!世家公主,漂亮的警花,超级大门派的圣女,还有超级大明星到底谁才是主角的最爱?亦或是照单全收?
  • 无良锦衣卫无良锦衣卫雨海飞燕|历史大明锦衣卫是为酷吏,纪商是一名基层锦衣卫,他没有背景,既要面对如狼似虎的外敌,又要提防尔虞我诈的内部碾压,身边只有一个傻大个,只能依靠他比别人稍微聪明一点的头脑,借他人权势,狐假虎威,保得一命。
  • 婚前攻心:总裁别惹我婚前攻心:总裁别惹我夜三少|现言她声名狼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以为了成功周旋在各色男人之间!他是商业霸王,商场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一夜疯狂,她与他的生命轨迹终于改变!“呵,怀了我的孩子又怎样!”冷哼一声,他竟然纵容情人将她推下了楼梯!她出身名门,为了少年时的一次邂逅追逐他的脚步,攀上高峰之后却发现他就是那万丈深渊!情人之争,夺子之战,最后,她死在了绝望之中。再次归来,她定要他血债血偿!
  • 无限真神无限真神云中游鱼|历史何为真神?神、体、力、意皆至不朽之境界,方为真神!秦舞阳!一路行来,经历光怪陆离的故事,遭遇诙谐有趣的人,成就真神之境,尽在无限空间!
  • 他的小祖宗甜爆了他的小祖宗甜爆了阿井妹妹|青春听说新来的转学生是个隐藏大佬,连隔壁职校的老大都对他俯首称臣。 一不小心和大佬做了同桌。 江苓知战战兢兢,生怕大佬一不高兴就会揍她。 大佬考试忘带笔了,不紧不慢的扣了扣她的桌子:“同桌借个笔。” 江苓知心惊胆颤,借。 大佬写作业忘带本子了:“同桌借个本子。” 江苓知心有余悸,再借。 大佬上学忘带书,理所当然把她的书扯过来:“同桌借你书看一眼。” 江苓知忍了又忍,再再借。 终于有一天,借无可借,大佬叹了一口气,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什么都有了,就缺个女朋友,同桌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把你借给我?” 江苓知:“……” 【校园小甜文,双洁,甜宠】 【女主名字-苓(líng)】
  • 输出之神输出之神小天14|游戏输出的意思就是打伤害,打伤害的前提则是活着,而活着则必然要攻防兼备。 而我们的主角,舍弃一切的防御,只为追求最高的攻击,在自身脆弱如纸的前提下,却又能够打出最极致爆炸恐怖的伤害。
  • 我是异界除妖师我是异界除妖师余火未烬|轻小说新书《我在怪异世界记录异常》已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在这个现代科技与秩序和平的社会里,世人所遗忘的邪魔妖怪却依然存在,它们存活在黑夜中,一群背负使命的人,终日游走在黑夜里,迈步朝着死亡走去。 直到某天,一道金色雷霆在黑夜中绽放,一切都变了...... ———————————— 远处巨大的黑暗身影正逐渐迈步逼近,城里的人神情绝望,防线上的伙伴会死如归...... 郑毅面色如常,回望着身后的城市,运转体内能量,伸出二根手指,朝着远处涌动的黑影遥遥一指。 “雷法最终技·千年杀......指!” ...... 这是一个平凡人穿越到异世界,凭着特殊的能力,轻松愉快除妖的生活故事......
  • 超级特战兵王超级特战兵王身披马甲|军事能动手的尽量别废话,能整死的就别留活口!男人,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 术医术医刀锋|都市开着私人诊所的龙大胆,只是现代都市之中的小人物。因为偶然的机会发现了祖传的医书图谱,从而开始探索自身身世的过程。进而发现自己是古传山、医、命、相、卜。五术之一的医术传承者。而他这一脉古医术的传承,远非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