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天殇花舞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名侦探柯南之1医生名侦探柯南之1医生天殇花舞轻小说连载穿越到了柯南世界,种族却变成了恶魔。所以…… 工藤新一:“你这家伙还是那么矮呢!” “工藤你别得意,很快我就会比你高了!” ----------- “要不要来做笔交易?什么都可以哦!(才怪)”-by某位医生 “我只不过是个医生罢了,请不要对我抱有太多期待。”-by某位恶魔 “上面的那些都无所谓,我要长高啊!”-by某位正太魔王 这是某位种族为恶魔的医(zheng)生(tai)的成(zhang)长(gao)物语。 书友群:974950293,密码是:远野月第185章 南十字号杀人事件(十一)·这可是我亲姐夫,得加钱!(破音)2020-02-23 02:22:37
热门推荐
  • 大自在逍遥天子大自在逍遥天子我看青山|仙侠出身魔门,潜伏在道门中的陈浮生,如何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通天大道。
  • 魏武侯魏武侯飞花逐叶|历史【本书架空,考据慎入】 【新书《锦衣血途》发布,欢迎收藏!】 这里不是春秋战国,也不是东汉末年! 似曾相识的齐楚秦魏,截然不同的列国争雄! 来自现代的灵魂,入主王侯之家,却命悬一线………… 君王之路,前狼后虎,他将何去何从! 大争之世,群雄并起,谁能主宰沉浮! ………… 魏无忌:“寡人这辈子只信刀剑说话,管你诸侯还是天子,不服的有种就站出来。”
  • 侠盗神医侠盗神医风雨白鸽|都市他,神偷燕子门嫡系传人。他,救死扶伤能妙手回春。盗亦有道劫富济贫,医行天下治病救人。即能手到擒来,又能手到病除,当然,偷心这是主营业务,精灵古怪的腹黑师姐;精明干练的御姐警花;温柔可人的同桌美女;性感妖娆的白衣护士;一个个极品美女都被偷了心,怎么办?
  • 天剑图腾天剑图腾墨刀|玄幻剑术起自万象,剑道极于图腾! 一剑可生草木,一剑可布云雨。 一剑可降神龙,一剑可化雷霆。 我有飞剑三千,谁敢近身万里?
  • 魏野仙踪魏野仙踪盗泉子|仙侠白天在衙门里坐冷板凳,向人陪笑脸混日子,夜里却带着全部家当逛荒坟进老宅,收妖赚外快。 穿越而来的魏野就这样冷眼旁观着天下风云,亲身目睹一个庞大帝国的渐次动荡。没有扶保汉室之志,只打算捞一笔横财就飘然而去的他,仗着一部道书残卷通吃黑白,却一不留神撞上了历史长河的分水闸…… 在星海般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里,低头翻看着道书,剑尖刻写着符篆,靠着一身并不高深莫测的道术,莽莽撞撞地造访那些未知的地方。魏野,失业的冷门科目砖家,未受天箓的汉末野仙,就这样毫无芥蒂、心情愉快地开始探索这个充满无尽趣味的世界。仙家云踪遍大千,只要不摆出什么高冷装逼范,那绝对很精彩。
  • 舞阳剑神舞阳剑神北月妖魔|武侠如今闻名天下的舞阳剑齐乘风,在十年前也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罢了。一系列的机缘巧合和步步紧逼,让这个本该消逝在时间长河里的小人物书写了一部带着血和泪的史诗,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原本在正道武林中前程似锦的大侠却又因为命运的捉弄坠入魔道,究竟是保持本心还是不忘初心,黑与白又是否那样泾渭分明,唯有手中的剑知道!
  • 末世诸天觉醒末世诸天觉醒不朽阿水|科幻地狱崩塌,恶灵入侵人间,被吞食了灵魂的人类变成丧尸,人类走向灭亡。 经历了十年末世的洗礼,古鹏回到了末世爆发前,他要活下去,他要强势觉醒! 这一世,他势必要踏上觉醒者的巅峰! 一场波澜壮阔的热血大剧就此开启! 书友群: 不朽阁(697784576) 玄水阁(533988893)(已满)
  • 清妾清妾绾心|古言穿越成了瓜尔佳氏的小姐,苏灵儿表示咱很知足,顺利当上米虫,这是一种多么幸运的事情。 至于那个冷的让人心寒的王爷,咱还是躲远的吧,您这么优秀,咱高攀不起! 咱这种来自未来世界的呆萌二货,可得抱好几位大人物的粗腿,至于那个什么李氏,你能不能离咱远一些! 当呆萌小吃货遇到冷面雍亲王 是宠溺一生,还是蹉跎一世;
  • 修仙界销售王者修仙界销售王者A4纸|仙侠呃……那啥……,这就穿越了? 而且还是在修仙界? 话说这个超级营销系统是什么鬼? “美女,想买点儿啥?这只电动剃须刀你要不要?!” “哎哎哎……,大叔,你身上带钱了吗?没钱别乱动啊!” “阿弥陀佛,大师,我向你保证,这块猪肉绝对是素的!” …… 坐看身怀系统的丁枫是如何在修仙界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的! 对了,顺便还可以修修仙!
  •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南湖微风|古言许沐晴是个狼人,比狠还多一点。 嫁人五载,死心塌地地追随,献计献策,甚至连累得她的父兄战死沙场,终于助她的夫君登上了九五之位。 然而等待着她的不是母仪天下,万人朝拜的尊荣,而是一道善妒,无所出的休书,她被幽禁冷宫长达两年。 她的夫君,深情款款地拥着她曾经的白莲花闺蜜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 许沐晴冷冷一笑,直接送了渣男贱女一份亡国的大礼! 时光逆转,让她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世,她不会再相信爱情,只想守住她最在乎的亲人。 只是那位骄傲高冷,性情阴晴不定的前太子,为什么总是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她? 她又不是什么稀世珍宝。 俊美无俦,嗜血的男人将她堵在了巷子里,在她的耳边幽幽开口。 “既然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了,那你休想再从我的身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