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夏茗笙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深海里的星光鱼深海里的星光鱼夏茗笙青春连载三年前,手无缚鸡之力的她被伤的体无完 肤,无尽的嘲笑、背叛与欺诈。 经年后,她再次回归。洛梓潼发誓,她所 承受的痛苦,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洛梓潼,既然选择了逃跑又何必再回来”。 我对于你又算什么?男人妖冶的眸子注视着她。 爱上你,是我一生无法抹去的耻辱……第56章 整装待发2019-12-09 08:11:21
热门推荐
  • 暗夜王者暗夜王者十月香|科幻一场血雨拉开了末世的序幕!暗红色的天空之下,阳光成了永远的回忆,空气中充斥着血腥与暴戾的气息!为了生存,强者疯狂掠夺,弱者苟延残喘!秩序崩坏,一切都没有下限,为了乞求一块过期的面包,昔日清纯的妹子主动撩起了她的短裙……在黑暗的末日,主角携重生记忆而来,披着冷血的外衣,坚守在人类最后的战场……
  • 残刀斩天残刀斩天我是一号床|玄幻一刀起,万念俱幻,梦魇载青衫,飒沓如流星。武子风,命途多舛,却为心中的一份执念,一步步走上修炼的巅峰,当他把刀架在魔族的脖颈上时,原本的幻想却支离破碎,原来一切全都错了,真正的敌人还在肆虐,还在吞噬着世间的希望,而他又将怎样去挽救,抬头仰望,那一望无垠的天空,或许就是方向……
  • 重生之魔帝驾到重生之魔帝驾到木子鱼渔|幻情“说,我这次穿越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某女虎着脸质问身旁的某帝! 某帝单手从此女腰间一捞,揽入怀里,低头吻了吻怀中女子的额头!眼神中还带有尚未湮灭的欲望:“你这刚把我吃干抹净,就问这么犀利的问题,合适吗?” 说着拿起身边的糕点喂进女子嘴里······ 某帝轻轻的掠起女子额间的碎发,看着她脸上还未消退的红晕! “如今,有我时刻陪在你的身边。那个问题对于你还那么重要吗?” 女子仰头看着身边俊美无疆,风光霁月的男子,似乎那个问题真的不重要了!
  • 宇宙最强矿工宇宙最强矿工疯神狂想|都市天降仙舰,走向星空,万千星河,资源无尽! 那是钻石星?那是木属性天地灵物,能够炼制法宝! 铁陨石?那是九天玄铁,冰陨石?土老帽,那是冰晶、冰魄,炼制冰魄寒光剑的主材料! 等等,那是黄金星?外壳是黄金,内部是金晶,核心是太乙精金,炼制仙剑的好材料! 日精月华?太阳真火?不用抢,日月附近,能拿多少是多少! 星空之中最多的就是资源,古人修仙只能在地球上蹦跶,而现代修真者则是满宇宙溜达! 火枣、冰梨、金瓜、玉桃,想有就有;芝人芝马、人参娃娃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可以说是一舰在手,天下我有! 走向星空,漫步宇宙,星空无垠,精彩无限!
  • 顾少的贴身小辣妻顾少的贴身小辣妻许寒|现言后妹夺夫不算,居然联合老公夺家产,害她性命。重回二十岁,她背负血海深仇为了改变前世命运主动逼婚。本来是契约婚姻,不料某男强势出手,将两人的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互相利用,只为报仇雪恨,谁知却越陷越深……
  • 游龙戏唐游龙戏唐凤鸣岐山|历史家徒四壁,还遇生死官司,陈子明表示大唐不是那么好混的!公主,我所欲也;权势,我所欲也,谁说不可兼得,陈子明一样都不想放过,为达成目标,陈子明开始了华丽丽的混唐生涯,且看他如何翻云覆雨,笑傲大唐……
  •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青阳玄月|现实坐着一块钱的公交,肩负着数十亿的销售任务;吃着七八块钱的面条,谈着一笔几百万的生意;睡着百十来块的旅馆,指点着N多亿的市场......这就是卖煤的。卖煤的风光过,任性过,同时也煎熬过,惆怅过。煤老板~煤贩子的称号不绝于耳,可谁知多少人一夜之间暴富如山,多少人旦夕之间一贫如洗......本书从另一个视角,展示了煤炭的黄金十年和渣土时代...... 县域经济空心化的根结到底在哪里?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到底有多么困难?企业改制带来的鲜明对比又在哪里?本书也许会慢慢寻找答案......
  • S级保镖S级保镖多笑天|都市一个落魄的富家大少爷,拥有重生的记忆,因缘际遇般成为美少女的保镖,看清纯美少女和帅气保镖的斗法,看OL美女和保镖的暧昧,看熟姐和保镖的纠葛。低调泡妞,高调踩人,保镖也能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
  • 天才妖妃归来天才妖妃归来梁妃儿|幻情重回帝都,被逼嫁给残暴的夜王? 洛倾夭手指一竖,轻蔑道,“狗屁!” 她要的是怼天又怼地,虐白莲踩渣渣! 不料,夜王处处宠爱,有求必应,还附赠小包子。 “爹爹,娘亲想要国库里的宝贝!” “把国库钥匙送去。” “爹爹,娘亲想打邻国国王!” “我亲自去帮她打!” “御!千!绝!”洛倾夭揪起黏着她叫娘的小包子,瞪着男人讨说法,“你的儿子,和我有什么关系?”
  • 山中田园山中田园盼希|古言“风小丫头,你说,我家的陶碗,是不是你偷的?”一旁站着的胖女人花婆是田水村里最抠门的女人。 她气势汹汹地堵在一个破草屋门口,就是为了找这风铃儿的娘亲云氏评理。 对方道,风铃儿今天早上不知羞耻地偷了她家一个陶碗。 当然,风铃儿坐在地上,并不承认。 她捂着耳朵,像是觉得身前这那胖女人说话的声音格外地聒噪,不屑搭理似的。 “我没偷,碗是我自己做的!” 反驳的声音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