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FD里克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星皇之翼星皇之翼FD里克科幻完结你听说过星皇吗?他是北州市的传说,华夏国的传奇的特工。同时也是天华集团总裁的未婚夫。他曾是个孤儿,但拥有华夏顶尖特工组织——星魂。第2章 林小红2019-10-09 08:49:55
热门推荐
  • 末世的空间女魔头末世的空间女魔头逆天吼|科幻懦弱的夏明秀,在家人都被毁去之后,重生归来。
  • 倾世小毒医倾世小毒医仙无骨|幻情她是精通毒药的鬼手神偷,一朝穿越,成为废物丑女。说她废?契约上古神器,身怀绝顶灵根。说她丑?摘下面具,分分钟甩白莲花一百条街。 渣男跪求复合,神兽追着契约。再次睁开眼,她风华尽显,艳惊天下!
  • 高调闪婚,神秘总裁来敲门高调闪婚,神秘总裁来敲门初城|现言田糖,田家最受宠的私生女。一次意外,让她成了A城声名狼藉的浪荡女人,随后惨遭未婚夫退婚。在她狼狈不堪被记者围堵的无路可退的时候,苏先生宛如天神般从天而降,呵护她宠她娶她。只是,婚后她才明白。原来,婚姻里面没有心灵鸡汤,有的只是砒霜!起初,一个月来一次的是大姨妈。后来,一个月来一次的是大姨妈和离婚协议书。三年后,当别的女人戴着跟苏先生情侣款的戒指出现在她面前高调秀恩爱的时候,她把一纸离婚协议甩到苏先生脸上,苏先生却沉声的道,“休想离婚!”她怒,“大混蛋!”他却淡淡道......
  • 盛世唐魂盛世唐魂大变脸|历史《起点历史精品作品》 穿越贞观。 盛世之音未响,异族却再次踏破了玉门关,躲不过的天灾、挡不住的人祸、还有兵锋过处那夜晚中一声声无尽的惆怅与悲哀! 只求国泰民安! 只求国泰民安! 我愿手握秃笔,点缀江山如画,金戈铁马再开万里无边。 ...... 酌一杯清酒,在秋月中沉醉。 家、国、天下,管他的盛世繁华还是老树昏鸦,我的大唐没有遗憾!
  • 绝世灵尊绝世灵尊悠然奇士|玄幻一代灵修罗范辰,带着天地至宝玄天鼎重生。这一世,他要弥补所有的遗憾,突破前世巅峰!你有阴谋诡计?我早已洞悉!众多强敌来袭?我有恐怖底牌!炼制绝品丹药,夺取逆天神兵,修行超级功法!踏着脚下的敌人,范辰走到了全新的高度,而此时,一个更为浩大的世界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 KenilworthKenilworthSir Walter Scott|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进化之镇妖塔进化之镇妖塔路西法的恩宠|玄幻每个智慧生物进入出发点一个小时之内必须接受最初的考验,通过死亡测试到达塔中安全界,可以选择不出去,但后果是——抹杀!而赵炎来这里的主要任务与目的就是进化。进入镇妖塔,不是生,就是死,以无数智慧生物相互竞争、相互厮杀使其进化产生强大物种,最后完成使命,进入宝塔世界要遵守其制定的规则,违反规则的后果就是灭亡!想活下去、想进化、变强就需要各种各样的战斗和考验,简单的说,赵炎将变成这镇妖塔中的妖魔之一……赵炎明白,在这里就必须不停完成任务才能活命,虽然与监狱区别很大,但按照实际意义上来说,这是个可以靠他自己活下去的监狱,而活下去的办法是——弑杀。赵炎进入了宝塔,开始死亡挑战。最终他成不灭之神。
  • 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明天的选择|轻小说谁是NPC,谁是玩家? 这种事真的那么重要么? 如何能保证,自己不是处于更高次元世界里玩家眼中的NPC呢? 本书全名为《这样奇葩的游戏制作组和自主意识这么强的NPC真没问题吗?》,只可惜书名字数限制15字,写不下。 本书慢热,总篇幅很长,以各类吐槽,各种玩梗、恶搞为主,要素严重超载。 前期分为制作组线(玩家线)与NPC线两条主线,轮流进行。 由于世界观较大,构造较为复杂,可考虑先阅读完「导读(含轻量剧透)」后,再开始正文的阅读! 那么,不如先来个十连抽压压惊吧! 什么?首次十连抽居然全是N卡? 这游戏难道没有保底的吗?
  • 农家俏厨娘农家俏厨娘月落轻烟|古言一朝穿越,杀手变村姑,两间破茅屋,一块小菜园,家当少到可怜。娘亲早亡,爹爹再娶。后娘小气,继妹刁钻。好在,她有懂事亲妹,听话小弟,只是养活他俩实属不易。看着破破烂烂,低矮简陋的茅屋,再看看空空如也的小厨房。木香咬咬牙,甩开膀子去挣钱。没钱没屋咱不怕,咱有智慧。修新房,打水井,开荒地,挖塘搂鱼,小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红火。秀出极品厨艺,换回银两置办家当。买小猪,买鸡崽,多养家禽,早致富。偶遇当朝一品大将军,长的帅,身材棒,战功赫赫,还是一个身心纯洁的好青年。虾米?将军想纳妻?抱歉,本姑娘志在种田,不在宫斗。将军怒:“想种田是吗?来人,把本将军的后花园,即刻改成农田,全府上下,扛上锄头,随夫人种田去!”《本文一对一,男主身心干净,女主霸气率性》(轻烟出品,跳坑无悔!)且看小村姑如何调教威武大将军。
  • 凤凰令凤凰令晴有云|古言“顺从我,你将得到至高无上的名利……”他纤长的手指勾着她的下鄂,眸中散发着阴柔的光芒,大掌撕碎她的衣衫,用极致残忍的温柔将她教导成对付男人最好的棋子。她卑微的依附着,即便是羞辱,她也认定了,此生……他是她的王。哪怕王要她牺牲所有,包括这个早已肮脏的身子和破碎的心,她也在所不惜,只愿能够永远站在他的身边。当他名成功就达成愿望之时,本以为她能实现心愿,岂料换来的竟是一场大火……昔日的承诺成了一杯毒酒,断了他们的今生。“这天下,谁能给我想要的一切,我的身子就是谁的!”再回眸,她是浴火鸾凤,带着仇恨的火焰扭转这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