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世子殇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君华天下:倾世九小姐君华天下:倾世九小姐世子殇古代言情连载她本是现代神偷,却意外穿越到了异界大陆众人耻笑的废物身上。没爹没娘父母双亡,天赋低下还是家族耻辱,那又怎样?吾非尔等肖小可仰望之人!把她关在笼子里喂灵兽?抱歉,那群灵兽现在是她的契约兽。送她个残废脑残未婚夫?Sorry,她已霸占了天下第一美男。唆使散云门强者攻击她?对不起,她现在已经取代了散云门老门主。屠戳一族之长,废弃一国之君,残害一门之主,毁灭一界之瞳,穿越就是要玩得彻底。但是,尼玛为什么让她有这么多的变态小伙伴?一个多愁善感的风流才子,一个霸气傲娇的不明种族受,一个性格不明的变态人妖男,还有一个高冷霸气的冰山美男,求拯救求放过!第3章 :是小破孩还是怪物【01】2019-10-08 19:23:17
热门推荐
  • 锦绣凰途:盛世嫡女谋锦绣凰途:盛世嫡女谋宁忆心|古言前世,她是惊才绝艳,谋无遗策,却痴心错付的镇国公府嫡女殷凰!重生之后,她成了柔弱可欺,整日梨花带雨的相府千金盛玖!宿命轮回,满路凤华!重生归来!
  • 当家万万岁当家万万岁年小华|古言一睁眼,阎如玉直接进了土匪窝,还成了山中女大王。 山中上下三百六十口,老衰幼弱残兵多,面黄肌瘦顿顿挨饿,还成了山下小官刷政绩的BOSS窝。 即便如此,日子还得过。 占山头、开荒地、存钱粮、努力洗白直奔小康,却愁得小的们整日心慌慌…… “老大,今科的状元天文地理样样精通,勉勉强强可做新郎。” “老大,前日来攻打的将军,骁勇善战,威震四方,俘虏过来,可供观赏。” “老大,当朝的国舅来卧底,自是白嫩如玉、举世无双,不如顺便.....?”
  • 许你一生宠你一世许你一生宠你一世莫廷倾|现言许彤,毕业于M国青藤学校金融管理专业,许氏财阀养女,为报恩担任许氏学校的校长,致力于学生的学习心理研究‖郑楚生,医学全科天才,熟谙心理学,M国郑氏财阀继承人。养伤期间,担任许氏学校的医务室理事会会长。在许彤咨询心理的过程中,一段美好的感情悄然生根发芽。
  • 异界之无上仙威异界之无上仙威眯乐玄雀|玄幻一个修炼阵法的小胖子,因为渡劫失败穿越到了异界,这是一个斗气与魔法的世界,然而受限于附体的身躯无法修炼斗气和魔法,他依然选择修真的道路,通过阵法让大陆的各个强者,误认为他是一个强大的魔法师,更认为他是一个强大的剑圣!其实,他想大声告诉他们:“小爷其实是玩仙法的……”
  • 超能相师超能相师最终的回响|都市被老道士收养的江凡,为寻父亲勇闯都市,靠相师技能实力征服众人,协助警察破奇案,逆天写传奇。
  • 兽魂神尊兽魂神尊暗夜玄雨|玄幻废柴又如何,他照样成长为天才!遇紫袍老者,进行魔鬼训练;获得神秘图谱,修仙能力大幅晋升!士族比武大赛中,锋芒毕露,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猎命师又如何,看穿越而来的他,如何一步一步走向巅峰!
  • 婚然心动婚然心动锁烟|现言“总裁,夫人刚给肖经理推销了一个娃娃。”墨翟满脸黑色,秘书小声的解释道:“夫人说了,这叫上行下效!”“总裁,夫人刚给员工发了一千套冈本!夫人说了,这是与民同乐!”“总裁,夫人……”“你别说了,她又推销了什么?情趣用品的生意都做到公司来了,有本事了,一把火给她烧了!”墨翟忍无可忍的朝秘书怒吼!“嗯……这次不是,夫人说了,她要趁宝宝没生下来之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什么?宝宝?这女人怀了孕还敢乱跑?“你去告诉她,钱包那么瘪,让她省省吧!”
  • 小三杀手小三杀手魅力大叔|都市你的女朋友被抢过吗?你的男朋友被抢过吗?在这个欲望横流的社会,诱惑无处不在的环境里,就算是寒冬腊月冰封万里,也没人愿意顶着绿帽子取暖。乔峰是一名专业超级小三杀手,执行任务的成功率达到惊人的200%。为什么是200%呢?因为他不仅会帮雇主抓住小三,还能顺手抓住小四,小五……
  • 异世在线杂货店异世在线杂货店梦宇神凡|科幻位于异世大陆的偏僻一隅地带,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城,一家门面不足五十平米的小店,却经营着让整片大陆上所有高手都趋之若鹜的产品。 “老板,我要一把98k。” “老板,给我来一艘飞船。” “老板,极品仙丹有货吗?” “老板,一件神器多少钱?” “老板,系统给我来一套……” ……
  • 婚婚欲醉:总裁我要离婚婚婚欲醉:总裁我要离婚暧昧因子|现言结婚一年,靖雪竭尽所能爱着韩御轩。她一直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可她不知道,金石开了会砸到她,令她遍体鳞伤……“韩御轩,我们离婚吧!”当她失去孩子,被婆婆恶意诋毁清白时,他的沉默终是令她伤透了心。离婚后,她华丽蜕变成漂亮的孔雀,完美绽放于荧屏上。身边,有各色美男环绕。而他,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霸道的令她措手不及。韩御轩,你这样纠缠我,会让我误会你对我旧情未了!”靖雪眨着美眸,脸上是狡黠的笑意。韩御轩勾唇浅笑,“我可以郑重的告诉你,你没有误会!我……的确对你旧情未了。”闻言,靖雪嗤的笑开,“这可真是我的荣幸,前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