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邛海蓑翁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山高水长山高水长邛海蓑翁现代言情连载正在创作之中。作品描写的是解放初期成立的一个家族式的----以经营肉食品为主的国营企业,在改革大潮的冲击下,一批下岗个人中的四个姐妹自谋职业的奋斗之路。经过她们的不懈努力,与来自各方面的艰难险阻作斗争,最后终于在事业、家庭、爱情、婚姻等方面,获得了最大的成功。这是整部作品的初步构思和故事框架。第9章 ,请教编辑老师2019-10-08 19:21:55
热门推荐
  • 凌天神皇凌天神皇宝宝吉祥|玄幻见过比贵族还猖狂的家丁吗?见过比纨绔还嚣张的家丁吗?见过比帝王还霸气的家丁吗?见过勾搭自家小姐的家丁吗?见过坐拥倾城祸水的家丁吗?唐叶,作为绝世神偷,一向醉情风月,声色犬马,却因为意外重生异界!混迹异界成为家丁的他玩纨绔,斗贵族,杀强者。调戏调戏大家小姐,祸害万千。成就一代神皇!
  • 八荒龙脉八荒龙脉丢袋|玄幻生、死、残、杀,天、煞、孤、星!八个神秘的字符,掩藏着八种神秘的身份。万年前的神魔大战,他们八人全部落败,而后陷入无尽的沉睡。万年之后,他们觉醒,他们向龙主发誓,决不再败!于是他们都在为下一场神魔大战的到来而努力奋斗着……八荒龙裔,万年沉睡,一朝觉醒,拥护龙主毁天灭地……
  • 都市七十二变都市七十二变王大忽悠|都市血肉,断臂,尸体,除了这些还是这些,发疯一样的萧折浪还在疯狂的制造更多的这些,没有反抗,反抗也是可以忽略的,偶尔响起零星的枪声……
  • 尹灵手札尹灵手札子非鱼嫣|悬疑用我今生七魄,换你来生三魂。千年前的西夏之国,她逆天而行,修用邪术,篡改命簿,从神女堕为妖女,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他本淡出红尘,却又为她坠入情网,逆天改命,舍了仙缘羽化坠入轮回。前世缘,今生梦,她成了捉妖家族中最恐怖的存在,他却沦落为凡人,手无缚鸡之力,哪怕拼死相守,又如何能护她周全?缘起缘灭之间,有谁能够留下,又有谁将要离开?
  • 星辰造化诀星辰造化诀不成神|玄幻一颗星辰引异象,亿万星辰震乾坤。 少年孟辰,传承逆天功法,从此炼星辰,悟造化,踏上无上强者路。 揍纨绔,踩天才,收美女,战群雄,唯我独尊!
  • 凤凰仙尊,刁妻萌娃好难训凤凰仙尊,刁妻萌娃好难训琼女|仙侠奇缘本来逗逗鸡,修修仙种种田,多自在逍遥。可老天从来就会戏耍人,看着一天天鼓起来的肚子,叶冰无比郁闷。肚子大了也就算了,可这怀孕也太久了吧一年,两年,三年生了。你说生了什么?她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呃,半个修仙者,竟然生了一颗金光光的蛋?还好三年养了一只鸡,养鸡三年,竟然是用此时,“叽叽,赶紧孵蛋去。”什么?叽叽是个男人。管他男人还是小鸡,赶紧孵蛋去。“叽叽,今日的任务,浮在蛋上五个小时不许动。”女人恼怒地看着乱飞的蛋。妖孽男人眼一阵乱飘,脚却开始往外移。叶冰拍了拍手上的炖锅,妖孽男人摸了摸手中的金蛋,认命地转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女神的贴身保镖女神的贴身保镖沉睡|都市张寒是一名年轻的特种兵,在一次执行国家级秘密任务时候。由于情报有误,整支特种兵小队差点全军覆灭。在战友们的拼死掩护下,他与身受重伤的王虎一起逃进了亚马逊热带雨林。一次意外的烧烤摊混混闹事,让他意外的遇到了H市地下商业大亨七爷的小女儿。千金富小姐火辣身躯,冰冷性格,让张寒对其大感兴趣。初次相遇只是一个开始,以后他们间将会发生怎样的暧昧事情?作为一名隐藏在都市里面的特种兵,看张寒如何通吃黑白两道小太妹。如何让一个个性格高傲,眼高于顶的小太妹在一起和谐相处。左拥右抱算什么?一上一下也不算什么,咱是拥有魅力的男人,要一天睡一个轮流来,人生如此别无所求。
  • 无限复制无限复制夜阑|玄幻林凡转世重生,获得复制能力。无上仙器,神通手段,血脉天赋,统统复制。无穷宝物,无穷神通,复制之力加诸我身!复制在手,天下我有!养气,炼体,穴藏,筑道,阴阳,划一,圣灵,九变,登天,九大境界,每境九层,九九归真,碎空升仙。
  • 嗜血CEO的替罪娇妻嗜血CEO的替罪娇妻冷媚|现代言情“汐云,把你的心交给我,让我爱你,宠你,一辈子不离不弃!”他曾单膝跪地,手执钻戒,黑眸如钻石般璀璨耀眼,以一颗火热的赤诚之心向她求婚。“嗯嗯……”她含泪点头,接过钻戒,那一刻,她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阴谋,豪门,步步紧逼……锋利的手术刀正在她身下进进出出,在对准孩子的同时,也将她的心一寸一寸削得坚硬如铁。终于,她嘶喊着拼命摇头,眼泪襟湿了精致的容颜“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不!沈傲天,我恨你!”邪魅的男人赫然出现在手术室内,望着手术台上脸色苍白的女人,他残忍的勾起嗜血的冷笑“洛汐云,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我要让今天的事成为你永久的噩梦!”
  • 丞相的假嫡妻丞相的假嫡妻灵琲|古代言情夜映月二十一世纪还未出师的杀手。重生在天圣皇朝,成为将门夜府的掌上明珠,家人的宠爱,让她一直逍遥游戏人生。可惜好景不长,国恨家仇前,她披上嫁衣,布下一连串的局中局……不料,成亲当日新郎扬长离开,她沦为笑柄,可是WHOCARE?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