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少阳真君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帝王计划帝王计划少阳真君科幻连载法属穆鲁瓦岛的核试验到底在掩盖什么?日本鹿儿岛的核电站为什么在风暴之下发生毁灭?为什么隐藏在阴影之下的力量,在一袋晶体失落之后浮出水面?在这一切之中我们的主角徐泽平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第21章 第五季 莫西干发型2019-10-08 18:26:07
热门推荐
  • 凤还朝,神医毒妃凤还朝,神医毒妃锦池|古言她,武青颜,军医界的天才,顶级医学硕士,一招穿越沦为天生媚骨的无用庶女。庶女卑微,那又何妨?她一样活的风生水起。嫡女使阴,放马过来,踹你上天,踢你遁地,赠你一辈子万劫不复。贱人玩狠,康忙北鼻,抽你筋脉,断你骨骼,送你这一生子孙全无。他,长孙明月,大齐三皇子,玩人心,玩残忍,玩嗜血,玩杀戮,笑里藏刀,阴狠毒辣,另世人闻风丧胆。初初见面,他笑得妖娆:“本王看你很面熟。”她比他笑得还妖:“看姐面熟的多了,你哪位?”一骑千里绝尘起,身后烟云铺满天,别太疯狂的羡慕姐,姐只是一个关于潇洒的传说。【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娇俏美后:邪夫强势宠娇俏美后:邪夫强势宠沙曼夭|古言传闻相府千金一病二傻,无药可医,却是先帝钦点皇后,非死不得悔婚。入宫当皇后?她实在没兴趣!宫里赚银子?想想流口水!没事推妃子下池塘洗澡,闲来将王爷暴打一顿,空了在皇帝面前玩自黑,日子简直过得爽歪歪。可是最近她发现,某人似乎看出了她扮猪吃虎,体弱心黑?!大婚当夜,某人上榻,她假装重病:“皇上,臣妾实在体力不支,恐怕无法侍奉。”某人似笑非笑:“无碍,朕体力充沛,倒是乐意代劳!皇后尽管舒适的躺好,不用客气……”
  • 末世女的古代生活末世女的古代生活六颗柠檬树|古言末世来临,健身教练杜丽意外成为空间异能者,空间在手,天下我有。 带着各种物资身殒,穿到大夏王朝的一枚未婚先孕的小村姑。 村姑又如何,且看我杀伐果断抽极品,建商行,养包子,提倡女子自立自强,成立大夏王朝第一慈善基金。 那个谁,将军,不过是一颗种子,那凉快那待着去。 咱自己培养小老公……
  • 桃运当道桃运当道百年红尘|都市被师父视为千年难遇奇才,在大山里修炼了十余年,身怀上古技能……占卜之术的林哲,终于等到了自己进入俗世的那一天!且看他穿着破衣破鞋来到花都,靠着占卜之术,路遇姻缘,斩获无尽艳福,财富权势手到擒来,展开一段妖孽级的人生。凶狠千金、成熟美女……统统到爷的碗里来!
  • 狐鸦小传狐鸦小传玄变|轻小说一只不正经的乌鸦爹和一只不正经狐狸闺女,以及一只正经宠物的神话故事。 (本文故事皆为虚构,人物及事迹全为故事服务而编纂,绝无任何诽谤之意。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 奶爸的异界餐厅奶爸的异界餐厅轻语江湖|轻小说诺兰大陆的混乱之城中,有着一家奇怪的餐厅。 在这里,精灵要和矮人拼桌,兽人被严禁喧哗,巨龙只能围坐在餐厅前的小广场上,恶魔甚至需要自己带特制的凳子…… 但就是这么一家规矩奇葩的餐厅,门口却每天都排着长队。 精灵们不顾仪态的撸串,巨龙们握着漏勺围坐在火锅前,恶魔们吃着可爱的团子…… “这里的美食在大陆上找不到第二家!这个老板是个天才!”有客人这样评价,然后偷偷看了一眼门口:“还有,千万别想着抓走老板或者吃霸王餐,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吃饭,给钱,不然通通打死。”一个小萝莉在门口踱着脚步,奶声奶气的说道,一旁五六米高的巨龙不禁打了个寒颤。 本书宣传名为《奶爸的美食餐厅》 书友4群:544657569
  • 捡来的新娘:总裁勾搭成瘾捡来的新娘:总裁勾搭成瘾端午午|现代言情第一天结婚,第二天就被夫家扫地出门。签下离婚协议,男人漠然地对她说:“那些你不用管,你只要负责滚。于是她真的利索滚远了。三年后,带着蠢萌蠢萌的Boy回来,她不得不对男人三令五申:“天地可鉴,这真不是你的儿子,这是我路边捡的。”“好吧。”男人耸耸肩,说得蛮不在乎,“既然如此,我们就来啪啪啪生个儿子吧。”于是啪着啪着,原本以为不孕不育的她竟然真的有了一对龙凤胎。“爷们,你的那啥啥可真厉害。”“那是,一滴精十滴血。”怒,那你还天天缠着我做俯卧撑!推荐新书名门盛婚,搜“端午午”就有,亲们,求一如既往支持QAQ
  • 神王之天绝神王之天绝蓝颜冰心|玄幻写冷枫从废物,变成了异界大陆都王者之路的过程。等待签约,求推荐票。作者QQ602297498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给大家推荐一本小说【异世灵武】
  • 超级仙府超级仙府顽石|仙侠小修仙家族的林浩,偶然发现父母留给自己的碧玉镯里竟别有洞天。在这碧玉镯里,有几亩灵田,几炉仙丹,极品宝器……家族争斗,一怒杀人,神秘选拔,地底世界,远古修仙家族,林浩渐渐的走上了强者之路。
  • 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萌新小丑|悬疑我叫苏杭。 从昨儿晚开始,我就陷入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我以为那就只是个简简单单的梦而已。 直到今天,我经历了一个更加荒诞而又不可名状的事件。 我才知道,也许,那个梦中的场景,不单单只是一个梦那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