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卿攸诺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牛郎星牛郎星卿攸诺现代言情连载她没有洋娃娃,没有漂亮的花裙子,没有《安徒生童话》,也没有疼爱她的父母——她只是一个孤儿。她是在一个大雪夜被捡回吴家的,从此她成为了吴家众多佣人中的一员。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他,并和他相知、相爱。他就仿佛是天上的那颗牛郎星,带她飞往银河的另一端。第11章 2019-10-05 16:29:12
热门推荐
  • 蜀山剑宗系统蜀山剑宗系统阳君|玄幻重生归来! 手握蜀山剑宗系统! 且看青稚少年,如何在浩瀚大千玄妙世界之中; 建立万界第一宗门; 蜀山剑锋之上白影孤立 锁妖万塔之中群魔哀戚 随手掷下一柄长剑,白眉身似鸿雪飘下:“从今而后,天下之大,不过蜀山之地!” (不是种田文,不喜勿入)
  •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墨舞碧歌|古代言情本以为穿越成帝国属地领主的女儿,应是荣华富贵,却原来不是嫡出就不受宠。姐姐终于嫁出去,嫁的却是自己喜欢的帝国太子。这杀千刀的太子!明明小时候跟她定了合同,愿意跟她合并的,现在却并购了恶势力。偏偏她娘的娘家有难,她只好千里迢迢参加太子弟弟——那个据说身有残疾的睿王的选妃大赛…
  • 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碧海思云|历史隋朝纲常败、乱象渐丛生。 在这即将拉开的历史帷幕,杨侗披甲跨马,举起屠刀,用皇室子弟的名义和尊严,维护与拯救这一个天下哭泣的时代。且看他如何用自己双手为波澜壮阔的大世之争拉开乱世序幕。 大隋的辉煌,不会就此终结! 读者交流‘寇寇’群:1623145
  • 九夜凰图:佣兵大小姐九夜凰图:佣兵大小姐花期未末|古代言情出生被判命带孤刹大不祥?帝都替嫁被拒婚受辱?通通都不是问题!待我涅槃重生凰图铺展,即便帝尊王者,也不过是我脚下之臣。前有婚约之夫围追堵截,后有佣兵少主死缠烂打,不慎跌入温柔陷阱,半路还杀出天命皇子倾城相候……难不成她这声名赫赫女军神,竟要淹死在异界美男堆?!
  • 九龙之风者九龙之风者羽骨|玄幻本是大陆之上最强大的两大家族一员,却因为生来就拥有的一只奇异的左手,而在出生的一刻被定为必须将之除去的不祥之物。其父以己之命,换来八年短暂的寿命。八年之命,终究扛不住被强加的宿命。八年之寿,终究消磨不掉身为不祥之物的咒印。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吾意欲何为……
  • 情非得已:冷妻归来情非得已:冷妻归来她的太阳|现代言情多年以前,关于那场大火的记忆,如同浓烈的黑烟,逐渐消散。她以为,那个冷若冰霜,却暴虐残忍的他,是自己芳华年岁中,无法逃脱的浩劫。当年,她对他,是有多恨,可是现在,她就要让他加倍地恨还回来。
  • 都市之璀璨人生都市之璀璨人生砺兵北剑|都市他,民企小职员,在一次偶然而付有传奇的夜晚,梦游到小树林,被流星击中,从此便有了异能。在命运的砝码安排下,人生出现转机,公司美女老板对他关爱有佳,更有爱情故事发生。激烈职场竞争,让他压力陡增。他慢慢成熟起来,学会了借朋友之力、女人之力、上司之力、一颗雄心在不断的壮大,面对金钱、美色的诱惑;面对误解,一个个温柔的陷阱,一道道闪着寒光的冷箭,一张张咬人的臭嘴,他是以毒攻毒,还是……
  • 书道至尊书道至尊李彼岸|玄幻重生在圣元大陆,妖魔肆虐,一个书生主宰天地的世界,陶知谦脑中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图书馆。他从贫民中崛起,写出的《小红帽》引起火爆潮流。他凭借《一千零一夜》,被誉为赵国天才,销量打破江陵县往年记录。他写的《封神榜》,开启圣元大陆的神话时代,他写的一部部经典巨著,无不引起当时潮流。他的一次次讲学,成为人族一盏盏指路明灯。“他的出生,是自上古人皇创世以来,史上最伟大的事情,他是当之无愧的新一代人皇!”——众圣如此评价。
  • 郡主有喜,风光再嫁郡主有喜,风光再嫁墨涵元宝|古言她乃是皇帝亲封的寿昌郡主,却不受夫家待见,萧玉琢抖了抖衣袖,身为穿越女怎么能丢了现代人的脸面,喂,那个谁,你不是要休妻么?休书拿来,什么,你后悔了?来人,本郡主要休夫,踹开了渣男,肚子里却冒出一个孩子来“禀郡主,您已有身孕两月余。”萧玉琢瞪着太医,眼角抽搐,这是摆明了不让她当私敛面首的单身贵族啊,只是杵在眼前,非说自己是孩子他爹的这位将军,说好的两不相欠,相忘江湖呢?他说,阿玉,我官拜大将军不为光宗耀祖,只愿护你母子周全。她说,我不用你保护,只愿得一人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冷酷总裁:前妻的春天冷酷总裁:前妻的春天蓝岚|现言结婚纪念日被迫离婚,七年的感情最终以丈夫携着怀孕的小三挑衅而告终。伤心欲绝,酒吧买醉,却不想失身于人。再见面,她是公司小职员,刚刚离了婚的弃妇。甚至因为自尊心的问题,傲然地净身出户。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公司老板,万千女性的梦中情人。高大英俊、聪明睿智,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名门千金。可是两个本不该有任何交集的人,却因为一次次机缘巧合碰撞在一起。但是,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就在她越来越迷惑他们之间地关系,前夫却又横插一脚,跑来向她忏悔。左手新欢,右手旧爱,究竟哪个才是她郑念乔的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