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古静琉璃白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澜劫传澜劫传古静琉璃白古言连载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谁是谁生命的转轮?他是渡过沧海的蝶,是参透禅意的魔,却也是百里澜劫一生的羁绊。无论世人对他的误解如何至深,但澜劫却一生相守。他摸摸澜劫柔软的发顶,声音慵懒“傻丫头。”她甘愿沉沦。第59章 捉妖石2019-10-02 14:28:29
  • 毒鸡汤的励志故事毒鸡汤的励志故事古静琉璃白青春连载朋友的结婚,我邂逅了从小的冤家——苏御,一个比我小两岁的男孩。他彻底的向我诠释了斯文败类,表里不如一的意思。“媳妇,来王者。”我挑眉,他总是在王者荣耀这款手游里面调戏我,这种你来我往的“爱情”追逐中到底谁先丢了心。网游的爱情固然美好,但是手游里照样可以有“荡气回肠”的爱情!第19章 小胖丫头求爱记22019-10-02 12:18:24
热门推荐
  •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我们踢球吧|体育“因扎吉的停球……这个貌似很不错啊,我要了!” “巴蒂斯图塔的战神GOAL?卧槽,这个牛,我要了!” “这个是……姚夏的倒挂金钩?……姚夏是谁?卧槽,这特么也能被收入一流技能中?别开玩笑了好不好,这特么一点都不好笑……好吧,我还是要了!” …… “曾哥,别傻笑了,还在做白日梦呢?” “好了,赶驴,别发呆了,比赛要开始了,该你表现了!” …… MMP,好气哦!我叫曾恪,你可以叫我曾帅,也可以叫我曾哥,但是……绝对不能叫曾……赶驴! 记住我的名字,我是这个星球上最好的球星,我……喂自己袋盐!
  • 联盟之梦回s3联盟之梦回s3洛兰殇|游戏godlike原名萧晨,被人们最低估的上单选手。 s5退役,本以为平平淡淡当一个主播,可是没想到居然重回到s3总决赛的现场!
  • 最后一个道士最后一个道士夏忆|灵异他是茅山派最后一位茅山祖印持有者,中国最神秘的民间道士!他救人于阴阳之间,带你了解道术中最不为人知的秘密,揭开阴间生死簿密码。失落的村庄、幽深的古井、神秘的太阳轮,究竟暗藏了多少恐怖的故事?凡人又究竟能否改变上天注定的命运?
  •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穿越星际妻荣夫贵一见我珍|幻情穿越到以武为尊的未来星际,为了避开勾心斗角,罗碧隐瞒了自己觉醒异能的事。 谁知有人不长眼非要找事,堂妹先是抢她的未婚夫,接着还想抢属于她的东西。罗碧一怒之下跑去测试,结果吓人一跳······
  • 诸天交易城诸天交易城半笔称王|科幻高傲的天使开始吆喝买卖神体技术;不可一世的萧斗帝开始贩卖丹药;罗先生逢人就问要秘法吗低价出售;卤蛋拉着复仇者干起了佣兵;蜀山的兄弟批发飞剑…… 这一切的一切尽在一座城中,欢迎各位来诸天交易城旅游!哦,差点忘了,玉帝正为七仙女比武招亲,咱去凑凑热闹!
  • 网游之穿越风流网游之穿越风流揽月酥风|游戏绚丽的魔法,华丽的技能,实力的冲突,鲜血淋漓的战斗。在《幻胧》世界里,没有狗血逆天的运气,有的只是精湛的实力和一颗永不放弃的心。且看段晨以失去一切为代价得到隐藏职业“天魔”之后,重新开始,在奇幻世界里,如何立于群雄的顶端!
  • 前妻乖乖投降前妻乖乖投降妖妖xx|现代言情他将她抵在浴室,眸子猩红,不如就趁现在比较一下,我和你心里的那个男人,这方面,谁更厉害?她咬破嘴唇,胸口贴着他滚烫的皮肤,全身却被冷水浇灌着。她白天是Z集团的普通小员工唐浅,晚上却是帝豪酒吧的陪酒女艾琳。却不知,这两个身份,不过都是为了接近那个叫顾靖南的男人。他站在S市商圈的顶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是S市所有女人抢破头都想要嫁的男人,而她,嫁给他却是为了帮初恋男友扳倒他。当阴谋接踵而至,当她对顾靖南泥足深陷。却发现,他给了她宠溺,给了她财富,却永远不能给她爱情。
  • 丑妃倾城,王爷瞎眼了丑妃倾城,王爷瞎眼了凰玖歌|古言她是相府痴傻丑颜大小姐,亦是先帝亲点的太子妃。待嫁之时,却被继母施以毒计,弃尸荒野。一缕来自异世的孤魂入住她身,惊艳重生。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战神王爷。美中不足的是他疾病缠身,且双眼看不见。一道圣旨,将两个本是无关的人拉扯在一起。只因有人说,丑颜配瞎子,绝配!两冤家狭路相逢,他掐住她的脖子。“你说本王是杀你灭口,还是将你毒哑?”她略施小计,翻身将他压于身下。“你说我是挖了你双眼?废了你双腿?还是直接废了你第三条腿?还是一起来,让你变成真正断腿且眼瞎之人?”哼,和她横,怎么说她也是21世纪的顶级杀手,岂能轻易受人威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置属性重置属性非风非云|游戏BOSS大爆特爆,凌辰因临时加入队伍,分装备时被队友们排挤,只得到一件名叫重置护腕的低品级装备。至此,凌辰走上了一条无人敢于尝试的道路。(已有《网游之重生最强》、《超级客栈系统》两个网游完本,无断更记录,请放心支持O(∩_∩)O~……)
  • 毒女戾妃毒女戾妃秋烟冉冉|古言她以为,自小订婚的未婚夫,是能与她白头偕老的良人, 收养她的尚书府夫妇,果真如传闻般和蔼可亲, 每日来看她的族姐,会待她亲如姐妹~ 谁想到,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一场精心编织的骗局。 只为谋她的身份,得她的财,取她的命! 老天开眼,她重活了。 来来来,排排队,让姐挨个儿来虐…… 只是为何,渣男亲叔死追不放? 夜半三更居然跳窗而入! 她一脸怒意,“王爷,孤男寡女,你想坏我名声?” 某男一本正经,“天下皆知本王是断袖……” 她,“……” …… 洞房花烛夜,某男兴冲冲的关门灭灯掩帐子, 她,“王爷,前院左拐有不少你的‘爱宠’,您来错地方了。” 某男一把将她扔床上,“本王何时断过袖了?快来验货!”